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为妃

第十三章 处子有孕

公主为妃 沫云殇 2224 2015-02-17 15:24:16

    清风亭

  夜羽洁站在一旁,望着满池的荷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皇妹。”夜晨枫的声音传来过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夜羽洁回身,行礼,“参见皇上。”冷漠疏离的语气不夹杂任何的情感,夜晨枫微微一愣,夜羽洁从不喊他皇上的,果然一旦捅破,伤她太深啊。夜晨枫欲扶起她,却被夜羽洁巧妙的避开了,不禁苦笑一声,“羽洁,朕都说了何必在乎这些虚礼呢?”

  “臣妹不敢逾越,皇上有何事呢?”清冷淡漠的语气冷夜晨枫的苦笑更深了。

  “皇妹,皇兄只问你一句话,袁放有何罪?”夜晨枫也不绕弯了,直接问道。

  夜羽洁冷笑一声,“他杀了人,皇子犯法尚与庶民同罪,何况是他,臣妹不敢包庇他。”

  “你信吗?”夜晨枫直直的看着她,这很明显可以看出人不是他杀的,他不信夜羽洁看不出来,再说了哪有人杀了人还把毒药藏在身边,如今想来,一切似乎有蹊跷,似乎还有人在设局。

  “这就要交给刑部了,臣妹哪有权利过问呢?”夜羽洁突然甜甜一笑,走到夜晨枫的身边,在他耳边道,“因为他是你的人,所以他就该死。”帮他赚了一个刑部尚书,还个禁卫军统领没什么不对吧。

  说罢转身离去,只留下一抹俏丽的身影。

  所有的一切很明显是一场局中局,夜晨枫摆了一道,可背后还有人出谋划策,她太想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于是将袁放抓起来,和夜晨枫决裂,不过将计就计罢了。

  不过与夜晨枫决裂倒是真的,谁让他利用她的,于是夜晨枫就帮她做了决定了,那富可敌国的财产交给夜晨澈,本来就是为他准备的,可夜晨枫对她太好了,让她犹豫了,这件事正好让她果断一点。

  而那个宫女的死,斯却跟袁放没有关系,不过是一场借刀杀人的把戏罢了。

  夜羽洁看向自己的手指,上面的毒才是罪魁祸首啊,原本只要不吃下去,触碰人是没有问题的,可那名宫女却喝了一种名叫凌墨的毒药,原本单独喝下去是无事的,顶多伤及内脏,可以遇到她手指上的墨凌,不管是喝还是触碰,便会成为化骨散,杀人于无形。

  她不的不赞叹幕后指人的心思缜密,拿这点来杀人,再在袁放的身上放这种毒,没有人会查到她身上去,任凭袁放再怎么冤枉也无济于事,于是便除掉了皇上的心腹。

  而之所以要杀那名宫女,她猜应该还有一层关系,那个幕后主使不想让宫女跟她回去。

  到底是为什么呢?那个人与她认识?怕她从宫女那知道什么吗?

  还有那封信,很明显应该不是王淑妃写,那日羽花园一见,她没这种未雨绸缪的智慧,再说她也没理由离间她和皇上,也没有能力。

  可恨的是,当时看到那封信,她的大脑真的一片短路,居然就这么把证据毁了,毁了后才觉得不对。。。

  还有王淑妃的尸体,看身上的痕迹,应是一夜春欢,身在冷宫有怎么可能呢?

  况且那手上的红印充分证明她是假死,在江湖上有一种假死药,蔷薇宫出产,且是她研究的,有些事情他们不知他可知道,这种假死药服下后如果怀孕,便会在手腕处出现红色的痕迹,而且这种药会伤及胎儿,严重会流产。

  她猜他们或许也不知道王淑妃怀孕了吧,正巧给她这个发现,让他知道她是假死,才有机会找时间去拦她啊,刚才她也已经吩咐沉香了,皇上下旨当天就葬,正给了她时间,假死三天,若服用凌丸便会立刻醒来,一定会有人接应的,正好守株待兔,正好看看幕后之人是谁。

  ……

  夜羽洁沉思的背影越来越远,夜晨枫不禁勾起一抹冷笑,若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若不是你背后的势力,若不是他该死的怜惜的心。恐怕夜羽洁早就死了。

  突然从背后冒出一人,单膝跪地,“皇上,袁统领死了。”

  夜晨枫的冷笑更深了,“按计划走。”夜羽洁既然你如此,就别怪皇兄心狠,让你身败名裂了。

  ……

  鸾凤殿

  刚进去,一个宫女便急忙迎了出来,手中拿着一盆花,洁白美丽,有点像茶花,可似乎又不是。

  夜羽洁微微一笑,看见这盆花心情似乎好了一些,可是这花哪来的,她不记得她有这盆花的呀。

  “哪来的。”夜羽洁冷声质问。

  那宫女行礼,“禀公主,是皇上送来的。”

  夜羽洁皱眉,他们刚闹僵了,他的东西她可不信,不过这话倒真的是漂亮,不禁伸手抚摸,忽然夜羽洁似乎想到了什么,可已经来不及了,就那么晕了过去。

  晕倒之前,夜羽洁简直悔青了肠子,没想到手指甲上的毒竟然害了她啊啊啊啊。

  夜晨枫我跟你誓不两立啊,她似乎看到了她欺负夜晨枫的画面,那叫一个扭曲啊,于是乎我们的公主终于在扭曲中倒在了地上,吓得一帮宫女连忙请太医来诊断。

  夜羽洁再次醒来时,夜晨枫坐在床边,看见她醒了神情甚是苦涩,似喜似忧,想说什么却又开不了口,亲自拿过宫女煎好的药,诱哄般的开口,“羽洁喝药了。”

  羽洁嫌弃的别开头,从她情不自禁的抚摸那盆花开始,她就意识到不好了,不过那可能是第一反应,接下来的她不知道,毕竟那盆花她没有见过,自然不知道会怎样,反正她只知道她又毁在自己的手里了,讨厌的指甲,不,应该是墨凌,早知道就不涂它了,哼。

  不过这是怎么了呢?夜羽洁悄悄地看了一眼,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好奇怪呢。

  “羽洁,先喝药好不好,别跟你。。。”夜晨枫柔声说道,可却欲言又止,不仅让她心里直打鼓,到底怎么了?夜羽洁正过头来看着他,企图看出些什么,可却是无尽的怜惜。

  见夜羽洁正过头来,夜晨枫勺了一勺药,轻轻吹了吹,放到夜羽洁的唇边,笑道。“来,羽洁喝药吧。”

  夜羽洁冷笑,不知情的人真要以为他是一位好哥哥了,可是她在经历了这件事后,再这么认为就是傻瓜。

  “我到底怎么了。”夜羽洁冷声问道。

  “乖,先喝药再说。”夜晨枫哄到。

  “告诉我我就喝药。”夜羽洁说道,等等,我为何要喝药呢?

  夜晨枫似乎叹了一口气,将勺子放回到碗里,再将药放到桌子上,苦笑道,“这件事你也有必要知道,你怀孕了。”

  “什么!”夜羽洁惊悚了,冷月娆这样,她也这样,处子有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