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公主为妃

第十一章 真相:帝王心难测

公主为妃 沫云殇 2197 2015-02-05 14:34:02

    “你。。。”她想问出自己的疑问,却发现无从去问,这个人带给她太多的震惊了,从今日莫明的出现再到和亲之事,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却说不上来。

  辰风使臣还要三日才到,他却提前来到,且每一次与她相处,总能令她怦然心动,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想让她爱上他,他似乎熟知与她,连今日,她现代的生日,他竟然都知晓,着实令她震惊。

  若说他会做蛋炒饭,会弹凤求凰,一切都可用他是现代人解释,那么,她的生日,何从解释?这个世界的羽洁公主的生日根本不是和她是一天,他到底是如何知晓的呢?

  “公主要去吗?”独孤宸含笑而问,似笃定她会跟去一样。

  羽洁忽然一笑,“如果再不回去,皇兄和三哥怕要担心了,恕羽洁告辞。”她是好奇,但她不想去。

  羽洁转身欲离开,独孤宸伸手一拉,急急的话语出口,“羽洁,我。。。”却不料,声音嘎然而止,因用力过大,夜羽洁猝不及防,完全没想到他会有此动作,因此她的红唇就这么撞上了他的唇。。。

  风无声的吹过,花瓣漫舞,一对佳人伫立在花瓣舞中。。。

  独孤宸完全没有料到会如此,一时间竟然呆愣在那,突然,夜羽洁伸手一推,“啪”只听一声响声,夜羽洁一巴掌那个毫不犹豫的扇在了他的脸上。

  一向冷静自持的她,遇到他时总是控制不住情绪,她好像在害怕什么。

  多年后的一天,夜羽洁回首往事,才懂得那时她怕会爱上他。。。

  夜羽洁唇角勾起冷笑,转身离去。

  独孤宸更是呆愣了,没想到竟然没如此,费心的接近她却毁在这一个意外之中,还有他为她准备的生日礼物,怕是再难送给她了,唇角浮起苦涩的笑,同时亦转身离去。。。

  皇宫之中,夜渐沉。

  夜羽洁躺在软踏上,脑海里他的身影竟然挥之不去,还有那温润的唇,竟令她如此的怀念。。。

  夜羽洁晃了晃脑袋,向外唤了一声,“沉香。”

  一女子应声而入,正是刚刚的那个女子。

  “公主。”沉香行礼,在宫中总是会喊她公主。

  “要你查的事可查到了?”夜羽洁冷声问道。

  “是。”沉香应了一声,从身上拿出一个信封,恭敬的递到她的面前。

  今天,她为她送来舞衣的时候,她让她查兵部尚书的罪证。

  夜羽洁一笑,却没有接过来,沉香办事她自然放心,既然欠皇兄一个情,就用这份罪证去还他吧。思至此,开口道,“送去给皇兄吧。”

  “是。”沉香垂首应了,退了出去。

  夜羽洁闭上了眼睛,想睡却睡不着,又是一个无眠的夜啊。。。

  次日

  夜羽洁在内殿摆弄一些花花草草,将其汁液涂在自己的指甲之上,全殿的宫女太监无不好奇她这样做的目的。但夜羽洁不语,只专注将这些东西涂在指甲上,无色透明,让人看不去任何的端倪,夜羽洁特意加了一味原料,使其无味。

  这些可都是珍贵的毒药和解药,以备不时之需的。

  沉香已经向她禀明今天早朝的事情,兵部侍郎拿出私设刑堂,贪污受贿等罪证指证兵部尚书,帝惊怒,下令命人彻查,且有多位官员出来自愿调查此事,且在搜家之时,竟然翻出数箱黄金,金银珠宝更是不计其数。帝拍案惊怒帝,因由夜盈大婚在即,遂下旨将兵部尚书暂押天牢,于三月后斩首示众,其府上下一百多口人中男子流放,女子沦为官妓,未成年者,沦为官奴,风光一时的王家彻底落败。

  而此重惩令满朝官员不禁胆寒,天子之威树立。

  而新的兵部尚书则由兵部侍郎秦忠代替。

  夜羽洁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却又说不上来。

  忽然觉得心中烦闷,想出去散散心,将汁液涂完之后,独自出去了,沉香想说什么,却始终没说。

  御花园中,鸟语花香,的确是散心的好地方。

  忽然几个宫女跌跌幢撞的跑过来,夜羽洁秀丽的眉拧起,捉住一人,想要问,却见那宫女脸色苍白,不禁秀眉一拧,放开了她,向那个方向而去。

  一棵树下吊着一女子瘦弱的身影,眼睛睁得很大,头发蓬乱,身上的衣服沾染了不少鲜血,风吹起衣服,隐隐还可以见到肌肤上似乎有青紫的痕迹。

  夜羽洁看到时,觉得胃中一阵翻滚,转头呕吐,早上没吃什么东西,也没吐出什么来。

  忽然夜羽洁思想到什么,再次抬头看向那具尸体,眼睛忽然睁大了,竟然……竟然是王淑妃。

  夜羽洁的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抓起旁边的一名太监,问道,“她怎么会死?”

  那名太监抬头望她,竟然是御前的人,此人显然认得她,“公主殿下,王家落败,王淑妃悲愤交加,令人在皇上的膳食中下毒,幸亏皇上及时发现,现已经小夏子处死,王淑妃自知罪责难逃,自杀与此,皇上开恩,念及以前的情分,让我们以淑妃之礼葬之。”

  夜羽洁忽然愣了,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划过,松开了抓他的手,小夏子,是那天给冷月娆宣旨的人,冷月娆撕毁圣旨的事,至于冷家,她,青鸾,还有小夏子,这件事却没有引起轩然大波,显然已经被压下了。。。

  如今小夏子已死,冷家的人,她,青鸾都不会说,夜晨枫也不会说出去,那么此事跟没有岂不一样?

  借此来感化她的心灵,让她为之一动,又将王氏打入冷宫,意在让她为他搜集证据。

  因为熟知她的性子,知道她欠下的人情一定会还,如今已经有了新的人接替兵部尚书的位置,而这人一定是他的人,到最后,天下人会说,天子惜妹,不忍其受一丝委屈,还会说天子恩威并重,严惩王家却厚葬王氏。

  王氏纵然跋扈,却极怕皇上,那天在御花园已经看出来了,又怎会下毒害他?即便真是如此,冷宫与世隔绝,又是谁传的消息给她?而下毒的人竟又是小夏子,一切的一切,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忽然有一宫女跌跌撞撞的跑过来,直接跪在夜羽洁的面前,“公主,我家娘娘临死前有一封信交给你。”说罢,双手奉上一封信。

  夜羽洁打开一看,唇角勾起冷笑,手中的纸在她强大内力的作用下化为纸屑随风飘散。

  竟然如此利用他,夜晨枫,你够好的。

  惊怒的夜羽洁却忽略了那个小宫女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