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第四十四章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司水裔 1023 2015-11-20 10:16:03

    “主上,您的手受伤了。”  

  雨姬吃惊的叫出声,言暹御任她用纱布为自己将伤口包扎好,他动了动手指,掌心火辣辣的痛疼自上而下的漫延,微微皱了眉头却不是因为痛楚。  

  天边慢慢涌来团团黑色的云,光线也暗了下去。  

  “这里没你的事了……。”  

  言暹御接着饮酒,刚刚让严烈出了手,想必此时的笙碧瑶已经被带去了安全的地方。  

  雨下了下来,在窗户上击打出声,逾演逾烈。  

  笙碧瑶醒来时已是夜晚,睁开眼便是用竹子搭建而成的屋子,她躺在柔滑的丝被上,鼻子里是阵阵竹香。  

  屋内一盏小油灯,微风吹来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虚掩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风夹着一股阳刚之气向她席卷过来,黑色的大敞下是言暹御如刀削刻画过刚硬线条的五官,他径直的走向竹屋里唯一的床,夹杂着雨水的气息静坐在床沿,袍子里伸出的手轻抚上笙碧瑶的脸,火辣的鞭伤碰到他冰冷的手竟然无比清凉。  

  “别动。”  

  他掰过她正想别向内侧的脸,手强行托住她小巧而精致的下巴。笙碧瑶明媚的眸子看着他刚毅的脸:“你救了我?”  

  “我不救你谁救你?我以为你是块被扔进清水湖的小石头,不过溅起阵阵涟漪,谁知道你是砸入河里的大山,动辙掀起惊涛骇浪,碧瑶,我不该让你陷入危局。”  

  笙碧瑶轻勾唇线:“戚王殿下要的不就是惊涛骇浪吗?这世上若无笙碧瑶,恐怕也掀不起这巨石惊天的祸事,你的两位皇弟拿什么去反目成仇。”  

  她目光如剑,直指他的心。言暹御以手轻抚她脸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幸好只伤到皮肉,下手若再重的话你这张脸就毁了。”  

  毁了就没了利用价值了吧。笙碧瑶将要出口话逼回,她厌恶他的假惺惺,她于他不过是颗棋,他可曾考虑过她一丁点的感受?  

  “这是哪里?”  

  环顾四周,像是到了荒山野岭的树林,并无奢华,唯有清幽。  

  竹屋内点着淡淡的檀香,一张木制长几上放置着雕刻精美图案的古琴,琴的旁边摆着一壶,一杯,仅此而已。  

  “我常来的地方,尘世太过喧嚣,唯有这里才能给我几丝平静。”  

  言暹御的手离开她的脸,身体也缓缓站起,少了他的体温,笙碧瑶觉得周围突然变冷了许多。  

  一记古谱悠远的琴音凑起,言暹御的手拔在琴弦上,发出浑厚低沉的声音。  

  “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不送我回七皇子府中?你突然将我带走,不怕引人注目惹人怀疑吗?以后我要怎么回他府中?”  

  古朴厚重的琴音继续,绵绵不断的从竹屋中向外悠扬,他的注意力似乎全然在指间弹落间隙里的琴弦间,神情专注,仿佛天地间的一切皆不在他眼里心中。  

  笙碧瑶坐靠床沿,静静听着他弹到一曲终了方长长舒了口气。  

  他的琴音中带着与言暹罗同样压抑的情绪,似是许久都不得舒展的愁怅。  

  是她还不够了解他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