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异能 子君少钦

第三章 姐姐

子君少钦 洛洛的执着 1811 2014-05-30 09:14:49

  以前因为家里条件不好,子君姐妹俩去亲戚家吃杀猪饭都会受白眼,就算是去奶奶家也得不到婶婶的好脸色,因为自家请不回来,所以子君母女三个对养年猪近乎执着,子君姐妹俩是高兴自家有猪可杀,妈妈是争一口气,更不希望孩子活在别人的白眼中。

找到记忆里有不少半边莲的地方,子君只差哈哈大笑了,那密密麻麻的一片清楚的告诉她,这里还没人踏足过,以前没人来不代表一会没人来,所以子君稍微的乐呵了一下就飞速的投入了战斗,绝对不留下任何一丝半边莲。

半边莲,大家又叫它独叶莲,顾名思义只有半边叶子,长得有点像浮萍,不过只有十来公分的高度,茎干很粗实,入土也只是浅浅一层,或者说是长在枯枝烂叶里,所以很容易的就拔起来了。

子君的扫荡不可谓不仔细,在逛完整个松园时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天空了,感觉着手里沉甸甸的重量,子君咧开嘴笑了起来。十来斤的样子,一斤两块就是二十块啊,虽然不多,可是子君还是为将要到来的二十块开心起来,毕竟这已经够家里一个星期的开销了。

这个时候的太阳有些大,山林里满是知了的叫声,子君忙碌了一上午已经很是疲累了,可是她还是拿着镰刀快速的到自家地里割了一篮子猪草,不再抱怨命运的不公平,不再抱怨这些做不完的活,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幸福很满足。

塞满了篮子,子君小心的把半边莲埋藏在猪草中才背着沉沉的篮子回家去了。看着路边那些霉菌发酵长大的无用菌类,子君一边走一边想,这天气这么热了,怎么山里那些可以吃的蘑菇还是不见踪迹呢。

“子君啊,感冒好了没?”

“黄大婶好啊,吃了两天药已经好了。”

“子君啊,生病才刚好,怎么就不多休息两天啊!”

“没事,我也就是割了小半篮子!”一路和村子里的人打着招呼,子君一直都是笑眯眯的,村里人虽然喜欢吵架说是非,可是情感也最真切淳朴的,彼此之间没有什么勾心斗角。话是这样讲,可是子君还是找了个经常歇脚的坎子放下了篮子,篮子放在坎子上,她就站着休息一会。

“哎呀,这子君姐妹俩都是闲不住的,我们家娇娇啊,一回家就知道玩,从不知道帮忙做点事情。”

“谁家不是这样呢,我看啊,也就兰芝有这福气咯!”这话有些酸也有些不屑,两孩子再乖巧又如何,生不出儿子还不是一样不被老婆婆待见。

对于众人的话,子君只是淡淡的笑笑,如果是以前的她或许还会说上两句,可是她也知道,这些妇女虽然没什么大的坏心,可是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的现在,大家聚集在一起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搬弄起是非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虽然有时候是无意的吧,可是那也够让人心堵的。

对于子君姐妹俩,十里八村没人不夸的,不止人长得水灵漂亮,那成绩也是从进学校就一直是第一,嘴巴甜脾气也好,看谁都是笑笑的,勤快处更是没话说,教训自家孩子时,大人们都会水,你看看人家子君姐妹怎么怎么样,你怎么不学学什么的。

“妈,我回来了!”回到家已经中午两点多了,妈妈已经结束了上午的锄地工作在厨房里做饭。

“休息一会,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妈妈,我还不饿的!”把猪草背进厨房,子君小心的把篮子里的那一袋子半边莲拿了出来,在厨房角落找了个地方把它们仔细的晾在地上,晾完了还仔细的洒上水,做完了这些子君才痛快的洗了手擦了脸,然后拿着妈妈准备好的温开水咕噜咕噜灌了下去。

“怎么背这么重,下次少拿一些,挣坏了怎么办?”看着那压得严严实实的满满一篮子猪草,兰芝很心疼,肩膀上肯定又青了吧。轻轻的撩开女儿的衣领,果不其然,肩膀上篮子的背带印子深深的印在上面。

“妈,不重的,只是我皮肤太嫩了,厄,我下次一定少拿一些!”看着妈妈明显的难过了,子君赶紧的下了保证。农村孩子早熟,像她这样年纪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做饭干活一把罩了,八岁,城里的孩子还在为了买新玩具和父母撒娇吧,乡下的孩子却在赚钱补贴家用了。

“你呀,晚上睡觉准得痛了!”

“嘻嘻!妈妈,你看,这么多,起码十斤了!”

“就知道转移话题!”

两人合力把午饭全部弄好的时候,放学的学生已经三三两两的回来了,长山村中心小学和子君家是门对门的关系,在子君家能清晰的听到学校里上课下课的铃声,偶尔也能迎着风声同学门嬉笑打闹的声音,只是这并不意味着距离就近。子君和伙伴们上学时必须下一座山爬一座山,每天都在重复一上一下的规律,修一座连接两地的天桥,这是子君小学时代最大的梦想。

听着姐姐那夸张的笑声,子君手里的菜差点滑落了下去,都说毕业班的学生有些异样行为,子君想,姐姐的异常行为就是恐吓她的小心肝。听着姐姐和大家告别,约定回学校的时间,听着妈妈隔着篱笆墙慈爱的和大家打招呼,子君继续手脚利落的摆放碗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