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月无边

 第六章御花园  

冷月无边 弦月满西楼 2972 2016-08-06 09:57:40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御花园,虽是冬日,贵女想在皇后面前展示自己才艺的还是大有人在。江心月真看得起劲,一个大嗓门打断了她。  

  “江心月,你怎么打扮得怎么个德行,不是无瑕介绍,我都认不出我们的江大女侠了。”循着声音江心月看到了一身火红装束的贵女,那张“马脸”让她一下子认出了这就是刚随父亲进京的闵将军之女闵云晓,按说起来她还要喊皇后娘娘一声表姨妈,闵家跟江家一样是行伍出生,本来是末等的贵族,自从傍上皇后娘娘大有跟江家分庭抗礼的架势。闵云晓是家中的老幺,又是长房嫡女,脾气可以说跟赵无瑕差不多,小时候被江心月狠狠地整治了一顿,后来她全家随闵将军到江南任职,已有三四年未见。  

  “闵姐姐,你就不知道了,江心月的剑术可是了不得的,去年她还给我们表演了舞剑呢。”一旁的孟雪菲看似给江心月解围,实际上是火上浇油。  

  闵云晓一看到江心月就会想起小时候因为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被她按在地上打,因为有太后娘娘给江心月撑腰没人替她出头,还说她粗鲁夺了她进宫的资格。今非昔比,不说要报仇吧,至少不能让她好过,看江心月的脸色就知道她气血不足,今天就要在众人面前给她点颜色看看。“江心月,今天我们难得相见,据说江家的武功是天下第一,我们几年没见,你定是学有所成了,今日就让大伙开开眼界,就当给无瑕一个难忘的生辰礼。”人多是非多,江心月本身就是一个箭靶一样的存在,闵云晓一说完,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响应。毕竟能舞刀的贵女不多。  

  江心月冷眼扫过去,大家立刻消停了,只要有点眼力的人都知道江心月不好惹,她可是皇上御封的新月郡主,从身份上说现场除了吉昌公主谁也没她高。  

  江心月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主,冷笑一声:“闵云晓,我们江家可不是江湖卖艺,想看我江家的剑法,要看我江心月乐不乐意了,想给无瑕一个难忘的生辰礼,好啊,小琪……。”  

  小琪看看闵云晓的位置,马上明白郡主的意思,抓住江心月的手,把内功输过去,“赵无瑕,祝你生辰快乐。”声如洪钟,大家还没明白发生什么,只见树上的积雪一块一块地往下掉,一时间贵女们尖叫四起,叫得最响的就是闵云晓了,大块的雪直接砸在了她的头上。  

  积雪把闵云晓的娇媚的妆容都都坏了,气急败坏的她忍不住低吼:“江心月,你太过分了。我定要皇后定你的罪。”  

  此时的江心月还在站在走廊上没有走下来,神情严肃,面对闵云晓的指责,不吭一声,这在她看来就是莫大的挑衅。只有身边的小琪知道,自家小姐是急火攻心了,现在说我说不定就要口喷鲜血了。就不管不顾地接嘴道:“闵小姐刚才是您说,想见识一下江家的功夫,给公主一个难忘的生辰礼,我家郡主只不过按吩咐展示了一下江家的内功,何罪之有。”小琪点到即止,会听明白的人,都听明白了。  

  趁小琪说话的时候,江心月赶紧运功,把血硬生生地吞咽下去。没等赵无瑕发飙,接过小琪的话:“吉昌公主,刚才对不住了,本来想用一招瑞雪兆丰年,飞雪庆佳节,逗你一笑。没想到我运功过度,倒是弄巧成拙了,今日是您的生辰,望你海涵,我身体有点不适,就先行告退了。说完,江心月一脸诚恳地望着赵无瑕。  

  赵无瑕还从没见过江心月示弱,而且刚才看见大家被雪砸,慌乱的样子的确很搞笑。再听说,她要早退,心里更是乐开了花,现在三哥还没来,没有江心月刚好给孟雪菲和闵云晓创造机会。虽然心里很高兴,赵无瑕还是一脸不悦地准了江心月的要求。  

  小琪马上扶着江心月往宫门走,还没出御花园,江心月就口喷鲜血,还好小琪也是从小在战场长大的,也没乱分寸,当机立断地背起江心月就往宫门赶。一出宫就马不停蹄地望江家别院赶,那里有一股罕见的温泉。司马大夫就在那边。马车上的熏香缓解了胸口的疼痛,小琪又给她输了点内力,江心月的脸色也慢慢好转。  

  小琪拿出药丸递给江心月:“小姐,你还忍得住吗?  

