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最痴女人心

第十六章 修成正果

最痴女人心 smeil2006 5486 2014-09-09 14:38:50

  好久没有睡的这么舒服了,还没睁开眼的海耀廷试图抱抱身边的女人,感受她的存在,怎么摸了再摸还是空的?

奇怪这么早,这个女人又跑哪里去了?

“哎呀,我们家小可爱就是这么可爱啊,我是奶奶哦,快叫奶奶,啊哈哈,你看看他朝我笑了呢。”

“什么,我是爷爷,叫爷爷,乖孙子,他也一样给我笑啊,哈哈。”

“喂,我才是正牌爷爷奶奶,你们闪一边,啊,乖孙子,快让爷爷抱抱哦,哈哈真是漂亮的媲美刘德华了。”

“我的孙子应该比他还帅吧,老公?”海妈妈慢吞吞道。

“嫂子,没看出来你也会搞笑啊,被大哥带坏了。”

二婶的玩笑成功让嫂子红了脸。

“弟妹啊,我们家的本来就很有幽默感啊,只不过这种乐趣平常只有我可以享受。”

受不了大哥一家的那种温情模式,二叔也不甘示弱,“我老婆也是幽默感也是独一无二的。”

下来寻老婆的人意外看到这群不请自来的人相互攻击,他们才是搞笑吧,今天又不是十五,平常都窝在自家的人怎么会这么早出现在海家老宅?

这个时候,一股甜香味飘来,就听见小齐喊道,“香喷喷的蛋挞来喽”

话音还没落,正在争执的人们抱起孩子一瞬间全部端坐在餐桌前,海耀廷也被这独特的香味吸引过去,不过还没等他落座,一盘子的蛋挞已经被瓜分完了?

“喂,我还没有吃呢?”

“小子,这就是丛林法则,晚来的虫儿没饭吃。”

没想到比上次做得还好吃,看来以后要天天来才能吃到这样的美味。

厨房里,“瑜溪啊,其实你不需要这样的辛苦的”

正在给鱼上色的瑜溪可没有觉得累,给家人做饭的她反而感觉很开心很满足呢。

“不啊,怎么会累呢,奶奶你休息下吧,我自己来就好了。”

真是个好孩子啊。

餐桌上,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战场。

“海齐,你懂不懂尊老爱幼。”海爸爸火大地朝海齐发飙,此时他们因为争执最后一个黄金虾,差点大打出手。

“爸,我是你女儿,你不要太小气了。”笑话,战场无父子,商场上打滚那么多年都不懂得这个道理,哎,可悲。

海耀廷上次因为心情不好,所以吃什么都是食不下咽,这次才发现瑜溪的厨艺这么好的,“老婆,看来爱你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儿子,你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恶心人。”争不过女儿的海爸爸只能调侃儿子以发泄心中的不满。

没想到普通的青菜也能这么好吃,“那怪谁呢,谁让我有这么好的老婆。”

海爸爸突然转向瑜溪,“瑜溪啊,看见了吧,这就是你老公儿子的特技,自大又狂妄。”

看见大家都很喜欢她做得饭菜,心中升起慢慢的温暖,公公的话使静思的瑜溪不由一愣,“我也觉得是,呵呵。”

海耀廷不高兴了,“爸,你是要挑拨我们夫妻感情吗?瑜溪,以后你就不要做饭了,必要的时候做给我吃的就行。”

“什么,死孩子。”

“不行。”

他的一句话成功的激怒了正在和美食奋斗的群众。

“大家别听他乱说,我很高兴为大家准备餐点的。”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小孩子气,不由得瞪了他一眼。

这个女人竟敢瞪她,看来他要想办法让她知道妻以夫为天,而这个办法正好是他类乐此不疲的。

吃饱喝足的大伙各个都拍拍肚皮,满足的摊在桌前一动不动。

海爸爸提议,“妈,我们呢为了减少新媳妇的负担,决定住过来一段时间,还可以帮媳妇带孩子。”

二叔听了眼睛睁好大,“妈妈,我们也是一样,带孩子是很累的一件事情,多个人多把手,是不是,老婆。”

“恩恩,就是的,就是的”

海耀庭不高兴了,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他要和老婆亲亲岂不是更加不方便,或许“奶奶,我和瑜溪要不要搬出去?你知道我们夫妻好不容易在一起,一定要必然要培养感情的。”

“不行”

“不行”

“不行”

海奶奶还没有说话,其他的人就异口同声反对,开玩笑,他们要是走了,小可爱不是也看不到了?更重要的是这么美味的食物怎么能让他一人独占?

