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浮生录

浮生录

予歸

  • 短篇

    类型
  • 2016-02-06上架
  • 40096

    已完结(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回 人生若只如初见

浮生录 予歸 1445 2016-02-08 21:50:40

    夜深,茫茫大雪,天地间入眼皆是白,白得彻底。  

  恍然间,听到院间隐隐约约有传来箫声,呜呜咽咽。  

  皱了皱眉,立窗前向外望去,见雪色白茫茫一片间,一男子独自站在那里,手持着箫,在嘴边轻轻吹响。雪轻攸飘落,落在他的衣衫上,一身白衣仿若隐匿在了这片白色仙境,背影显得如斯孤寂。  

  被箫声所吸引,点上烛台,披衣出门,撑着把油纸伞来到他面前,为他挡住了这风雪。  

  待走近那男子,才看清他的样貌,挑眉笑道:“哟,是什么风把清决上仙吹到了我这小小的扬子居了。”  

  清决见我走来,停住了吹箫,我可以清晰看出,他脸上带着疲惫,孤单,和一种莫名的……固执?我叹了口气,“先进来吧。”  

  “普通的桃花酿,比不得清决上仙的私酿,还望上仙莫要嫌弃。”我转身拿出一壶暖酒,放至他的面前。  

  “无妨。”清决执起面前的琉璃玉杯,仰头将酒一饮而尽,“叶姑娘,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我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眼底流露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神,他没有管顾我的沉默,也不问我是否愿意,只是继续说着,“我想见一个故人,她叫池玉。”  

  “清决上仙的话,小女倒是不明白了,上仙若要见故人,自行找寻便是,何必来找我?”  

  清决看了我许久,清风掠过,吹起他的发梢,留在他的眉角,眉间的苦痛让我的笑意愈发深沉,“她死了。”  

  “上仙莫不是在与小女说笑?这人既已入土,再入轮回,我又有何方法能让她与你相见?”  

  “我知道扬子居的规矩,须用故事来交换,我只求能再见她一面,我会把我的故事都告诉你!”他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言语间透出他的思念之苦和一丝恳求。  

  “痴人啊,本是仙体,但求绝情绝欲,可你却偏生如此痴情。也罢,也罢,不过一场交易……”我抿了口眼前的桃花酿,沉默片刻,眼角含着一丝笑意,“好,我可以帮你,不过在故事之外,外加上一坛‘缠梦’,如何?”  

  清决在听到“缠梦”后,怔愣了片刻,脑海中浮现了一些当年的片段,回过神,见我正盈盈笑望着他,叹一口气,点点头,“好。”  

  我是这扬子居的主人,自诩无爱无恨,在我的记忆中,我也确实不曾为谁心动过。  

  我擅通阴阳,制香织梦,知万物之灵,懂天下秘辛,只要你有故事,我便与你交易。  

  我眼前的这位是在九重天上,仙界的酒仙,酿酒之术无人能及。  

  他来扬子居有求于我,一个故事,一坛缠梦,一个交易,何乐而不为,于是我答应了他的请求。  

  他坐在桌前,断断续续说着他和池玉的故事。  

  清决是九重天上的仙,池玉只是生存在凡界一只小狐妖,他们这一生本应是绝不可能会有交集的,而在这看似不可能之间,却生出了缘。  

  当年他为仙界大会准备琼浆玉液,意外发生,犯下滔天大错,被天君贬下凡。  

  清决倒是不痛不痒地接受了,他不过是个爱酿酒,爱喝酒的酒仙,有好酒相伴,足矣。  

  他在山间隐居下来,生活得倒是如鱼得水,好不自在。  

  偶然间的,他到酒窖去,还未到门口,便听闻酒窖里传来阵阵叫声,悄悄向里瞟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只遍体红毛的小狐狸,四脚仰天地躺在地上,一旁是空了坛的“绮罗”。  

  这绮罗本是极清淡的酒,这小狐狸却喝得大醉不起,清决觉得不甚好笑,却未点破。  

  日后,他常来酒窖,果真时常看到那小狐狸,每每都是酩酊大醉,昏睡不起。  

  “上仙与那狐妖的相遇倒真是有趣。”听到这里,我嘴角轻挑,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小狐狸显然是不知道自己早已被发现,还是常到清决的酒窖里偷酒喝,清决也依旧偷偷看她。  

  如往常般,小狐狸到酒窖喝酒,清决去偷看,万万没想到,清决被发现了。  

  小狐狸缩在墙角,目光躲闪地望着清决。  

  “小狐狸,你可愿,认我为师?”清决笑意清浅,摸了摸小狐狸柔顺的毛。  

  小狐狸的目光闪了闪,点了点头,见她这般,清决便道:“如此,你便叫池玉罢。”

予歸

短篇虐心古风小说,希望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