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响贪欢,狼吞小白兔

030 觉得委屈

一响贪欢,狼吞小白兔 地瓜娘娘 1980 2014-05-25 11:42:56

  伊媛是很狼狈的逃离沈斯奇的家的,因为沈德祥知道她要走,竟然见也不见她的回了房间,这个意思伊媛已经懂了,倒是林秀茹,很热情的将伊媛送到门口。

伊媛心情很低落,她慢吞吞的回到了施家,看到门口是施天皓,忘掉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想也不想的扑了上去抱住他,眼泪水就这么流了下来。

在伊媛心里,他就是自己难过的时候可以依靠的大哥哥,但是在施天皓的心里,觉得伊媛是对他产生了依赖,整个心情都是暖的。

施天皓情不自禁的反手抱住她,拍了拍她的肩膀,闻吸着她的发香,没有问什么。

“呜呜,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伊媛一边哭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她将施天皓看作了自己发泄的对象,小手有意无意的捶打着施天皓的背。

“乖,别哭了。”施天皓有些心疼的将她更深的埋进自己的胸膛,刚刚准备等她一回来就收拾她的心理也消失了,只有满脸的心疼,连施天皓自己也没有察觉出来。

“呜呜呜呜呜,他们是不是不接受我了,呜呜……”伊媛哭的更厉害了,将鼻涕眼泪全部抹在施天皓做工精致的西装上,一向有洁癖的施天皓竟然也没有说什么。

哼,现在知道难受了吧,竟然敢瞒着他偷偷去那个男人的家里,现在遭嫌弃了吧。施天皓除了有一些幸灾乐祸,有一些高兴外,更多的是心疼。什么时候,他的小东西,容得下别人欺负了。

倒不是伊媛告诉了他她被别人欺负了,但是施天皓见她哭成这样,就断定她是被欺负了。

冯茹听到哭声,忙走过来一看,“小伊,怎么了,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欺负她了?”

施天皓很鄙视的看了自己妈妈一眼,怎么随便什么时候她都觉得是自己欺负了她呢?倒是听到冯茹关心的话的伊媛,缓缓的从施天皓身上抬起了头,一张小脸脏兮兮的,说道:“冯茹妈妈,没有,施哥哥没有欺负我。”

“那是怎么了,快进来,慢慢跟冯茹妈妈说。”冯茹心疼的将伊媛拉过来,施天皓顿时觉得怀里空荡荡的。

等伊媛将事情跟冯茹说了过后,冯茹心疼的看着伊媛,说道:“小伊,你怎么不知道顺着他们的话说呢,没事的,有冯茹妈妈在,别理他们,冯茹妈妈就问你,你爱斯奇吗?”

旁边的施天皓一听这句话,瞬间绷直了身子。

“爱吧!”有些不好意思的伊媛小声的说道。

施天皓的脸上立刻难看都了极点。爱,她说什么,她竟然说爱?

“既然你爱他,那就好办了,斯奇这个孩子我是见过,真的不错,你以后嫁的是他,不是他父母,所以你不要担心,既然他们家想要嫁妆,难道我们堂堂施家,这点还没有,你放心,冯茹妈妈一定将你的嫁妆办得妥妥当当的,让你嫁的风风光光!”

“冯茹妈妈,不用了,我怎么可能还好意思让你给我准备嫁妆呢,真的不用了!”伊媛一听冯茹妈妈说要给她准备嫁妆,马上拒绝道。

“你这孩子,就这么决定了,就冲你叫我这一声冯茹妈妈,冯茹妈妈也要风风光光的嫁女儿啊,好了,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你也别再说了。”

“可是……”伊媛着急了,让冯茹妈妈给她准备嫁妆,这怎么行?!

“好了。”这一次说话的是施天皓,施天皓扳着一张脸,看着伊媛,不耐烦的说道:“你跟我上来!”

看了看冯茹妈妈,伊媛小心翼翼的跟在施天皓的身后,等上了楼,施天皓直接就进了她的房间,她瘪了瘪嘴,可怜兮兮的跟着。

“伊媛!”等一关上门,施天皓马上就没有什么耐心了,“你是瞎了眼睛是不是,他们那家人就是嫌贫爱富,你这也看不出来,这样的人家,你也要嫁过去?”

“我,冯茹妈妈说了,我嫁的是斯奇,不是……”

“住嘴!”施天皓将桌上的一叠资料砸到她的怀里,“你好好看看,你看看他们是不是你该嫁的!”

伊媛看了看,这个东西怎么会在她的房间,又不敢问施天皓,打开资料,没过一会,便睁大了眼睛。

“怎么,你的那个男朋友,有跟你说过他们家的情况吗?”施天皓见她的这个样子,轻嗤道:“这么多年,他们为了沈斯奇在国外的开支,竟然已经欠了一百多万,这个债到现在都没有还清。你觉得,他们就算娶你,娶的是什么,是钱!”

“怎么会这样,不会的,斯奇不会连这个都骗我,他明明跟我说,他们家有经济实力让他去读书的呀!”伊媛一脸的不可置信。

“呵呵,就一对普通的中学教师,想要承担出国的所有费用,偏偏他们还不知道节约,国内的该用就用,国外的该寄就寄!”施天皓都懒得再说了,这样的一家人,他是最瞧不起的。

伊媛合上资料,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个,你调查斯奇?”

施天皓好整以暇的看着她,轻蔑的一笑,“你应该感谢我,若不是我,你一辈子都不知道他们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相信斯奇并不知情!”伊媛肯定的说道,如果斯奇知道,斯奇就不会连这个都没有告诉她了,斯奇的为人,她是很清楚的。

“呵呵,好一对真心的情侣,我都感动了!”施天皓也没有什么反应,他转身就准备走出去,临走时停了一下,“哦,对了,你觉得,他们会娶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媳妇么?”

伊媛的身体一抖,一脸沮丧的样子,本来没有看过这个资料她还有这个希望,现在,她只觉得自己的希望好渺茫,怪不得斯奇的爸爸一直问她的工作,问她的嫁妆,原来就是想要弥补这笔债。她呢,她该不该问问斯奇,这笔债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