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四回 独自闲行独自吟

浮生录 予歸 1447 2016-04-02 14:52:33

    “这么些年,我一直做着一个梦。”风起,花瓣纷纷飘落,是飞舞的蝶,似纷飞的雪,缠绵柔情。顾安伸出手,木然地望着这一切,“我脑海里总有模糊的一张脸,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依稀记得我似乎在等着谁,可不管我怎么努力回想,我也记不起他的模样和名字。我不知道我是否认识他,他是谁……”  

  我沉默着,我与顾安已经多年未见了。自多年前她与阿三成婚后,我便再未见过她。几年前阿三的娘病逝了,阿三也紧接着走了,顾安孤零零一人过了半生。她的鬓角已有些许斑白,她老了。他们都老了,生老病死,而我又该何去何从?这大概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叫我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我而去,却无能为力。我知道,那也是我的劫……  

  “叶姑娘,你能否告诉我,他竟是谁?”顾安转过头看向我,她眼中的期翼让我动容,我再也无法直视着她,我确实很想帮她,但我答应了顾清,我会让她忘了他。  

  顾清走了,大概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吧,他没有告诉我,我也没问。  

  在这尘世里,他与众人一般,不过是一个过客。帮他,亦不过是我们之间的约定。真是这样吗……  

  为何我总觉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我在哪儿见过他?他究竟是谁?  

  其实有些问题我已不想再追究,这尘世中注定将只我一人孤独。  

  顾安孤独了那么些年,她让我时常会想起顾清,想起顾清的话:你可愿意等我?那一时的恍惚,我竟有些分不清,这话竟是对顾安说,还是对我说的。是多少年前我也记不清了,是否也曾有人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在茫茫人世中,我这样漫无目的地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顾清再没有回来过,也许不会回来了。  

  “入桃源,落英缤纷为谁开。行几步,莲叶田田锁苍苔。窥旧事,自别后故土,千百载。难归去,此身已在红尘外……”  

  当我抬头再次望向顾安时,她的脸上已不留一丝笑容,眼角慢慢有泪滑过。  

  这首歌我也不知是谁教予我的,在我的印象里,它已经陪着我太久太久了。  

  “你记得这首歌吗?”我的心情再也难以详尽,我抓起顾安的手,情绪有些激动,“是他吗?是他唱给你听的吗?”  

  顾安茫然地看着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是谁?这首歌……”  

  我在人世间活了上千年,第一次情绪失控。后来回想起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为了我心中的那点小小的私念,我突然很迫切地想找到他,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他可能是我活在这世上最后的关联了。 

  临走时我又问了顾安,“你爱阿三吗?”  

  “不爱。”  

  “那你为什么嫁给他?”  

  她没有回答我,顺着她的目光,我看向了远处的山峦。  

  这人世间的情仇,我大抵是这辈子都不会懂了。  

  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顾安,她笑得好看极了,在落花纷飞中,她款款向我走来,她说:“我知晓我大限已近,我也不愿再去追寻你那些陈年往事。我的这一生,有半生都是阿三陪着的。这么些年,我也渐渐习惯了他,依赖了他。我想我终于可以放下我的心结了。”  

  我有些欣慰,更多的却是怅然。这尘世中又将留我孤单一人。  

  几个月后,山里传来消息,顾安死了。  

  这是在意料之中的,她的阳寿尽了。  

  拂玉说,顾安走的时候是穿着嫁衣的,是嫣红的,如血般的颜色。我可以想象得到,她走时的安详,她的脸上是幸福的笑容,她说她下辈子会爱上阿三的,阿三待她极好。  

  许多时候,结局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不是我们想得到怎样的结局,事情就会朝那个方向发展的。  

  我想顾安是幸福的。  

  至少……她比我要幸福。  

  我也该出发了,走向下一个故事。  

  “入桃源,落英缤纷为谁开。行几步,莲叶田田锁苍苔。窥旧事,自别后故土,千百载。难归去,此身已在红尘外……”  

  山林小道间,我又唱起那首歌。  

  我记得它的结尾:“……深山掩扉,我静候有谁来。”  

  ————————————————————————  

  深山掩扉,我静候有谁来。  

  [不是桃源曾归处·终]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