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枯朽

第二章 遇见不知心是乱

枯朽 枯梓 1958 2016-02-08 15:36:45

    等慕黎梓回到住处的时候,已是未时。  

  她看着镜中人,宛如玉雕冰塑,清丽绝俗,原本左脸颊上大块面积的烧伤已化为乌有,取而代之的是冰肌玉洁中带着微微红润的肤色。  

  慕黎梓将脸埋入水盆中,曾经在路经一座破庙的时候,被一个人贩子抓住,说要把她买入烟花之地。最终被她千方百计的逃了出来,自此便开始在左脸颊上带上伤痕,以免再被图谋不轨之人抓了去。可不想最终是自己情愿走进这青楼的大门。  

  这件事,就连筏笺也不知道。  

  慕黎梓擦了擦脸颊上的水珠,推开窗户,望着远处灯火通明的主楼,在那里,也有许多不情不愿之人吧。  

  转瞬间,半个月就这样流逝了。  

  “筏笺姑娘筏笺姑娘......”  

  今晚是筏笺演出的日子,所以大家都极为忙碌,风月楼虽然是全京城最大的青楼,但是客满为患的场景,也只有在筏笺演出的日子能够瞧见了。  

  慕黎梓拍了拍筏笺的肩膀,有些不放心道:“这些曲子歌词你可有牢记?”  

  筏笺翻了翻白眼,“瞧你担心的,就本姑娘这记性,能忘记么,再说都四年了,还对我不放心。”  

  慕黎梓掩嘴笑了笑,“那小诺就对筏笺姑娘的演出拭目以待了。”  

  “你这丫头,找打。”慕黎梓笑着跑开,冷不防的撞到一个人,转身看去,是小萱。  

  慕黎梓连忙将其扶起来,并不停地道歉。  

  小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见筏笺在,所以没有发作,瞪了慕黎梓一眼,便朝着筏笺跑了去。  

  “筏笺姑娘,从乐师那边传来消息,说您给的乐谱丢了。”  

  筏笺一愣,跌坐在地上,拉着小萱的衣领吼道:“怎么会弄丢,你难道不知道那东西有多重要么!”  

  慕黎梓连忙将筏笺拉起来,安慰道:“没事的没事的,乐谱弄丢并不是小萱的错误啊,我们想想办法总是可以的。”  

  筏笺这才松了手,得救的小萱以‘还有余事未完成’的理由退下了。  

  “小诺,这一定是涑湮做的好事,她一直与我作对,早就想看我出丑了,却没想到,她居然用这么阴损的招数!”  

  涑湮是在这风月楼内,唯一可以与筏笺相抗衡的人物,三年前的花魁大赛她因病缺席未能参加,所以筏笺才能如此容易的夺取花魁之名。她与筏笺不同的是,她五岁之时是自愿入的风月楼,自幼便没有学过什么琴棋书画,但她容貌美艳,自然是能够夺取众多男人的暗许。  

  慕黎梓将筏笺抱入怀中,说道:“没事的没事的。”  

  “怎么会没事,怎么会没事......我能生存下来完全就是凭的这个。”筏笺将脑袋埋入慕黎梓的怀中,声音越说越低,隐隐有了些哭腔。  

  慕黎梓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将筏笺从怀中拉出,说道:“我谱曲的时候,一般都会打上草稿,目前那草稿还在我的箱子里。”  

  筏笺顿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眼睛亮亮的,“果真?”  

  “嗯。”慕黎梓松开抓着筏笺肩膀的手,转身就向外冲,“我这就去拿。”  

  慕黎梓气喘吁吁地来到房内,翻来倒去总算是找到了曲稿,望了望树梢,现在应该是卯时,大概还有小半个时辰左右,演出就要开始了。  

  慕黎梓不敢耽搁,立马朝着主楼奔去。  

  慕黎梓走得心急,并未仔细看路,撞到了人也不管,只是在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直到她自己被撞倒,才恍如初醒般,急急忙忙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  

  “你没事吧。”声音很清澈,就像滴泉一般,毫无波澜,但又非常容易在心中激起层层涟漪,随即一双白净修长的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慕黎梓心中一愣,顺着手朝上看去,是一名男子,墨发瀑布般垂落,散落在身上,更衬得肤色亮丽,轮廓分明,一身青衣穿在他身上,倒多了份潇洒,少了份儒雅。  

  慕黎梓呆愣了片刻,便回了神,方才反应过来时间不多了,连忙将手搭在男子手上,顺势起来,然后说了句‘没事’,便绕过离开了。  

  她赶到的时候,距离开场还有些时间,所以这曲稿算是送的及时。  

  筏笺的这场演出也算是十分顺利,躲在角落里的慕黎梓看着众星捧月的筏笺,由心的为她感到高兴,同时,又不免暗自神伤。  

  今天筏笺是不会回房休息的,不用慕黎梓伺候,所以她便提前回房休息了。  

  她走得很慢,像是在思索着问题。突然看到前方树梢上有一个身影,不免好奇地慢慢走上前,是她给乐师送曲稿的时候途中偶遇的男子。慕黎梓虽然疑惑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但也不是多事的人,只管低着头直走就是,大人物们的事,不是她可以妄想窥探的。  

  却在经过那棵树的时候,冷不防地被那名男子给叫住了。  

  慕黎梓停下脚步,抬头向上望去,“你叫我?”  

  “这里除了你我,还有谁。”声音平淡无奇,没有起伏。  

  慕黎梓在这风月楼呆的久了,自然不会相信这位爷会看上自己这幅鬼模样,低着头谦卑地说道:“不知公子有何吩咐。”  

  “无甚。”他从树梢上跃下,落在她的面前,伸手将怀中的东西递到慕黎梓面前,道:“这可是你掉的?”  

  慕黎梓看了看,是一块镶着平安符的小挂件。见此,连忙摸了摸腰间,果真没了平日里时常带着的东西。  

  “谢谢公子。”慕黎梓连忙道谢,伸手接过小挂件,随后爱惜的收入了袖中。  

  “没事,记得下次将东西收好,莫再丢了。”他说完,便擦过她的肩朝着主楼的方向离去了。  

  她留在原地,一直痴痴观望。  

  主楼到她的住处,这段路不长也不短,她走了四年,曾未想过途中会有人迎着月光等她......

枯梓

我突然有种想暴露剧情的冲动......肿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