“是啊,瑜溪刚刚生产,身子还没有恢复好,需要人照顾,你那么忙,没时间的,还有阿威,你们住进来只会增添孙媳妇的负担,偶尔来一次就好。”海奶奶还能不知道这群人各自在打什么主意。

希望破灭的海耀廷不高兴的搂着旁边的老婆,狠狠瞪着爸爸,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马上嬉皮笑脸, “奶奶,你不觉得我比较孝顺吗?”

看着不常发笑的孙子,从昨天开始这种“恐怖”的笑已经出现了好几次,加上这么肉麻的话,害的大家都有点不正常的反胃。

“你孝顺?我怎么不知道。”除了气她,她可没有觉得会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海耀廷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当然是瑜溪,要是没有我她会成为您的孙媳妇?爸爸妈妈的儿媳妇?当然哪里还会有星星般耀眼的海思廷?所以我娶她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考虑到奶奶您”

什么,这个是他那冷如冰霜的大哥,雷厉风行的商场黑马?小齐终于忍不住跑去卫生间,大吐特吐。

海爸爸也是一脸不可置信,“儿子,你脸上蹭了铁皮吗?”

“老婆,有吗?我怎么都不知道我脸上有铁皮这么厚重的东西?”

瑜溪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时候他开始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怎么知道,可能是你自己偷偷带上去的吧。”

没想到这个女人在别人面前这么不给自己老公面子,看来需要好好调教一下,附身在她耳畔,以只有两人能够听见的音量,吐出“这可不行啊,晚上我会让你知道你失言的后果。”

瑜溪纷纷的脸颊轰的充血,全身发烫,紧绷的都不敢抬头,他到底是要怎么样啊,就这么爱看他笑话。

他就是喜欢捉弄她,就是喜欢看她紧张得不知所措的样子,好似害羞的小绵羊,啊哈哈,这样的感觉简直是太爽了。

这两个人真是的,海爸爸拉着自己老婆离开饭桌该去逗弄孙子,二叔也起身,没见过秀恩爱这么不看场合的,谁没有老婆啊,真担心小思廷的身心健康,看来他们要多多来,有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真是思廷的悲哀。

盯着阿海,海奶奶的心事终于可以放下,这个孩子从出生以来就有太多的压力,过度早熟,看着隐藏自己情绪的他,这个做奶奶的有时候真的是偷偷掉眼泪,那么小的孩子从来没有喜怒哀乐,总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似外界都与他无关一样,这下好了,遇到瑜溪他开始变得正常。

他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压榨了瑜溪一晚,强烈的满足感令早晨起床的海耀廷心情大好。

正在帮他整理领带的瑜溪,说“廷,工作的时候一定要注意适当的休息。”

“好。”

“好了,我送你出门吧。”

“老婆,你说我要不要今天休假?陪你玩。”

总裁要休假?那公司的一堆事情谁来处理?

“那好吧,你来做家务,我去上班好了,毕竟有了宝宝要挣钱养家的。”没想到这个男人会这么爱撒娇。

“算了,还是我去吧,可怜的男人。”

十分不情愿的被瑜溪推出房门,还没出门的他就又想出一个好主意了,“瑜溪,要不我把秘书辞了,你来当我秘书。”

“别动歪脑筋,赶紧上班,你知道奶粉很贵的。”

“好好,母老虎。”

送走这个突然恋家的男人,转过身就看见小齐奇怪的看着她,“瑜溪啊,你确定我老哥没有问题吧,我怎么越来越不适应了呢”

其实自己也一样,还不是很适应他的突然转变,这次再见总是觉得好像他什么方面在悄悄的改变。

“其实,我也不清楚,你不是和他生活了二十几年,也不清楚吗?”

