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冷月无边

第三章飘香雪

冷月无边 弦月满西楼 2955 2016-07-23 21:06:43

    江心月的生辰过得很简单,毕竟那天是她母亲的忌日。父亲和母亲,还有苗疆公主的故事,江心月很小的时候就听人在议论,也曾经问过父亲,每次,父亲都会很温柔地对她说:“你是我和你娘的宝贝,你是我唯一的女儿,记住这一点就足够了。”  

  只从回到京城后被封为新月郡主后,江心月想不过生辰都不能,因为吉昌公主的生辰只和她差一天,在太后的主持下,这几年都是和吉昌公主一起过,曾经的江心月非常期待这一天,因为她可以一天都见到赵诚瑾,只有这一天,赵诚瑾才会对她温柔有加,而且如果江心月做到了他布置的任务,他都会送个小小的生辰礼给她,虽说不能和赵无瑕的相比,但是能收到他亲手送出的礼物,江心月还是会很开心的。  

  今年生辰陪江心月吃寿面的人多了个慎王妃,慎王妃梅如玉,单听名字大家都会认为这是个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其实不然,就她是赵诚珏副将的女儿,一家人为江家军鞍前马后,只剩这么一个独苗,也是司徒大夫的的关门弟子,可以说和二皇子赵诚珏是青梅竹马,按说以她的身份是没资格当慎王爷的正妃,是国公爷认梅如玉为义孙女,再加上前年,边城大疫,梅如玉和司徒大夫找到药方,才救民于水火,皇帝表彰有功之人,梅如玉大胆地要求皇帝赐婚,才有了这段美好的姻缘。一个静,一个动,赵诚珏和梅如玉看似很不相配的两个人,成婚后却水乳交融,蜜里调油,小日子过得美美的,再过几个月小侄子就要出生了。吃面的时候,赵诚钰像以往一样给江心月夹菜,也不时地给自己的小妻子布菜,两人还不时地相视一笑,江心月看着表哥对表嫂的的疼惜,她心中生出诸多感慨,“大概只有真爱,才会情不自禁,才会疼惜。”  

  江心月的身体不适合在外久坐,吃了长寿面就回到了房间。窗外鹅毛大雪,寒风入骨,看着大雪,江心月脑海中全是前段时间自己在冰天雪地地猎狼的情景,那时候的的兴奋与满足,现在都换成了失落与无奈,即使在暖如春的室内,双手也冰得沁骨。这样的身体,怎么好意思开口让他爱她,娶她呢。  

  “月儿,想什么这么出神呢?”梅如玉把一个手炉递给了江心月,轻声地问道。  

  “没什么,只是看京城的雪和塞外的雪有什么不一样。”江心月说完,回过身扶着梅如玉坐下。  

  “塞外那段时间,你受了不少苦吧!”梅如玉刚说完,就觉得自己好像说错话了。正想补救,江心月却已经笑着说:“那个时候倒不觉得苦,反而觉得很有动力,梅姐姐我那时候的心情,大概跟你治时疫的心情差不多,觉得快到达成心愿了,每天都乐呵呵的……”话还说完,一声狼吼在院子里响起。似乎还夹着鸡叫,天狼大概在进食了吧!江心月觉得这段时间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就是没有把天狼给杀了,如果自己的身体真的养不好,找个时间还是把它放了。看着一脸平和的江心月,梅如玉惊讶地说:“月儿,天狼还养着啊?”  

  “是啊,等我小侄儿抓周的时候,我送他一只狼毫笔。”江心月一脸轻松地答道。  

  有些事情藏着掖着也不见得是好事,梅如玉本身也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主儿,很自然低问道:“那三皇子交代你办的事情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还没回京,江心月就请人拜访了制笔名家廖先生,廖先生也没说不接这单生意,只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要让他制作天狼笔,他要天狼的骨架作为报酬,江心月听了回话,心里就知道制作天狼笔没那么简单,一般人得到了天狼最多把皮毛带回,谁会把尸骸带回,如果不是自己动了恻隐之心,一时之间又到哪里找天狼的尸骸。想得到赵诚瑾的心,没那么容易,江心月一直心里有数,可这打击一次又一次地袭来,她都有点累了,所以,一回家知道自己的病情,江心月并没有被打倒,反而好像明白了一些道理,记得父亲说过,有些东西,不是你努力了,它会属于你。  

