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第二十六章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司水裔 1006 2015-11-06 07:23:47

    苏越出了宫,依然憋了一肚子气。  

  回家的路上却遇到了三皇子言暹罗,言暹罗受了岑妃的训斥也决定跟礼部刑部各位大臣交好,因此看到苏越一改往日傲慢之态,主动叫住他。  

  “苏越见过三皇子殿下,殿下千岁……。”  

  “免礼,苏大人今日有兴致是来看苏贵人的吧,本王难得遇上苏大人,不妨同行?”  

  苏越到底是言暹樊的岳父,对于三皇子的主动示好也起了防备之心,再说心里窝了气,并不想跟谁多谈,于是再行了个礼:“谢过三皇子殿下,不过下官还有要事去进谏皇上,所以……。”  

  言暹罗本欲发作,被身边的谋士项子羽轻摇头以示不可,便按捺下性子:“父皇刚好在御书房,苏大人可是为了近来科考的事奔波?”  

  苏越张嘴,想了想还是决定闭口不言。丁桑仁已经报怨过三皇子对尚书大人的无礼,他亦不知三皇子突然对自己示好是何用意,又见他谈及科考一事更是不愿意多生事端,恭着身子只是不答。  

  “行了,本王不过是随便问问,你有事你忙去吧。”  

  言暹罗碰了一鼻子灰,怏怏不乐的带着项子羽走了。  

  “苏越最近有些奇怪,好端端的来找苏贵人干什么?”  

  言暹罗不以为意项子羽的话:“那有什么奇怪的,他们是兄妹。”  

  项子羽是岑妃安插宫中多年的谋士,若非太子倒台她也不会让他来辅佐言暹罗,以往项子羽一直以三皇子门客身份寄居在三皇子府,并不受待见,岑贵妃倒是处心积虑的将他安置在内务府,事实上他是岑家的族人,为了隐藏身份岑妃便为他改了姓。  

  “殿下,话可不能那样说,属下多年来在广储司当差,所有宫里各位贵人娘娘的金银奉禄,赏赐银钱可是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的,宫里哪位娘娘得宠,得到的赏赐就多,不得宠的自然就少了。虽说苏贵人与苏越是兄妹,可苏贵人在宫中并不得皇上宠爱,苏越又有什么事要来找苏贵人呢?刚刚看他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不像是公事,很有可能是家事……”  

  “家事?”  

  言暹罗平日里并不关心朝堂之事,毕竟言暹御的风头无人能及,他自小就没生这份争权夺位之心,岑妃也是看得明白世事的人,自然也不曾教过他什么,因此,对于项子羽说的话还是不能理解。  

  项子羽看他一副茫然的样子,心里自然失望,同时又得意自己日后定对三皇子起着很重要的作用。  

  “苏越的女儿苏芳锦嫁给了七皇子,苏贵人又不得宠,苏越自是不会找她去吹皇上的枕边风,所以,肯定是七皇子与苏芳锦之间出了问题了。”  

  言暹罗摇了摇头:“我那个皇弟除了打仗就是窝在府中不出门,若不是父皇还肯派点差事给他,宫中几乎都快忘了还有个七皇子了。而且他生性就不好色,娶了苏芳锦之后也是相敬如宾,能有什么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