“就是生活得太久了,所以才觉得奇怪啊,以前他一年笑三次都是好的,还有工作永远第一,怎么可能会不想上班?”

想一想在瑜溪回来之前哥哥的笑应该是瑜溪一年前来海家的时候吧,看来爱情的力量真伟大,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遇到一个能够让她不无聊的家伙呢? 殊不知这样的机缘已经悄悄走进。

“瑜溪,我这段时间休息,我们要不要找微微去玩?”突然很怀念那个总是和自己作对拌嘴的微微。

“可是,思廷-”

“去吧,思廷有我和阿沁呢,还有一会你爸妈和叔婶也会来的,你就去好好玩吧。”海奶奶抱着这个曾孙爱不释手,要不是喂奶时间她绝对不会将小宝贝交给别人的。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海耀廷进入大厅就喊,“我回来了,奶奶。”

“嗯”海奶奶连头都没有抬,继续含饴弄孙。

没见期待中的身影,他再次大喊,“我回来了。”

这下海奶奶终于忍不住了,“你一定要那么大声吗?你的嗓门什么时候那么大了?吓坏思廷了,他还这么小。”

“那个人呢?我老婆在哪里?”

“出去了,和小齐去找微微了。”

就知道是她,今年之内他一定要把她嫁出去,要不然成天没事就知道坏她好事,要知道一天忙碌的人回来还见不到心爱的老婆,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爸爸总是变着法的“诱导”妈妈去数次蜜月旅行。

拿起手机就要打电话,但就拨出了一个键就收回了。

算了,看在她心里的伤痕还没有完全愈合,或许和朋友谈心会使她更加快速的放掉心底的伤痛,真正回到他身边吧。

“那个刘凯是吧,气死我了,什么人啊,我像猴子?有这么可爱的猴子吗?”

今天去了刘家大宅,刘凯和小齐原来是认识的,不过好像从第一次见面就闹不愉快,再次见面又因小齐的故意挑衅不欢而散,不过她好像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胡闹,一味的责怪刘凯的傲慢,真是一对欢喜冤家。

“你本来就可爱啊,哈哈”原本就喜欢开玩笑的刘凯说小齐是未开化的狨猴。

“什么,臭瑜溪,我要和你绝交,那个花心大萝卜就是个烂咖、臭鸡蛋、白痴。。。。。。”

声音由远而近,就听到小齐不停的念叨那个叫刘凯的男人。

终于舍得回来了,要是再不回来,他都有去刘家抓人的准备了。

“我们回来了,奶奶”

“我呢?”不满她只向奶奶问安。

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小气了呢“我回来了,廷,亲爱的。”

一声亲爱的叫的他很舒服,也就不和她计较了,走过去拥着瑜溪坐下来,心想着这个女人一天都不吃饭吗?怎么感觉瘦的像是一根竹竿?

“你没有在吃饭吗?以后我会天天看着你吃饭的。”

“哥,你不用上班的吗?天天看着瑜溪吃饭,你最近真的让我很难以接受,还是变回以前的你吧,要不然我真的会因为神经衰弱的。”

脸颊涨红的瑜溪甩掉这个毛手毛脚的家伙,坐过去和奶奶一起逗弄孩子。

“奶奶,思廷今天乖不乖啊?”

“海齐,你神经衰弱,关我什么事。瑜溪,你不觉得累了一天的老公更需要关心吗?”实在是很不满意被这样甩开,从前他在她心中绝对独一无二,现在竟然排在这个臭小子后面,看他长大了不好好收拾。

小齐真是受不了了,气的上楼去了。

瑜溪真是拿他没有办法,从前是因为他的冷漠现在是因为他突然间的热情高涨,真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克星。

以前以为她爱他是因为他那种冷峻的气质,诙谐的个性。

那现在这腻歪的表现和小男人的别扭应该是说是讨厌的,很奇怪这些并没有使她心里厌烦,反而觉得更加的温馨,幸福,满足。

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两个人相爱没有特殊的缘由,只是因为爱所以爱,那种道不明说不白的感觉而已。

以为吃完饭就可以陪他,结果又去哄那个小子睡觉,好不容易睡着了,这是在干什么?看看这个女人在干什么,熨衣服?竟然在熨衣服?

