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二回 饮罢空搔首

浮生录 予歸 1218 2016-08-18 15:47:36

    姜国地处大漠,行程长远。翻山越岭,途经千山万水,终算进了姜国境内,只姜国皇宫处姜国腹地,还要穿过诸多城庄才好抵达。  

  这还是我第一次到姜国,听闻大漠人皆是奇装异服,民风彪悍,如今所见倒是有着些许不同,却也是热情难耐。  

  又过了二日,终到皇城脚下,持了玉牌予坚守官兵看了,便进了城,由一名小卒引领着到了皇宫。下了马,我转头说道:“苍何,你进后宫不太妥当,便由我一人进宫吧,你且去客栈等着我。”  

  苍何也没多执着,牵了马走了。  

  跟着宫女,一路上接受着他人好奇的目光,也算畅通无阻地到了那苻弦的宫院。只是这宫院竟如此偏远,附近人烟稀少,只有稀稀拉拉的三两人,连这宫院也是平凡无比,想是那苻弦不怎受宠吧,此地看来与冷宫也无甚差别。  

  进了院内,那宫女便关了大门,独留我一人在其中。  

  耳边忽闻水声,循声而往,瞧见一女子身着素衣,发饰普通,一手拿着水瓢,将水轻洒在一旁的红艳如火的花上,那花的颜色衬得女子的脸有些苍白。她似是听到我的脚步声,转过头来看向我,嘴角勾起一抹笑,“你就是叶沅吧?”  

  我轻点了点头,微微屈膝,“见过弦妃。”心中却是有些好奇,沿路皆闻国人说那苻弦容貌艳丽,犹爱穿一身红衣,颇受姜皇宠爱,如今所见倒是与传闻大相径庭。  

  苻弦停了手,盯着我看了许久,轻叹一声,“真是年轻啊。”  

  她若是知晓我已在这世上活了千百年,想是必不会如此说了。  

  “应家师之命,前来完成弦妃一愿。”  

  她的目光转向远方,似是在透过这高高的宫墙,遥望着那一片富丽堂皇的世界,“我想要出宫去,我再也不想回忆起那一段过往。”  

  “世人皆知我是姜皇最宠爱的妃子,可又有谁知道,在没有遇见姜皇前,我仅仅只是个卑微低贱的舞姬——”  

  说实话,苻弦也是个可怜女子。  

  在她还是个不谙世事,懵懂无知的小姑娘时,她的爹娘被权贵肆意杀死,而她被藏在地窖里,才得以逃过一劫。  

  身无分文的苻弦只能上街乞讨,但弱小的她又如何能保护得了自己?终究钱财一空,被其他乞丐抢光。  

  她一人在角落里,蜷缩着身子,轻声抽泣着。而那时,伸出的一双手让她一阵恍惚。她以为,她会永远沉溺在那男子的温柔中,却未想最后的结局令她失去一切,肝肠寸断。  

  那男子将瘦小的她带回了府中,日日遣人教她琴棋书画,教她跳舞,终是以一舞动了京城。  

  她知道,那男子是元安侯姜离,她也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一个目的,杀了姜皇姜叙。她知道,他从未爱过她,可她甘愿付出,甘愿为这个在她最黑暗的时候给她温暖的男子付出一切,包括她的生命。她以为,她只要事事顺着他的心,他便终究会被打动,可她哪里知道,在他的眼中,她所做的一切有多可笑。  

  “我之甘露,人之毒药。”苻弦轻叹一声,“若是当年我便知晓这个道理,或许如今的我便不会有如此下场。”  

  上元节夜宴,姜离将她带入了宫,她也终究是以一身红衣,一舞倾城,迷了姜叙的眼,成了这金碧辉煌皇宫内的一颗明珠,也注定了她最后将以宫妃的身份做结束。  

  可她始终无怨无悔,她依旧相信,姜离终会带她离开,只要她乖乖完成了姜离布下的的任务,他们终会在一起,永远地在一起。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