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第十章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司水裔 1086 2015-10-29 14:34:13

    选秀大典从开始到结束整整用了三个时晨,结束后众人退朝。  

  皇后回到凤鹫宫屁股还没坐热,言长歌就风般的刮了进来。  

  “你大老远从景过来应该先去给你父皇请安才是,怎么倒先来我这了?”  

  “母后应该早就猜到。”  

  皇后冷哼,躺在卧榻之上任宫女为自己捶着腿。  

  “父皇从来就不待见我,好像我跟他有仇似的。”  

  她左右环视了一圈:“暹御呢?”  

  “哼,你回大禹不找人事先通知你父皇和我一声,来了又只问暹御……。”  

  “母后,我是替您着急哪。您怎么也不劝劝父皇,这太子说废就废,您苦心经营这么多年不是白废了功夫嘛,说到底暹御不是您亲生的,早知道他靠不住……。”  

  “住口。”  

  皇后微愠,阻止她再胡言乱语。  

  “说吧,你这么好心的过来不是问弟弟被废这么简单吧,我以为你做了景的皇后会知道收敛,谁知道还是这么毛毛燥燥的。”  

  “母后……。”  

  言长歌禀退左右,坐到皇后身侧。  

  “暹御被废您就这么算了吗?我人嫁了出去心还在母后身边也不见母后有半分感动,反而受母后的指责,暹御终究不是您亲生的,说不定这事他早就知道,又怎么会为母后的将来做打算呢?”  

  皇后轻合双目假寐:“那依你说要怎么办?”  

  言长歌面露欣喜的跪在皇后面前,用手为她捶腿:“我的夫君啊,母后可有想过他?”  

  “他?他不是在景当王当得好好的吗,还用得着我来想?”  

  “母后……。”  

  言长歌继续撒娇:“炎琪是景的王没错,可是哪天我能当上禹的女王,那我们不就有两个国家了吗?”  

  皇后睁开了眼,脸上没有起丝毫的波澜:“这话是炎琪来让你说的吧。他想得倒好,让你来游说我把所有的皇子连同你父皇一起不费一兵一卒的干掉,他一人坐拥两个国家,还让你来当傀儡,我的好女婿,好女儿,比起暹御这个不是亲生儿子,你们还更让我纠心。”  

  言长歌被抢白了一顿,脸上有些挂不住:“母后怎么能如此说女儿,女儿也是为您着想,暹御是裕妃的儿子,他知道后登上帝位还真的会于心里尊您当皇太后吗?恐怕裕妃的灵位早就进太庙按太后之尊供奉了。”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去见过你父皇之后再来我这吧。既然回了娘家就多玩几天,几天之后炎琪若不派人来接你我自会安排人送你平安到达景国。”  

  “母后……。”  

  言长歌还想说什么,皇后挥了挥锦缎袖袍:“我累了,你跪安吧。”  

  言长歌见母亲已不再理会她,讨了个没趣,只得先行告退。  

  言暹御人在赏悦阁饮酒观舞,人群中穿插而过的严烈来到跟前,酒盏在手,心与耳朵却在严烈的小声嘀咕上。  

  “长公主进宫可说了些什么?”  

  严烈道:“宫女都被皇后与公主禀退,我们的人也只敢暗中偷听,隔得远了没听清什么,只知道长公主似对殿下被废之事有所不满。”  

  言暹御眯起凌厉的双眸,轻啜杯中酒:“难道她还有心帮我恢复太子之位不成?让人继续监视长公主。”  

  他扬手,严烈不再多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