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第七章

江山为界,狠心帝王绝情妃 司水裔 1079 2015-10-23 13:10:51

    他虽渐老却不昏庸,偏爱言暹罗的母亲岑妃,那偏爱也未落到言暹罗头上,他有些才情,性子并不温和。不是治国之才,与皇后只余夫妻之情,言暹御的才华,见的都在诸皇子之上,何况裕妃是当年最得他宠爱的妃子,于私心他对言暹御还是有些偏袒。  

  皇帝开口,两人都住了嘴。  

  于是,所有人的心思都放在这些看着眼花缭乱的秀女身上。  

  什么被废太子,什么七皇子,全都抛到脑后去了。  

  皇帝可以抛到脑后,朝堂上的皇后、岑妃还有言暹罗可没有忘记,至于言暹希除了出言帮过言暹樊一次之外,对于其他的事仿若未闻,他的母亲向来多病不出门,也很少卷入后宫斗争之中,毕竟没人会去关注一个随时就会去阎王那报到的人。  

  至于言暹希本人亦不是什么狠辣的角色,很多时候倒像是风吹两边倒的墙头草。如此也没有多少人会将他放在眼中了。  

  “长公主殿下到……。”  

  殿外内侍官高喊,朝堂上几位参与秀选的大臣与众皇子,嫔妃无不微微惊讶。连皇帝也看向皇后:“歌儿怎么来了?”  

  皇后启唇,想了半天的话又咽了回去。她自然知道她为什么来。  

  皇帝忍着一口气,无奈道:“宣。”  

  长公主言长歌头戴金步摇,一身金色凤袍,雍容自不在话下。  

  两年前大禹与景联姻,两年前的太子已是现在的景王,而妻随夫贵,言长歌自然变成景国母仪天下的皇后。  

  “儿臣叩见父皇。”  

  “免礼,赐座。”  

  皇帝不待言长歌开口言语,马上吩咐赐座后将脸转身司仪内侍:“开始发珠花吧。”  

  言长歌为女儿身,性子却出奇的刚烈,她是皇帝的长女,也是众皇子皇女之首。以前对于父亲的不对之处毫不避讳的出口指责,半点颜面不留。皇帝对她是即头痛又没办法,也怪自己当初不应该因为她是第一个孩子就从小宠得无法无天,到头来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所幸还是太子的景王有次与他出游共猎,就看中了女扮男装的言长歌,知道她是女儿身后死活要娶她进门,皇帝这才丢了这个烫手山芋。  

  但每每思及言长歌的个性与对他的顶撞,他心中依然唏嘘不已,巴不得有生之年少见到她。  

  言长歌的座位安排在皇后身侧,她早闻同父异母的弟弟被废,又听说父亲要大选秀女充盈后宫,早就在景待不住了,想来找父亲理论言暹御之事,顺便阻止他再添宫人,哪知回来的时候秀选已开始,皇后自是不会让她在朝堂上胡来,硬生生的按住她的手,不让她有所作为。  

  选秀大典一如既往,没有多生波折。  

  言暹樊退了朝,连朝服都等不及换就直奔自己的卧室。  

  “七皇子殿下。”  

  见他进来,婢女们纷纷跪下行礼。  

  “她怎么样了?”  

  他脱口而出,床上的人儿双目紧闭,其中一名婢女启唇缓缓相告:“启禀殿下,这位姑娘已经退了烧,睡着了。”  

  “她发烧了?”  

  他难掩脸上的焦急之色,以手探她的额头。  

  “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可以让殿下你如此关心,你可有放我在眼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