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两个女人一个吻

第二十九章 别紧张

两个女人一个吻 平面追击 2177 2015-09-05 01:27:15

  董事长!单雨的心立马咚咚咚的跳了起来,之前给我打电话的是蓝夜的董事长!今天我要见的尤振豪这个人就是蓝夜的董事长!!!单雨有点回不过神儿来。

“进来”只听门内传来一个成熟又低沉的声音,感觉上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服务员轻轻的将办公室门推开,果然和单雨想象中的一样,不过面前的这个人要比单雨脑海里的哪个更加的有气质和内涵。

见门推开,正在办公的这位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一眼单雨,没做任何动作,又低头在哪写着东西,还没等服务员开口,这位中年男子闷着头问了一句“这位就是单雨吧?”“是的,尤总。”服务员赶快回答,“行,你出去吧。”服务员接到命令走出了办公室,偌大的办公室里就站着单雨一个人,听到服务员喊尤总,现在是肯定的确认了,眼前的这位就是尤振豪,蓝夜的董事长。跟这么大的人物见面,顿时单雨的心蹦蹦的跳。

尤总还在哪一个劲的写着东西,一直就没有抬头,这把单雨搞得很尴尬,也很紧张,坐着不是站着不是。过了好一会,尤总不经意的一个抬头,才发现单雨还在哪傻愣愣的站着,“哦,小伙子,你先坐,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听到尤总的发话,单雨才稍微觉得自己有了那么一点的存在感,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

坐在沙发上,单雨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那都不舒服,很是拘谨,偷偷的瞄一眼办公桌上的这位尤总,,一身西装革履,头发很短,搭理的干干净净,五官长得有棱有角的,尤其是那双眼睛,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知道怎么的,给单雨一种油然而生的威严,甚至都有点不敢看这个人。继续调整呼吸,一定要放松,一定要放松,单雨心里一个劲的在说服自己。这么重要的面试,可不能掉了链子啊。

十几分钟过去了,尤总还没有忙完,长时间的等待也让单雨这种紧张的气氛稍稍的减退了一点,环顾一下这位尤总的工作环境,整个办公室很大,但是里边的陈设很简单,除了自己的办公桌和几张会客的沙发以外,靠墙还有一个很大的书柜和一个酒柜,其它的除了饮水机和衣服架以外还有好几盆的植物,都长的枝繁叶茂。细细观察,这个办公室的每一处都干干净净,布置的也是井井有条的,感觉上尤总应该是一个很讲究的人。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这位尤总终于忙完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办公桌,把刚才写的文件在桌子上踮的整整齐齐的放在文件夹里,然后起身。看到尤总起身,单雨赶快站起来,之前的紧张立马传遍了全身。“小伙子没事,你坐。”说话间,尤总向单雨挥挥手,示意他坐下。然后接了一纸杯水递给单雨,自己坐在单雨对面的沙发上。

哪来的紧张,单雨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腿在发抖,手心脚心全是汗,鬓角的汗珠子已经流下来了。“你是叫、、恩、、哦对,单雨,听说你唱歌很厉害,自己也会写歌。”

“恩、是的,都是平时、、没事的时、、时候自己瞎写的。”单雨紧张的说话都结巴了。其实单雨的紧张尤总早就看出来了,看看单雨满脸的汗珠子,尤总也是哈哈一乐,“小伙子,不要紧张,我又不会把你给吃了,你看你还是玩艺术的,呵呵!”尤总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单雨觉得有点小尴尬,抬头看一眼尤总,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眼睛赶快转移到别的地方。

“这样吧,我们先听听你的作品吧,你带了吧。”

“哦,带了!”

“那行,我们换个地方。”换个地方,这是要去哪里,单雨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跟着尤总屁股后边走,一路上公司员工见到尤总都是点头哈腰的。坐电梯到负一层,整个楼道灯火通明,没有一点地下室的感觉,一路看到各个门牌贴着什么摄影棚、录影棚、剪辑室等好多个房间,

尤总带着单雨来到贴有录影棚的这个门口,推门进去,尤总把灯一打开,顿时把单雨惊了一个目瞪口呆,哇!好大啊!这个录影棚比梨花的哪个要大好几倍,整个装修一看就是超级专业的那种,在里边说话一点杂音都没有,录音间摆放的乐器是应有尽有,再看看这设备,只是一个调音台就有五六十个轨道,什么牌子的,单雨也没有见过,估计是定做的吧,单雨初步估计就这个调音台价值最起码在五百万以上,别的设备就更不用说了,这才是真正的专业录音棚啊。

尤总打开电脑,接通音响,听了几首单雨自认为自己比较好的原创歌曲,用这种专业的监听音响听,再加上这里的装修环境,单雨之前录得那些吉他弹唱里的一些毛糙的东西全都听的一清二楚的,旋律好坏先搁在一边,这音质一听就是弄着玩的东西,这会不会降低尤总对自己的看法,单雨心里是直打鼓。

尤总听完也没有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要求单雨再抱着吉他弹唱几首歌曲听听。这真是要了亲命了,怕什么来什么,这现在紧张的手都发抖,满手心的汗,摁琴弦都摁不住,这能唱的好吗?从走进蓝夜一直到现在,单雨紧绷的那根弦就一直没有松过,以前面前有上千的观众,自己也没有害怕过,有的时候观众越多还越是兴奋,现在面前就这么一个人,但却是蓝夜的老总啊,简直紧张的要死。

可是害怕也要唱啊,不唱更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尤总随手抄起一把吉他递给单雨,指了指旁边的哪个高高的转椅,示意单雨就坐在这里表演,自己退向离单雨较远的地方坐下。

单雨坐上转椅,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两只手使劲的在大腿山蹭了一下,以去除一下全是汗的手掌心。把节奏调的慢一点,琴声响起,刚开始弹没多久单雨就感觉自己的左手好像有点不听自己的话,和弦的变换很是僵硬,甚至有的时候和弦都摁不住,自己唱出的声音都有点发抖,还不时的走音跑调。

正当单雨在艰难的进行着自己弹唱的时候,录影棚的门突然咣当的一声打开了,单雨的弹唱随之戛然而止,只听一边的尤总来了一句“甜甜,你来这儿干嘛?”(本章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