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第四回 却道故人心易变

浮生录 予歸 1938 2016-03-04 20:31:31

    次日清晨,清决如约而至。  

  雪已停了,我推开窗,呼了口气,遥见清决独立寒风中,眼神飘忽。  

  “怎么不进来?”扑面而来的寒意让我打了个寒颤,拢了拢衣衫,“雪停了啊。”  

  “记得她那时很喜欢下雪,每次春寒料峭,雪落纷飞时,她也不顾寒冷,总拉着我出门踏雪,笑得好看极了。”清决行至梅林前,顿足而立,“昨日来得匆忙,也未曾好好看过这园中景致,现下看来,倒是别有一番雅致。我记得她也是极爱梅的,犹记隐山故居中也是有这样一片梅林的。”  

  “呵,这景再如何看,也是这般,不会变,看了多年,也会生厌了的。”我轻笑,“进屋吧。”  

  他欲言又止,似是想反驳我的话语,却终究还是止了口,不再言语。  

  屋内熏着合欢香,温软暖酒入喉。  

  “这‘缠梦’果真是好酒一盅。”抿一口琉璃玉杯中的酒,细细品味,我点点头。  

  清决凝神望着这杯中“缠梦”,嘴角泛出一丝苦涩,“这‘缠梦’还是当年霜迟花开,我埋下的,本欲送她作生辰之礼,却不想……她还未来得及喝上一口,便离了我而去。”  

  我默言。那时我问过池玉,她爱他吗,她说是的,没有一丝犹豫。  

  “那你为什么还要为了另一个人,而牺牲自己的性命?”我问她。  

  她苦笑着,“他亦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啊。”  

  池玉啊池玉,我当年亦问过你,你是否会后悔,你说不会,因为清决他并不爱你。  

  如今,我再问你一次,你是否后悔了?  

  “言归正传吧,继续我还没讲完的故事。”清决的话语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随意地点点头,其实清决想要说的,我早已明了。  

  清决带池玉归了山。  

  是夜,池玉大醉一场。  

  清决从她的醉语中听得事实,蹙眉而立,凝视着池玉的目光颇为心疼。  

  但更令他担忧的是——那除妖师。  

  那分明便是墨擒!  

  他终究还是来了么?清决苦笑。  

  终究还是逃不脱命运的轮回么?  

  不!这一世,池玉必是他一人的,绝不允许她再离开自己!  

  清决轻抚着池玉白皙的,因醉酒而有些泛红的睡颜,嘴角微勾,不可否认的,他的心中产生了魔念。  

  清决要杀了他,墨擒,是的,只有杀了他,池玉才会真正属于自己了。  

  “后来呢?”我用手支着脸颊,“你真的杀了他?”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其实我被贬下凡,只是天君对我的一个历练,可我却是实打实爱上了她,所以无论过了几个轮回,我终究还是无法摒弃对她的爱,终究是无法令天君满意,才致使我如今依旧徘徊于人世。”我看见清决的眼中流露出一抹奇异的色彩,却又瞬间被扑面而来的痛苦所掩盖,他颇有些颓废,“是啊,我杀了他,呵呵……可我想,那或许是我今生做过的最愚蠢的一个决定了,所以她才会如此残忍地永远离我而去……”  

  清决确确实实是给了墨擒致命一击,墨擒也确确实实是挨了清决这一击,生死垂危。  

  清决颇有些暗自得意,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在墨擒终于要永远消失之时,变故却发生了。  

  墨擒口中断续念着咒语,清决仔细聆听后大惊失色,忙欲阻拦,可已无力挽回。  

  是了,那便是往生咒!  

  遥见池玉已从屋中匆忙走出,面上带着焦虑的神色,清决握紧了双手,隐忍着不再说话,将头撇向一边。  

  “墨擒!”  

  是了,那往生咒本便可让人记起前世今生,他原以为自己赢了,却不想终不过是讽刺,到头来一场空,原这十六年的陪伴,竟还比不得相隔的前世情仇!  

  他看清了,也记清了,她望向自己的最后一眼,迷恋,痛苦,挣扎,迷茫……五味杂陈皆在其中。望着他们慢慢离去的背影,清决终于再不能抑制,跌倒地上,泪流满面。  

  “我从未想过还能再见她一面,却不想,那一眼竟是此生最后的离别,若早知会这样,倒不如永生再不相见,也好让我有个念头,觉着她还好好活着,活得幸福快乐。”  

  后来清决述说的事,与我所想的一般,只是他不知道的有很多,比如池玉是为了救墨擒而死,再比如其实当年我还有两全其美之法可以救他……若他早便知晓,该多后悔当初的决定,更不会同我如此淡然地饮酒叙事。  

  “那后山山洞中的人,究竟是……”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清决叹了口气,幽幽道:“那便是池玉前世的尸体。”  

  我心中一紧。  

  池玉啊池玉,这一切当真是讽刺,你到死也在嫉妒的人,原是你自己。  

  “这便是我和她的所有故事了,”清决抬眸望向我,“故事我讲完了,‘缠梦’我带来了,你的疑问我也一一解答了,叶姑娘,可以让我见她一面了吧?”  

  我点点头,转身从十锦阁之上取下“囚梦”,滴入清决眼前一杯“缠梦”中,“喝了它吧。”  

  他依言饮下,我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好好睡一觉吧,醒来后都会好的。”  

  清决闻言大惊,欲反抗,却觉昏沉,轰然倒于案桌之上,我便叫人送他回了九重天上。  

  我看见了当我取下“囚梦”之时,一旁拂玉眼中的惊疑,她自然是会惊疑我取下的为何是“囚梦”,而不是“魂梦”,因为当年的一场事故,她还未曾存在。  

  恍然间,我仿若听见一声幽然的“谢谢”。  

  是了,当初池玉同我做了一场交易。她用她的命,换墨擒的不死。她用她的故事,换清决一世记忆。  

  “池玉,‘缠梦’好酒,来一杯否?”  

  ————————————————————————  

  再回首,沧海已桑田,云缠绵,水缱绻,惯看风月浊酒酬苍天。  

  [醉仙歌·终]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