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清纯妹子快闪开

清纯妹子快闪开

姝染

  • 短篇

    类型
  • 2016-08-08上架
  • 919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被车撞了

清纯妹子快闪开 姝染 4252 2016-08-08 13:16:17

    “张澜,你怎么回事?”张澜坐着那,一言不发,“怎么考这么差?才第二十来名!你说,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她一直保持着全校第一的名次?,可突然之间掉了下来。  

  那个中年妇女,站在那指手画脚,滔滔不绝。这是妈妈。  

  “自以为是的家伙。”她没敢说出口,她一直都是全家最乖的孩子。她的身上满是期盼。  

  此时,关门声响。很响,震耳欲聋。是爸爸。  

  妈妈马上放弃了管教女儿,到客厅。  

  争吵,仿佛永无止境的争吵。  

  她望向窗外,黑暗。  

  班主任找过她谈话,校长找过她谈话,仿佛这件事有多了不起。  

  学校有十一个班,十一班是年纪倒数50个。学校有个制度,每隔五十名一个班。  

  她很羡慕十一班的同学,不用学。  

  但在过去的五千七百五十天里,她一直在,默默忍受,忍受所有人的目光。  

  她仿佛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个原来在首位的名字一下子跑到了末尾,刚刚好在十一班,她已经准备好了,去迎接新的生活。  

  为了不影响其他班,三个十一班在单独一幢楼。  

  “呦,这不是张澜吗?”  

  “唉,你看居然还有穿校服的人?”  

  “她估计是被男友甩了吧。”  

  “是哦,前阵子传得可火了。”  

  “脸生的还是不错的。嘿嘿。”  

  若无其事,她走到一张桌子前,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张澜”。她等待着,新学期的第一堂课。  

  铃声响起,有几个同学进来了,但大部分位仍空着。  

  “喂,学霸,你不会再等老师来上课吧。”坐在她前面的女生似乎是嘲笑,“王婷。”她伸出手。  

  张澜注意到,她的手保养的不错,上面做着指甲。“我叫张澜。”  

  “哈哈哈,你在做自我介绍吗?全校人都认识你好吧。”王婷笑道。她笑起来很好看。  

  “喂,新来的。”  

  “你来好早,江远。”王婷招着手。  

  “我来看看哪个新来的。”说着看向张澜。  

  “哈?哈喽。”张澜过于紧张。  

  “呵,你也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好看嘛。”江远移开了视线。玩起手机来。什么嘛,怪人。  

  “呦,张澜,你是不是走错楼了。”几个女生尖声笑起来。“算了,算作是给你的见面礼。你记住了,你玩够了就可以回你的一班去了。”  

  “她们是初三的,”王婷转过身来,“她们的头目是一个**,叫陈白霜,最好别惹她。  

  “谢谢。”张澜感激地说道。她应该算是在这里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吧。  

  “你傻啊,你就算是被打死了,她也不会来管你。”江远忽然放下手机,阴着脸对张澜说。  

  张澜见王婷意味深长地一笑,转了过去。十一班确实是个恐怖而且奇怪的地方。  

  东张西望,确实没见有老师来,于是张澜拿出书准备自习。江远按住她的手,“你要是拿出来,你就别想在这呆下去了。”  

  好暖。张澜想到。“那我干什么?”张澜天真地问道。  

  “随便。”江远又拿起手机。于是张澜开始四处张望。  

  “高九。”张澜见到一个男生伸出了手,也急忙伸出手。“张澜。”就隔着一个过道。  

  于是张澜就问了十一班的一些情况。她了解到,陈白霜家里暴富,有一半的女生都是她的走狗。还有一半呢,也基本上是杨雪的走狗。高九口中的杨雪有一头白发,长长的,卷卷的,好像是因为得了什么病。她成绩不错,不过为了江远,才故意到这儿来的。江远呢,谁也搞不清楚他的来历,听说是混黑帮的。总之关系很复杂,张澜只听到的杨雪,陈白霜,江远三个名字绕来绕去。  

  “那王婷呢?”张澜问道,看着王婷的背影。  

  “她不属于任何一边,”高九继续说道,“听说她和江远是青梅竹马,所以没人敢动她,实际上她们还得靠王婷提供情报呢。”  

  “好厉害啊!”张澜开始佩服起王婷来。  

  “她没什么朋友呢!”高九看了看王婷。张澜也转了过来,发现江远已经不见了,难怪高九能这么侃侃而谈。  

  “她有啊,不是我吗?”张澜自信地说道。  

  “你们两个好吵啊。”王婷示意高九离开。“怎么,你想做我小弟?”  

