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家有个聚宝盆

005三夫人

我家有个聚宝盆 景深 1290 2016-07-21 21:06:40

    不一会儿,果然有小厮带着林鹊去了三夫人院里,林鹊一路走走看看,完全没有紧张不安的情绪。在门口通报了之后,林鹊就进了三夫人,这位传说中自己远房姨妈的房门。  

  “夫人,就是这个烧火丫头,把您的安胎药给洒了。”林鹊刚进门,就听见那个丫头在告状。  

  林鹊瞧见坐在主位上的妇人一派贵气,妆容精细,眉眼微挑,便知这位三夫人不是好伺候的主儿,不过自己就等着她问呢,她只要一问,林鹊就摊牌。所以林鹊一直很平静。  

  “哦,是你这丫头撞翻了我的药?见了我也不行礼,我竟不知府里的丫头都这么不懂规矩了!”说到后面,三夫人方兰的语气已见严厉。  

  “夫人,是林鹊失礼了,”林鹊行了一礼,想着摆个姿态而已自己也不损失什么,“我之所以撞翻夫人的药,是因为我恰巧看见有人往您的药里加了东西。”  

  林鹊郑重其事地说完,就见三夫人脸上血色尽失,想来她也知道自己现在境况凶险,只怕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方兰很快镇定下来,沉默了一会儿,“你恰巧看见,也真是巧啊,你会主动撞翻我的药,只怕也不是单纯的一时好心大发吧。”  

  “夫人说的没错,”林鹊点点头,“或者说,姨妈您说的没错。”  

  “哦?我怎么不知道有你这样一个外甥女呢?”三夫人言语中带了鄙夷和防备。  

  “大概是您贵人多忘事,我娘是周青,爹娘因为今年夏季水患双双离世,临终前嘱托我来丛州乔府找您,不知道当时您是不是知晓了,我在乔府待了已有些时日。今天碰到这种事情,我就想着借机来见您一面。”  

  三夫人蹙着眉,盯着面前的林鹊,思索许久,大概是在回忆往事,“我知道了,”三夫人纤长的手指划过桌上的白瓷茶碗,“你可看清下药的那人是谁?”  

  “我虽不知那人名唤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是大夫人房里的人。”林鹊平时在后厨少言少语,见的人可不少。  

  “夫人您也不必担心,林鹊自知出身卑微,并不指望攀附什么,您完全不必顾忌我会得寸进尺,您纵然不信任我,也不必对我过于防备,林鹊再不懂事,对您的好心收留还是感激在心的。”林鹊望着三夫人,诚恳地说道,“鹊儿知道您怀胎不易,看在未出世的表弟的份上,鹊儿自是会尽心尽力。”  

  三夫人沉吟许久,大概是因为林鹊说的“表弟”取悦了她,“你现居何处,回头我让云儿送些家什多些帮衬。”  

  “鹊儿先谢过夫人、云姐姐。”林鹊又行了一礼,“倘若没其他事情,鹊儿先告退,只盼姨妈仔细身体。”  

  “嗯,你下去吧。”方兰一摆手,林鹊就出了门。  

  看方兰见自己的反应,完全不熟悉的样子,让林鹊心里泛起疑虑。当时林雀孤身一人前来寻亲,就算大夫人叫人把她安排在那个小院,难道就没有派人向三夫人通报一声?林雀饿死在小院里,无人探问,怎么看都透着古怪。林鹊对先前大夫人和三夫人的猜测产生了动摇。  

  等忙完后厨的事情,林鹊皱着眉头往自己小院走去,其实这都算不上小院,一间破房子,周边围着废弃破败的篱笆,两扇歪斜的木门,杂草枯藤绕了一圈,门前是一条坑洼不平的石板路,看起来真是荒凉。  

  宝宝破天荒地坐在缺了口的门槛上等她,林鹊大老远地就看到那个小身影,托着腮,一直看向她的方向。  

  唉,虽说这小鬼有时皮了些,但大部分时间还是很贴心乖顺的,林鹊快步走到门口,就见宝宝张着胳膊让她抱,林鹊微弯下腰,将宝宝紧紧抱在怀里,还在他颈侧亲了一口,宝宝欢快地笑出了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