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B小调的歌

第16章 伤心再也流不出眼泪,多可悲

B小调的歌 浅漫、落小破 2104 2016-08-11 08:00:00

  “椰子好像没什么精神呢。”萧夏端起小巧可爱的盆栽仔细端详着。

“早就给你预言过了,你养不活它的。”

“你那是诅咒!”

“……”夏萧走了过来,把手搭在萧夏的肩上,“出不出去啊?”

“出去干嘛?”

“不干嘛就不能出去了吗?整天在学校呆着不闷吗?”

“不闷呀。”萧夏目光不移。

夏萧拿过萧夏手中的椰子,把它放在窗台上,转身直接揽着萧夏向门口走去,“好歹也让人家晒晒太阳吧,不然怎么能精神呢。”

“夏萧你好像总是隔那么久就会到邮局寄信呢。”萧夏看着从邮局里出来的夏萧,“给谁寄的呀。”

当然,这个问题也不是第一次问夏萧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回答,而萧夏呢,也只是问问,夏萧没有回答,也就这样算了。

“骁勖,还不起床啊。”敲了无数次门都没有反应,这个女人终于自己开门进来了,一把掀开程骁勖的被子,“该 起 床 啦!”女人一字一句的说着。

“姐,我还想睡会儿。”程骁勖拉过被子。

“你这小子,还这么爱睡懒觉?能不能勤快一点啊?”女人坐在床边。

床上的程骁勖笑着,然后睁开眼睛,看着坐在床边的程若玺。其实他就是喜欢程若玺来叫他,这种小孩子的行为,也只有程若玺在,他才会表现出来。

“你拉我。”程骁勖把手伸起来。

程若玺无奈地摇了摇头,把他拉了起来,拍了一下他的肩,“你都30岁了,这样的行为,不再是可爱,而是智障了。”程若玺毒舌着。

“我只是想重温一下十几年前的温馨啊,这样都不可以吗?谁叫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啊。”

“不是也有回来吗?”程若玺拉开衣柜门,给程骁勖选着衣服,然后丢给他。

“还好意思说呢,回来最长的一次都只有一个周。”程骁勖嘟嚷着,“这次你能留久一点吗?”

程若玺回到床边坐下,摸着程骁勖的头,甜甜的微笑,“放心吧。”但也没有给程骁勖一个准确的答复。

“小姐,早餐热好了。”吴妈站在门口。

“嗯。”程若玺对吴妈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看着程骁勖,“快点下来啊。”

“哦。”

萧夏被夏萧牵着走在后面,打扮中性而显得很酷的夏萧和甜美可爱的萧夏,引来不少人们的眼光,大概还是多多少少有些人以为她们俩是同性恋吧,一两个花痴女还拿出手机偷拍着。

夏萧突然停住了脚步,害得萧夏撞在了她的背上,“怎么了?”萧夏揉着鼻子。

夏萧看了看路边的乐器店,然后走了进去。

萧夏也只能跟着进去了,看着夏萧浏览着挂在墙上的各种各样的吉他。

“夏萧打算换吉他吗?”

夏萧没有回答她,转而走向另一边的架子鼓。

萧夏百无聊赖地看着夏萧和店主说着什么,全是些专业的话,她根本就听不懂,然后就看见夏萧坐了下来,拿起鼓棒敲了起来。

要是吉他、钢琴之类能听得出旋律的,萧夏还能稍微听得出弹得好不好,但是,架子鼓,她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好,什么叫不好。但是,店里其他人却围了过来,最后的音刚落,就响起了响亮的掌声和不断的喝彩声。

夏萧站了起来,揽着萧夏向门口走去,“改天再来看看。”她冲店主说着,却并没有看他。

“没想到夏萧还会架子鼓啊。”萧夏意外中带了点崇拜的目光。

夏萧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了句似乎与萧夏的话不相关的话,“本来吉他才是我最擅长的……”

萧夏看着夏萧微微低下头,嘴角上扬,似乎有点悲凉的笑容。

果然是自己不够爱你吗?果然是自己太自私了吗?

“夏萧,怎么了?”萧夏拉了拉夏萧的衣角,看着表情不太对劲的她。

“没,想唱歌了。”夏萧抬起头望着天,呼出一口气,把手搭在萧夏的肩上,“走,我们去K歌。”

这样湛蓝干净的天空,你是不是也在仰望?

一个抱着贝司的男人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天空发着愣。

“该走了。”房间里其他的人拿起乐器向外走着。

男人回过头应了一声儿,摸着自己脖子前的锁型吊坠,再次回头看天空的时候,又流连了一下凌乱摆在角落的鼓棒。

安静的宿舍被萧夏的短信铃声打破,但是各自专心于自己世界的室友们都没有做出反应。

“萧夏,我说过,你是我周陆然这辈子认定了的女人,所以,你别想让我放手,我们的曾经那么美好,我相信以后也会的。”

周陆然发来的短信,萧夏看着这些字都觉得恶心,她恨不得把手机摔了,可是,她可没钱买新的,所以也就忍住了。她把手机仍在一边,心里烦躁得把笔敲得非常响。

“怎么了萧夏?”下铺的室友问着。

“王八蛋!”萧夏义愤填膺地骂了句。

“嗯?”

“啊,当然不是骂你啊。”萧夏赔着笑脸,“在骂一个骗子!”

“那男人又发什么来了?”夏萧正准备上床,却直接爬到了萧夏的床上。

萧夏没有说,夏萧自己拿起手机看了起来,室友们也都围了过来,看着。

“这种短信根本不用放在心上。”夏萧一边说着一边删除了短信。

“我就不明白,都事到如今了,他还想干些什么?”

“当然是挽留你呀。”一室友回答着。

“之前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结婚了,要是知道了,我肯定不会和他交往。之前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他,是因为我太过相信他了,而现在,性质根本就不一样了,我是一个第三者。”

“那你还爱他吗?”另一个室友问着,大家都看着萧夏。

萧夏的表情凝重了一下,仿佛在认真思考的样子。

“说不清楚心里的感受。”她黯淡着目光,“明明心里很悲伤,却流不出眼泪。有时候会很想他,很想听他的声音,但是,真的一旦听到了,或者看到他发的短信,心里又会莫名地烦躁。”

曾经多么期待的未来,在眼前破碎,那许下未来的过去,成了不可触碰的伤口,再怎么伤心都流不出眼泪,到底是自己的伤痛,还是对方的悲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