海耀廷快气炸了,“你就不能休息下吗?老公我可是累了一天了,急需要人来陪。”

“我不困”明天是公司固定的周期会议,这个是他明天要穿的衣服,一定要干净整洁的。

“不困,你没有话和我说吗?”

瑜溪转头,奇怪的看着他,“我不是在和你说吗?”

气死他了,“你这是在说吗?你不知道久别的夫妻谁能够忍受这种距离的说话?”

说完就去抱想了一天的娇躯,“啊。”

放下熨斗,赶忙拿起海耀廷的手指查看,“这个很烫的,你做什么啊?”边说边帮他吸吮发红的手指。

看着那张充满诱惑的小嘴吸吮着,原本就欲望高涨的他再也受不了了,翻身来到她的上方,“老婆,我的手指那么好吃吗?那么是不是应该做一些彼此都喜欢的事情呢,嗯?”

充满诱惑的话语和这令人燥热的气氛,他慢慢俯下身,亲亲那因紧张而微张的唇。

触电般的感觉充满瑜溪全身,她知道她再也逃不掉了。

他成功点燃了她全身的欲望细胞,第一次,她吻了他,这更使他激情高涨,大吼一声,快速的除去两 人之前的障碍,准备攻城掠池。

夜很长,相爱的两人尽情的享受肉体带来的愉悦,一切的一切埋没在这澎湃的旋涡中。

婚礼如海耀廷的预期,两个星期后他们举行了甜蜜而又不失庄严的婚礼。

在他强烈坚持以及海爸爸强烈反对下,集团暂时交给海爸爸管理一个月,思廷则交给海妈妈照顾,他理所当然带着亲爱的老婆踏上纽约蜜月之旅。

一样的酒店,一样的套房,不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身份。

还记得就是这个门打开了他许久未开启的房门,就是这张床将他们紧绑扎一起,真是个美丽而又令人心跳加速的错误啊。

洗了一个世纪之久的她终于出来了,那一瞬间,他真的感觉她像天使一样,那样温暖,那样脱俗,美得不可方物,感谢老天,没有让他错过这样一个女人。

拍拍身边的床铺,“过来。”

走向他的时间,以前他们相处的点滴,每一个微笑,每一次伤心就像胶片般闪过,终于来到他的身边,看着这个她生命中的男人,内心洋溢着难以言喻的幸福。

“看够了吗?”

“没有,怎么样都不够”

“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我,爱上我。”

“你知道吗?一直以来我觉得只要你能够在在我身边就足够,只要有你,其他的都无所谓,但是我始终是贪心的,所以付出了一定的代价,之后才明白这样是是为了更好的爱你,即使痛苦,就算痛苦,也要爱你。”

就是这样一个傻女人,改变了自己那颗永远冰冻的心,改变了那灰暗且一成不变的生活轨迹,让他的生活开始变得丰富多彩。

他保证,从此之后,他,海耀廷绝对不会让这个叫张瑜溪的女人伤心哭泣,拥住心爱的女人,缓缓开口,“我,也无法追赶的爱你,对不起,这句话好像说的有点迟了。”

终于,泪水决堤,“会吗?我们会一直幸福下去吧?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放开她,吻干眼前女人的泪珠,重新将她纳入怀中,“会的,我保证,我们一定会一直幸福下去。你没听见喜鹊一直在叫吗?”

什么,喜鹊?推开这个奇怪的男人,“这里是纽约,而且是冬天,会有喜鹊?”

啊?忘了,只是突然想要展现一下自己的才华而已,尴尬的笑了笑,“哈,哈哈,你这个女人一定要这么没有情调吗?你就是我的喜鹊啊,笨,来吧,我亲爱的喜鹊。”

说着就扑上去,“啊,走开啦,你个色狼。”

“我是爱你的色狼,来吧,小喜鹊。”

“啊,哈哈,痒啦。”

“投降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无视老公的话。”

“不敢,再也不敢了。”

接下来,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共奏激荡乐章的时间,夜还很长,幸福的生活才要刚刚开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