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三回 来如飞花散似烟

浮生录 予歸 1383 2016-07-01 20:40:51

    “五百年前古月门中曾有一位只花了五百年便距飞升只一步之遥的奇才。”武林典史所映出的幻影中曾记载了了空的案录,但令我非常奇怪的是,典史中对他的描述仅仅是寥寥一笔带过,在那之后,江湖中再未有提起过他的名字。  

  “这是武林的完整典史?”皱了皱眉,合上影映,将它搁在一旁,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一旁拂玉见状走上前来,神情似有些担忧,“姑娘,先歇息会儿吧,您已经两夜没合眼了。”  

  “此事一日不结,我便一日不得安宁。”我摆了摆手,“更何论,以此事或许我能寻到些我的过往。”  

  被我搁在桌上的武林典史忽然开始微微颤动,再次将它展开,发觉明显多了些薄弱的灵力,顺着存余灵力追迹,竟是正史后的隐藏典史。  

  古月门奇才渡过天劫,即历八重天雷后便可飞升。他本可轻松成仙,然,历劫时却生了变故。  

  “你本已受伤在身,必渡不过天劫,何不杀了那花妖直接飞升?”古月门同门弟子皆对了空的作为所不解,若换作其他任何人,大约都会选择弑妖飞升这种轻易简便的事,“为一只小妖而放弃飞升的机会,真的值得吗?”  

  “值不值得,我自是清楚。”  

  仁历年三月廿日,已至了空历天雷之日。了空不杀岑桃夭,岑桃夭却不能不管顾了空。  

  “你怎么会在这里?”了空面露惊色,“喂,醒醒!”  

  怀中为他挡了天雷的女子面色惨白,虚弱地喘着气,有些勉强地勾起嘴角,“别吵,不过就是几道天雷,也就是个  

  把修为而已,到时候再修回来就行了。”  

  “喂,别睡啊,别睡,我帮你疗伤,你千万不要睡!”  

  岑桃夭的手微微颤抖,轻抚过了空的唇角,“嘘,别说话,安静点儿。我又没死,我就是累了。了空,抱抱我,就这一次。”  

  了空紧紧拥着岑桃夭,拂去她慢慢滑落的眼泪,“别笑了,眼泪都掉了。”却闻耳边一声叹息,又是一阵轻笑,  

  “你可知,我渴望这个怀抱渴望了多久。”  

  见历了太多人间情爱,却始终对此不能平静。我不知道我的过往,也不知道我的未来,没有欢喜,没有伤悲,无泪无爱。我无法理解凡人,甚至仙妖及其他一切生灵的情情爱爱,我不知道他们为彼此牺牲自我的情感究竟是什么。  

  溺白说,我曾喝下了忘情水,不知所谓情爱,所谓仇恨。  

  可我的心中似乎总有一个身影,他放开我的手,他离我而去,他渐行渐远,他曾对我说:“你可愿意等我?”  

  可能所谓忘情水就是让人忘记心中所爱之人吧,它让我忘了他的名字,忘了他的样子,忘了我与他的一切。我甚至觉得,我从不曾与他相识,那沉于我心底的人不过是我的痴念,是我的百年孤独所形成的幻影,但它却让我更孤独。有时候我会想,既然忘情水能让我忘了他,为何不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还让我记得他,记得那句“你可愿意等我”?  

  溺白说,只有爱入骨髓,才不会让忘情水抹去挚爱。  

  听了她的话,我却只是笑笑,我从不信所谓爱情,又怎会有所谓挚爱?  

  我忽然又想起了顾清,我总觉得他于我而言是一种特殊的感情,却始终道不清。他与顾安的事总让我难以忘怀,可那感觉却不是凡人所说的吃醋,丝毫无心痛之感。或许是我早就没有心了吧,我想。  

  再翻过一页,只剩下了寥寥数笔。  

  自历劫过后,江湖上便再不见了他们的踪影。传言说花妖受不住天雷重击逝去,而那古月门奇才则是生了仙。另有传闻说,他们是双双归隐于山林中,避世而居。却未有一条传闻提到关于了空的生死。  

  只是没有人预料得到,死的不是重伤在身的岑桃夭,而是即将飞升的了空。  

  为了让岑桃夭活下去,了空将自身功力散尽,真气尽数输入岑桃夭的体内,用以续命。  

  “我若不升仙,便要永堕轮回。”  

  “我等你,每一世轮回。”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