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二回 笑我如今

浮生录 予歸 1541 2016-03-18 21:52:33

    “姑娘,”拂玉见我走出屋,便迎了上来,“姑娘是要回去了么?那……”  

  “又是一对痴男怨女,这世道……唉……”我叹息一声,“走罢,回去炼香。”  

  那顾安实无大碍,本便不需要我来救,我又何必多此一举?但受人之托,还是奉上安魂香,让她好些歇息罢。那些世人未免拿我想得过于神圣,其实这世上最自私自利之人莫过于我。他们拿我当神仙奉着,却实不知晓我的心思。这男欢女爱之事,实不是我愿意掺和之事啊。  

  “姑娘,香魂取来了。”拂玉递上草药,托着腮盯着我看,心里颇有些好奇,“姑娘,那顾清都同你说了些什么?”  

  我瞥了她一眼,神思有些飘忽,想到顾清那欲言又止的神色,又瞬间回了神,瞪了眼她,“想那么多作甚。仔细着多学着些,我以后也好清静一番。”  

  拂玉闻言噤了声,不再言语,倒是我,神思早已飞到九霄之外。  

  按命门来看,这顾清才是顾安此生大劫,那顾安口中所喊的“阿生”,又竟是何人呢?顾安既是贵门小姐,如今又怎会落魄至此呢?那顾清显然有话未说,欲言又止,他究竟欲言何事呢?  

  哎,这俗世之情情爱爱,可真是摸不着,看不透。我摇了摇头,又是叹息。  

  顾清与我说的,其实真没什么好说出口的,亦不过是平凡的俗世情说。  

  顾安自那日一眼后,便对顾清念念不忘。她经打听后,认知了顾清。她让阿三去请顾清做她的教书夫子,但读书人难免的都有些心高气傲,不愿趋炎附势,顾清虽不同于那些凡夫俗子,但心中的志气还是迫使他拒绝了,尽管他心中或许是很愿意的。  

  顾安让阿三去请了多次,都被拒绝,阿三便劝她放弃,再坚持也未能得个结果。可她竟似着了迷,再忘不了顾清的身影,日思夜梦,脑海中频频忆起那日湖畔花海中,他们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仿若旧友。  

  顾安在苦求后,得爹应允,在城里开了学堂,而顾清即被聘为学堂教书夫子。顾安专注地望着顾清,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在看到顾清察觉望过来时,又迅速低下头,嫣红了脸庞。  

  其实察觉到这一切的顾清,心中是早已喜悦非常了。他和顾安默契地没有提起任何一切,只是在每日的眉来眼去中,更添了分柔情蜜意。  

  可顾清心中又是十分矛盾的,他知道自己深爱着顾安,可如今他的身份又如何配得上这高高在上的贵女顾安呢?  

  后来,顾清便离开了学堂,在顾安的生活中消失了。那之后,顾安便一病不起,再不得安生。  

  可若真如此,我便更加不解,若顾安真深爱着顾清,那她在病时,又怎会喊着别人的名字?那顾安既是高门贵女,怎会流落到如此田地?顾清他让我救顾安,却仍对我有了如此之多的保留,他究竟还瞒了我多少事?  

  屋内弥漫着一股淡雅的香气,闻着让人舒心不少。  

  点上了安魂香,顾安的神色显然是安稳了不少,紧蹙的眉间也舒缓了。  

  “她不日便会醒了。”  

  走出屋子,我又看到了顾清。他在路口望着,神色有些紧张。  

  “我既已经帮了你,你是否又该对我坦诚相待呢?”我轻笑着,迈着小步向他走去,眼神里却不含了多少笑意。  

  顾清苦笑一声,叹一口气,“世人拿你当神明,看来不错,果真什么都瞒不过你。”  

  “阿生本就是我啊……”  

  顾安的娘见证了她爹的死亡,残忍,狠绝。她的眼睛红红的,摸着顾安的头发,她说:阿安,这都是命。次日,顾安的娘被人从河里捞了出来,她死了。原本尽享荣华富贵的顾家,一夜间惨遭灭门。原本对顾家阿谀奉承,逢迎权贵的学生开始渐渐疏离顾安,顾安受尽屈辱,却再不能多说一句什么。  

  顾清的原名叫何生,顾安是知晓的。所以她才会在病时喃喃喊着的是“阿生”,而不是“阿清”。  

  顾安只剩下顾清一个人了,她再也受不起任何打击,可她无论也不会想到,连她身边剩下的唯一一个她所在乎的人,也要离她远去了。  

  顾安已经醒了,她的眼神有些迷茫,她瞧见我进屋,拉住我的手,“阿生呢?你可见过我的阿生?”  

  顾清沉默着不说话,他走进屋,看向顾安,神色中闪过一丝挣扎与痛苦,他终是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我看到他的眼中闪着泪光,他突然很认真地问:“我要走了,你可愿意等我?”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