  见江心月半天没反应,梅如玉焦急地喊道:  

  “月儿,月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叫司马大夫来看看……  

  江心月似乎没听见梅如玉的担心的问话,两眼望着窗外的雪出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声音也变得低沉:“我第一看到雪是在皇宫里,父亲带着表哥去见皇上,我就偷跑出来,一个人在御花园玩,那天的雪下得很大,一片一大片地从天空飞落下来,那时候我没读多少书,也找不到词语形容它,只是觉得雪很美,我好想拥有它,可每一朵雪花落在手上就不见了,我一直伸着手想把雪接住,可我两只手冻得通红,都没法让雪在我手中停留,在我沮丧的时候,他来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他笑着问我:“你像个柱子一样站在这里想干什么呢。”我没回头看他,还是把手高高地举在空中说道:“想把雪留住,我想看看雪花的样子,我的老家不下雪,我不仔细了,就没法跟我的伙伴们说了,可是我一动,它就不见了。他笑着说:“你好笨啊,雪这么小,它一遇到热就会化成水,要想把雪留住,你得想办法。”我听了他的话,放下手,一转身就看见一个比雪还美的哥哥站在那里,他的眼睛都是含着笑的,那个时候,御花园的树上已经有积雪了,他从树叶上抹了些雪捏了个小雪球,放在我的手心上,他的手暖暖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雪花一朵一朵地落下来,它落在我手心的小雪球上,漂亮极了。我永远都记得他把雪球放在我手心的那一幕,是他告诉我:“要想拥有雪,只有一朵雪花是不够的,要很多很多,你才有可能留住它。还有一个笨方法,就是你要像树一样静静地等着,久了,它自然会在你身上停留了。”我听了他的话,真的站在不动,他就摸着我的头说:“真是一个可爱的小傻瓜。”他没陪我多久,就走开了,那天我一个人站在御花园,直到表哥找到我,虽说一回家我就得了风寒,但是我还是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他说过,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总是要付出点代价的。  

  那年我用一个缸积累了很多很多雪,等我回到属地,大半的雪都成了水,可水缸中间,依稀还可以看到雪的的样子。军营的沈大厨还用我的带回的那缸雪水腌制了鸭蛋,每个人都夸我是个用心的孩子,那天在雪地里堆雪是我和赵诚瑾最美好的回忆。  

  每次看到雪,我都会想起那一天,记得他说的话,他对我来说就是这漫天的飞雪,我光凭手是没法抓住他的。我想为他做很多很多事情,慢慢地等,这样他的心才会慢慢地凝固在我的身上。就像你为表哥所做的一切一样,两个人想在一起,总要付出代价的,可是现在,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在雪地里等了,那我就这样看着,看着他肆意飞扬也很好。为了他,我已经很努力地朝他走了,如果他真的在意我,我希望他也为我努力一回。”  

  “那明天,吉昌公主的生辰,你还要进宫吗?”梅如玉知道眼前的这个小郡主,从小就很有主见,很大度,只是没想到,她小小年纪,这么快就能放下心中执念,真是很难得。  

  “为什么不进宫呢,赵无瑕不在她生辰礼敢做点事情让我难堪一回,她这一年都过得不舒心,再说她的好哥哥专门为她猎狐,她肯定会在我面前显摆显摆。”江心月一脸坦然地说,“等过了年,我就去南疆了,这一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回来,这辈子赵无瑕因为有我,都不能像个公主一样那样恣意张扬,输她一次又何妨呢?”  

  梅如玉一直生活在江心月身边,当然知道新月郡主和吉昌公主之间的斗争,每年她们的生辰就是她们的战场,这几年两人各有胜负,只是从江心月向三皇子表明心迹后就落了下风。毕竟,在赵诚瑾的心中还是自己的亲妹妹重要些,赵无瑕就专门拿这件事来挤兑江心月。原本这次狩猎到了天狼,是江心月的反击的机会,没想到却这么失去了。以前,自己在边上守护,又有太后这个大后盾,江心月还不至于吃太大的亏,现在太后因身体原因到行宫养生去了,自己即将临盆也不便在她身边,明天,江心月会遇到怎样的难堪,梅如玉想着都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