  就着温水吃了药,缓缓接道:“没事了,我这病看着凶险,不遇冷就会好些。小琪,今天你做的很好。”  

  小琪边给马车的炉子添火边说道:“小姐,刚才实在太险了。”  

  江心月趟在软塌上,轻声地说道:“不找点理由,怎么能脱身呢!以我目前的情况能坚持到晚宴吗,她们肯定还有后着,早点脱身也好。”说完闭上眼睛,不想谈了。小琪贴心地给她盖上被子,看着江心月苍白的小脸出神,三年了,从小姐向三皇子表明心迹到如今,每年的今天,小姐有多期待三皇子出现,别人不知道,她这个贴身侍女还不清楚吗?可今天,小姐却早早地离场了。审时度势,不得已而为之,可见小姐真的长大了,有了江家人的果敢和从容。三皇子看不到小姐,会有怎样的表情呢,那张每次看到小姐都很耐烦的脸会不会?小琪心中还有点小期待。  

  与御花园的热闹相比,东宫的书房就是清净所在了。“三弟,你倒是会选地方,你不怕,江心月跑到这里来抓人啊!”太子赵诚珂边落子边打趣。  

  赵诚瑾笑着落了一子:“她还是有脑子的,知道皇奶奶不在宫里,不会那么嚣张的。江心月,她可比我们的小妹无瑕聪明多了。”  

  太子一见他落子,知道自己又输了,抬头就看到赵诚瑾这张迷倒万千少年的脸,还有那脸上那有点得意又恰到好处的笑容,这感觉就像冬日里在荒野上赛太阳的狮子好想让人伸手去抚摸一下毛发,难怪把江心月迷的神魂颠倒。“对了,今年无瑕这几天好像很忙,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又想到什么法子整江心月了。”  

  赵诚瑾下榻整理了自己的衣裳,今天他身穿冰蓝的皇子礼服,绣着雅致云天花纹的雪白滚边和他头上的羊脂玉发簪相得益彰,腰系玉带,更显得他玉树临风。  

  “大哥,有心了,无瑕能有什么法子,上个月闵云晓回了,她们三个联手对于江心月。她如果连女人间的争斗都摆不平的话,进宫来干什么,来给我添乱啊!”赵诚瑾不以为意地说道。  

  太子听的他的话,摆摆手说:“你厉害了,把明知道江心月是靶子,这么多箭朝她射去,都不想法子替她挡一下,到时候她被气走了,有你后悔的时候。”  

  听了太子的话,赵诚瑾楞了一下,脑海中忽然浮现江心月满眼含泪的画面,不过出神也就一会儿,继而又玩世不恭地说:“大哥言之有理,我这就去护她。”  

  赵诚珂看他的样子就知道在敷衍,也不点破:“跟小妹说一声,下午我就不过去了,晚宴我再好好给她庆祝。”赵诚瑾从太子的书房走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冷风就像个调皮孩子时刻围着你转,都说雪后的晴日是最冷的,在阳光没有照拂的地方,雪居然有一尺多厚,静静呆在阴暗处独自沉寂。望着这雪景,心里有个地方居然有点钝钝的痛,脚步不由自主地快了。  

  赵诚瑾来到御花园的时候,贵女们在玩行酒令,嘻嘻哈哈的,热闹非法,眼尖的孟雪菲看到三皇子过来,赶紧端坐,流露娇羞状。  

  赵诚瑾挂着他那招牌的笑容,疏离而又平和。眼神把众女都看了一遍,心里突突跳:江心月,怎么没有江心月,她不会跑到他的宫里去找他去了吧!  

  心里正纳闷着呢,赵无瑕像一阵疾风地冲到他面前:“三皇兄,你怎么才来,我们都等你半天了,她看到赵诚瑾好像在找人,眼睛一转,靠近他小声地说道,“江心月被我打发走了走了,而且,她说明天就把天狼送到宫里来,她永远都制不成天狼笔了,你也就不用信守诺言了,这次我和母后是不是做的很好。”听了赵无瑕这番话,赵诚瑾心海已经涌起惊涛骇浪,再看着赵无瑕那种我很棒,你快来表扬我的表情。赵诚瑾觉得真想打她一巴掌的冲动。  

  深了口气,用最平常的语气说道:“是吗?那当真是江心月送给你的最好礼物了。”赵无瑕此时的表情就像受到主人赞美的京巴,那眼睛弯弯的,都只剩下一条缝了,丝毫都感受不到赵诚瑾眼中的冷漠。只当是自己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忙不迭的想把赵诚瑾推到贵女堆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