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一回 明月多情应笑我

浮生录 予歸 1240 2016-03-11 19:54:03

    “阿生……阿生……”  

  看着床上的女子,我皱了皱眉,“她这样多久了?”  

  “自前日她采药归来,便一病不起了。”一旁老妇眼泛泪光,手中攥紧了帕子,“她嘴里一直喊着阿生阿生的,也不知晓是谁。阿安平日除采药之外不怎出门,也从不曾听闻她与一个叫阿生的人相识。叶姑娘,请您救救阿安吧。”  

  我沉吟片刻,“扬子居的规矩,你亦不是不懂。恕我无能为力。”  

  床上女子依旧昏迷不醒,嘴里喃喃喊着“阿生”,“阿生”,老妇抽噎着,却不再挽留什么,她自是知晓扬子居的规矩。  

  女子的脸愈发惨白,黯淡,我的眼神暗了暗,攥紧了手,叹口气,走出了屋子。  

  “姑娘一向心善,今日却怎不救了那女子?”拂玉有些不解,紧紧跟在我身后,轻声问出口。她战战兢兢的,似是生怕我生了气。  

  我瞥了她一眼,嗤笑了一声,“你道救人那么容易?那女子分明是余情未了,执念太深,这是她应有的劫数。她渡过了,是她的福分,若没渡过,也是她自求的。”  

  拂玉沉默了,半晌,她抬起头,“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呵,何必多此一举呢?”我轻摇了头。  

  我自然是有办法救她,但与天做对的事,我做得还不够多么?  

  “叶姑娘,请留步。”  

  我应声顿足,转头望去,一男子匆匆而至,见我立足,吁了口气,用衣袖抹了抹额上的汗。  

  我递去一块帕子,他愣了愣,微微一笑,接了过去,“谢谢。”  

  我对他有些印象,看那装扮,应是那女子家的管家。  

  “叶姑娘,我是顾家的教书夫子,何……”男子见我打量他,顿了顿,改口道:“顾清。”  

  “嗯?”倒是我判断错误了。  

  顾清踌躇了片刻,抬眼望向我的眼睛,“叶姑娘,我想请你,救顾安。”  

  “哈,”我冷笑了一声,将他还回的帕子随意地丢向拂玉,“我早已说过,我无能为力。”  

  “叶姑娘,我知晓你必然是有方法的。”顾清不骄不躁,温和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  

  我移开了目光,不再看向他,转身就欲走。  

  “叶姑娘若不介意,可否听听我的故事?”  

  我顿了足,“你何必如此帮她?你本该知道,那是她的劫。”  

  “因为……”顾清顿了顿,“我爱她。”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顾安时,她的模样。”进了草堂,顾清从书卷中翻出一卷画卷,展开,从泛黄的画卷上可以看出顾安那时很漂亮,倒不似现在这般惨淡,“她那时也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吧?”我问。  

  顾清叹了口气,“是啊,是小姐。”  

  我看见,他的眼中有着浓浓的愁思,一丝哀愁在眼中徘徊不去。  

  “顾安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而我只是个书生。第一次见她,她穿着一身白衣,华丽锦缎织成的缎裙上错落着几片落花,眉目间隐然有一丝书卷清气……”  

  回眸一笑媚百生。顾清是这样形容顾安的。  

  风微微吹起顾安的一缕发丝,拂过满树桃花,花落纷纷,而在这落花间,她瞥见了一抹蓝。  

  顾清是个书生,顾安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第一次见他,他穿着暗蓝色的长衫。  

  顾安轻着一抹笑意,望向顾清的眼神愈发温柔。  

  “小姐?小姐。”丫鬟将愣神的顾安叫醒,当醒神的顾安再望向顾清站的地方时,却再也未看见一个人。  

  “小姐,夫人唤您该用午膳了。”  

  “好。”顾安轻应了一声,心怀疑虑地再望了一眼那地方。  

  丫鬟顺着顾安的目光移向河畔,却未看到丝毫异常,颇有些疑惑,“小姐,你看什么呢?”  

  “没什么……”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