  “好啊,真的可以吗?”“当然不行。”王婷沉下脸,“除非你问江远一个问题。”  

  “问题?这还不简单。”张澜又觉着不对,“他要是不回答呢?”  

  “没关系只要你问出口就行了。”说着递给她一张纸条,马上又转过头。上面写着歪歪扭扭几行字“你到底喜欢杨雪还是陈白霜”太简单了,只不过江远什么时候回来。只要事情办成了,就有一个靠山了!哈哈哈!  

  就在此时,江远走进了教室。“要让我听见。”王婷忽然转身。  

  “那个,”见江远回到了位置上,张澜毫不犹豫地问了,“你到底喜欢杨雪还是陈白霜?”  

  王婷一惊,这个傻瓜居然真的问了。后面居然一阵安静,过了一会儿,听江远说,“没想到你了解的还挺快的。”一片安静。  

  余光瞄到江远离开。“他对你说了什么?”王婷按耐不住好奇心,问道。“他没说什么,”  

  张澜尽量不让自己显得很激动,“他就是瞪着我。”  

  一片沉默,“那个我可以做你小弟了吗?”  

  王婷叹口气,“你个傻瓜。”  

  但其实,江远听了后,足足盯了张澜十余秒,然后凑近,对她说“反正不是你。”  

  但其实,江远听了后,足足盯了张澜十余秒,然后凑近,对她说“反正不是你。”  

  “好险还以为……”王婷神色紧张,轻声说道。  

  “还以为什么,”一个冷冷的声音想起。  

  张澜打量着这个女生,很漂亮,应该就是杨雪了吧。  

  “嗨,杨雪。”张澜从高九口中得知,杨雪还是可以相处的。  

  “你谁呀?怎么坐在江远旁边?”杨雪似乎有些鄙夷的看着张澜。说完后就不再理睬张澜,硬是把王婷拉出门外。过来了一会儿,王婷回来了,杨雪却不知去了哪。  

  “她对你说了什么?”张澜的好奇心开始膨胀。  

  “没什么,就问江远去了哪儿。”王婷朝她一笑,“我就说我要不知道。”  

  “你居然告诉我了!”  

  “谁叫你是我的小弟呢?”王婷笑到,“杨雪实在太痴情了。”  

  王婷看上去若有所思,忽然,又看着张澜,“你晚上回家吗?”  

  家?  

  家里一片混乱,“不回去了。”  

  “很好,请我吃饭,”王婷笑道,“听说你奖学金拿了很多。”  

  “就就几千吧。”张澜心里有些不安。  

  “这么一点,我提供一个情报就有好几万啦。”王婷笑道。  

  不过还好,王婷选了一家麻辣烫。边吃边给张澜详细地介绍十一班的情况。  

  “小弟,今天是有任务的。”  

  “不会是抢劫吧!”张澜被吓了一跳。  

  “不,最近没什么情报,”王婷仍是在吃。  

  “你是说跟踪江远?”张澜的心放下了。  

  “走吧,他马上就来了。”  

  “你要情报我去问问不就好了。”张澜不解。  

  “哼,你真以为他会告诉你啊,”王婷看上去很认真,“今天他说不定会发火呢!”  

  见张澜惊讶的神情,又笑道,“你真是太傻了!”  

  “快走,看见他了。”王婷带上一顶帽子,看上去很专业。  

  “跟班,你要像我这样。”王婷看张澜一副逛大街的样子,忍不住和她说。  

  “哦,”张澜将衣服上的帽子带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王婷继续走,忽然间停了下来,“新式美甲!”  

  “拿着,”王婷将一个手机一样的东西扔过来,“你去跟着,我去找做一个。”说着就进去了 。  

  原来只是一个有追踪功能的手机。张澜见王婷已经消失,只好自己跟着。  

  忽然看见了江远在一个咖啡厅的包厢里,旁边的人是               杨雪  

  原来他喜欢的是杨雪啊。张澜拿起那个追踪器,拍了张照片。  

  “好了,收工!”张澜准备离开,忽然看见杨雪抱住了江远。啊,好奇心。于是张澜决定去看一看。  

  她走进店里与他们仅有一墙之隔。  

  “怎么办,我不能失去你!”杨雪哭道。“我被确诊为晚期了,我马上就要走了。怎么办?”  

  张澜惊讶万分,这还是早上看到的那个杨雪么?  

