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第十四章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司水裔 1094 2015-10-31 08:41:31

    夜凉如水,言暹御起身捞过床上的披风披在笙碧瑶的肩膀上,她也不道谢,只当一切都是自然。  

  “你的小腹若有变化,你打算怎么跟我的皇弟解释?”  

  “自然是我与心上人的孩子。”  

  “你有心上人?”  

  言暹御挑眉,心中无端生怒火。  

  笙碧瑶从他手中重新取回孩子的襁褓刺绣,她日夜无事只忙着这个了,半天功夫就已绣了个福娃的脑袋。  

  “戚王不也有雨姬那个红粉知己?再则戚王还是太子时就已有了太子妃,也是有家室的人,身边红花如海,颜粉四处,我笙碧瑶算不上天仙国色也长得还过得去,有心上人又有什么奇怪的?”  

  言暹御忍住眉心一点火猛的捏住她小巧的下巴,逼她直视他灼热的眼。  

  “你可恨我?”  

  “恨?从何说起?我腹中虽可能有你的骨肉,即便没有你也会让我怀上,否则不会冒着被随时逮到的危险潜入王府。我的心依旧属于我自己,心尖上是谁就是谁,跟腹中孩儿没有关系,你我都只是利用它,你利用它让我对你惟命是从,因为你知道女人心最慈软,而我不甘愿被利用,以现在的情形我并没有能力办到,只能任你摆布,让自己目前的日子好过点,仅此而已。”  

  言暹御的手放过她的下巴,突然将她打横了抱起。  

  “审时度势,果然没错。你究竟还有多聪明,日后本王有的是机会了解,有件事还真让你说对了,我不能确定你能怀上我的子嗣,所以定要你日夜承欢,受我恩露,直到你真的怀上我的孩子为止。”  

  笙碧瑶以手肘抵住他早已欲火中烧的下腹:“你就不怕日后我利用腹中孩儿来逼你就范吗?”  

  言暹御邪气一笑将她扔到床上,而后用力撕扯着自己的衣服。  

  “你也说过本王早立妃子,又红粉天下,一个孩子算得了什么?我要多少有多少,到是你,怀了一个也是心头肉,本王又何必担心这个?”  

  “言暹御,你不是人……。”  

  笙碧瑶终于动了怒,她隐忍已久,以为用言语激怒言暹御,让他知晓利害,对她有所防备忌讳,甚至手下留情或者换过目标,谁知他不为所动,一意孤行,完全不中她的计。  

  她的心是那个人的,身体原本也打算留给那个人,如今却受这恶魔的摆布,怎能不怒从心起,恨意满胸。  

  “一将功成万骨枯,你比我更明白这个道理,笙碧瑶……。”  

  他堵住她的小嘴,放下蚊帐,留一室氤氲春光温暖秋过冬初之夜。  

  一场欢爱过后,全身潮红的笙碧瑶感觉整个人都被折腾得快散了骨头。言暹御搂着她裸露的肩,用丝绸缎锦将她的身子掖得严实,怕她着凉。纵然窗外已泛白,离天明不远,他竟不舍离去。  

  香罗锦被,温玉暖乡。  

  笙碧瑶到底不是平常女人可比,就连向来不贪恋女色的言暹御也心生不舍。  

  “自古红颜多祸水。”  

  他喃喃自语,终于起身要离开。  

  笙碧瑶勉强从床上撑起半边身子,乌发像丝缎般垂泄,银白月光交织着烛光映得她如梦似幻。  

  “你,需要真正的贴心人侍候了。”  

  他轻摸了她的下巴,穿上黑衣大敞飞身窗外,消匿于夜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