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B小调的歌

第15章 你的爱是个梦,却有真实的痛

B小调的歌 浅漫、落小破 2015 2016-08-10 07:00:00

  “夏萧,你猜我今天见到谁了?”萧夏一回到宿舍就嚷嚷着。

“谁呀,让你这么高兴?”夏萧躺在床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杂志。

萧夏走到自己的书桌前,放下包,“程皓轩。”她靠在书桌上,喝着水,看着对面依旧没动的夏萧。

夏萧趴在床的护栏上,看了肖夏一会儿,然后坐了起来,揉了揉蓬松的短发,“敢情你不是去B小调,而是去和男人约会了呀。”她下了床,慵懒地挪到自己的椅子旁,坐下,看着等着萧夏继续说下去。

“当然不是啦,一开始我本来是去的B小调,但是后来他打电话来说回来了嘛。”萧夏侧过身放下水杯,像夏萧那样反坐着趴在椅子靠背上,“所以就去见他啦。”

“你还真敢一个人见网友啊,不怕被骗财骗色?”

“反生我没钱没色。”

“万一他饥不择食呢?”

萧夏嘟着嘴巴,“怎么可能嘛,我和他都认识了……”萧夏数着指头,“初三,高一,高二,高三,高四,大一,大二……已经七年多了。”

“就因为你这样容易相信一个人,才会让周陆然那混蛋骗这么惨。”夏萧在心里嘀咕着,没有说出来。

“不过,你居然能和一个网友聊这么多年,实在佩服呢。话说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额……我们同时关注了一个散文作家,那个作家的文字好美,每一段文字我都会评论写下感想,然后他就注意到了我,找我说话,就这样认识了呗。”

“这样的啊。”夏萧站了起来,在饮水机前接着水,“这么说来,那个作家还算你们的牵线人咯,要是你们好上了,一定要感谢感谢他。”夏萧开着玩笑。

“那个作家已经死了。”

“不是吧。”

萧夏点了点头。

“对了,他是干什么的啊?”

“谁啊?”

“程皓轩啊。”

“他是服装设计师,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了法国,直到现在才回来。”

“我猜想他一定比你大很多吧。”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大叔控吗?那个周陆然好像就比你大五岁吧。”

“五岁就是大叔控吗?”萧夏白了夏萧一眼,“我以前也对我一同学有过好感的好不好,年纪差不多。”

“哦,是吗?没听你说过呢。”夏萧很感兴趣的样子。

“初中的时候啦,班上有个叫李新懿的男生,他很优秀,成绩好,长得又帅,班上好多女生都喜欢他,当然我也是那众多女生中的一个。不过,那个时候那么小,只是好感而已,根本谈不上喜不喜欢,更像是一种青春的定律。难道你没有对自己班上成绩好,长得又还可以的人有过好感吗?”

“那倒也是哦,不过,这就说明你大叔控啊。”

萧夏想了想,好像自己的话是论证夏萧的观点的,“一个啊,一个怎么就能下结论呢?”

“不是还有程皓轩吗?”

“我又……”萧夏低下了声音,“没说过我喜欢他。”

夏萧看着萧夏没有底气的样子,不禁笑了笑,“你给我说过的呀,你忘啦?”然后她坐直了腰,模仿着萧夏平时说话的语气和声音,“如果不算暗恋的话,周陆然就是我的初恋了。”

被夏萧这么一重复,萧夏想起了自己好像真的有这么说过,但是,她还在做垂死的狡辩,“那我又没有说是程皓轩。”

“杨立简是在周陆然之后认识的,所以不可能是他,除了程皓轩,你没有给我讲过其他的男生了,所以,你要么就是暗恋过他,要么就是对我还瞒着其他人。”夏萧犀利的目光看着萧夏。

此时的萧夏再想狡辩,却不知道该怎样说了。

“好吧,我承认。”

“前者还是后者啊?”

“前者。当时我是对他有那种感情,在高二的时候,但是我觉得我和他根本就不可能,他只把我当一个小妹妹看待,毕竟相差11岁啊。而且,我觉得,如果我向他说了什么,那么我们肯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彼此都会尴尬,从而变成了陌生人。”

“所以为了不冒险,就一直这样含糊下去了?”

萧夏又点了点头,“后来,这种感觉就慢慢淡了,现在,我庆幸自己当时没有说出来,否则我一定会错过这份美好的友谊的。”

“也是哦。”夏萧附和着。

“所以呀,我现在对他的感情,就像对一个哥哥一样,你知道的,只有姐姐的我多希望有个哥哥呀。而且今天他说,看着我从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长到二十岁的大女孩儿,当时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想要是我有个哥哥一定就是这样感觉。”

“瞧你高兴那样儿,”夏萧又重新爬上了床,“我再睡会儿。”

“你还睡呀?敢情你今天都睡了一下午啦。”

“胡说,我去上了选修课的。”夏萧将毯子盖在自己身上。

“你才胡说呢,我回来的时候碰到她们的,说你根本就没去。”

“她们还真多话呢。”夏萧含糊着声音,睡过去了。

萧夏看完电影,正准备叫夏萧起来吃完饭了,却听见她在嘀咕着什么。于是她把椅子端了过去,站在上面,把耳朵尽量凑过去,想听清楚夏萧究竟在说什么。

但是听了好一会儿,她都没能听很清楚,并且夏萧又是背对着她,她只能听出夏萧好像在哼着一首歌。

“果然是个音乐笨蛋呢,睡着了都在唱歌。”

萧夏还没有放弃,想爬到夏萧床上去听,把椅子端回来的时候,夏萧却醒了。

“小女人,几点啦?”

萧夏因为夏萧突然的声音而吓了一跳,“7点了,该吃完饭了。”

“哦。”夏萧坐了起来,只是仍然背对着萧夏。

她擦了擦脸,望着墙壁,愣了一会儿,才下了床。

那个旋律怎么也忘不掉,却又怎么也唱不出口,哽咽在喉咙,吐不出来,吞不下去。你的爱是个梦,却有着真实的痛。那些回忆,我该以怎样的方式拿出来,才能只是温存美好,而不触碰伤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