  “你…为什么不说话?”杨雪并没有停止哭泣。  

  “还有一个星期,一星期后,就别纠缠我了。”江远的声音很冷?。  

  “你……”杨雪停止了哭泣  

  “你也省省那套癌症晚期的话了。”他的声音还是冷冷的。  

  “不管怎样,我手上有那几张照片就足够了。”杨雪的声音也是冷冷的。  

  这个杨雪还真是奇怪,刚刚还是哭天喊地的,一下子又变得这么冷。  

  “去趟洗手间,你最好好好呆在这。”  

  这不是赤**的威胁么!江远居然也忍受的了。王婷口中江远可是暴脾气啊!张澜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对面很安静。  

  忽然,门被推开。“王婷,你出来!”  

  两人同时一惊。  

  “啊,江远啊,好巧啊。呵呵。”  

  “你怎么跟踪我?”江远关上了门。  

  “没有啊。”张澜一副轻描淡写的样子。  

  “怎么,对我这么感兴趣啊?”江远坐了下来,在张澜旁边。  

  “这个,这个嘛……”张澜已经装不下去了。  

  门又被打开了。  

  “你不是那个坐我斜后桌的吗?”杨雪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哈,别误会。嗯,真巧。”张澜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哼,”杨雪不看张澜一下,“你不会是跟踪来的吧。”  

  “没有,我真的是刚巧路过。”张澜其实很会撒谎,可面对杨雪,心也不禁慌乱起来。  

  “她是我叫来的呢,”江远忽然说到,“是吧。”  

  张澜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点头。  

  江远笑得更得意了。  

  “她呀,是我租来给你拎包的。”江远又继续说。  

  “不需要。”杨雪从包中抽出一张卡,“密码是六个六,你快走。”  

  正好可以溜走,于是张澜拿起那张卡准备走。  

  “不准走。”  

  “不准走。”江远一把拉住张澜。  

  于是,张澜就确确实实成为一个拎包的了。张澜看着杨雪,她试着衣服,还娇气地问江远好不好看。她还真是个怪人,对所有人都好很冷淡,只对江远一个人好。  

  “喂,拎包的。”杨雪看向张澜,目光冷冷的。  

  “来了,”张澜调整好姿势,拎着东西过来了。  

  在灯光下,张澜清楚地看见杨雪凑在江远身边说了什么。  

  忽然那个追踪器响了。  

  “喂?,王婷!”张澜还是克制住,不让声音很响。  

  “你在哪儿?还跟着?”  

  “嗯。”  

  “哦,那你继续跟着吧?。”说完便挂断了。  

  “拎包的,快点呀!”杨雪还和江远说些什么。  

  张澜快步走来,先把东西放在地上,把车门打开,再放进去。  

  杨雪见张澜这副狼狈的样子,冷笑一声,坐进了车里。  

  “真是,和高九说的完全不一样啊。”张澜自言自语。  

  见江远已经走远,又想起老大的嘱咐,于是快步跟上。  

  怎么办,该何去何从呢?听高九说,王婷和江远是邻居,说不定可以直接到王婷家里。  

  于是便光明正大地跟着江远。  

  忽然,江远一个转身,双眼直直地盯着张澜,持续了十余秒。  

  张澜好是惊讶,他居然发现我了。  

  江远转过头,又继续走。  

  真是个奇怪的人。  

  张澜又继续跟着,忽然追踪器上有一个信息。  

  张澜准备去看不料撞上了江远。  

  江远又盯着自己。  

  这回这么近,张澜基本为零的情商也知道面前这个人好帅。于是,脸不争气地红了。  

  江远将张澜推在了墙上。  

  壁……咚?  

  “呵,呵,你……你”话还没说完,只见江远邪魅地一笑,俯下身轻轻一吻。  

  只那么一秒,江远离开了,“别跟着我。”  

  我的初吻啊!张澜呆着原地,但是她的理智占据了大部分,她马上意识到如果现在不跟上去,她很有可能会失去王婷这个靠山。  

  于是,她横穿马路,继续跟着江远。  

  这回,他好像没有发现自己。我是天才!哈哈哈!突然想起来刚刚被强吻了。  

  想罢,用袖子擦了擦嘴,继续跟着。  

  江远拐进一个小区,莫非?张澜兴奋地准备穿过马路忽然看见江远正回头看着自己,心中一慌,“哎呀,又被发现了。”江远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完了。  

  她想回去,忽然一辆车摩托车开来。  

  啊,好痛。

姝染

剧情有点点曲折,相信大家看完,一定会喜欢。嘿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