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独角戏

第十三章 千里寻人

独角戏 汉有乔木 3301 2014-06-10 12:02:39

    顾桁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停地打电话。

  回应他的却还是那句话: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若是他昨晚和程慕一起,或许就不会让她一声不吭地消失。

  今天头脑不清时,忽然看到了段流年怒极反笑的脸,“程慕要是出了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而后,便是毫不留情的拳头。

  顾大天王片与段小天王发生冲突,爆料出去,估计又是一场惊涛骇浪。

  顾桁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听着忙音,心像是空掉了一块。关于程慕的许多事情,他似乎都不了解,至少,比眼前的这位了解的少。

  “你不用打了,程慕这个时候不会接你电话。”段流年注视着前方,脸色难看的要命。

  他手边放的是在路边报亭买的报纸,无一例外,头条全是程慕大名。

  顾桁迟疑着拿过了一张来看,“这些消息?”

  段流年的表情忽然变得痛苦,“是真的。”

  “程慕的确是关家的女儿。”他顿了顿,再次开口,“但是是个私生女。她妈妈是C市的一个音乐教师,当年有段时间,为了养家,做了些......一般人看起来不大正经的事,于是有了程慕的存在。程慕十三岁的时候她生了病,临走前将程慕托付到了关家。”

  也是在那个时候,段流年才知道程慕这个人的存在。

  他第一次见程慕的是在关家举行的一场party上,他因为大哥段渊和段家现任当家段木的矛盾烦躁不已,不小心就多喝了一点。跌跌撞撞跑去找卫生间,却无意间进了程慕的屋子。他清楚地记得,那个刚刚上初二的女孩子,在看到他第一眼时眼里的惊慌。

  后来,程慕十七岁,上了S大音乐系,直到两年前,她背着双肩包,站在已经小有名气的他面前说:我要进娱乐圈,但是他们不让。

  他只当她是说着玩,还说:“你想进?要不看在你我关系不错的份上我帮帮你。”

  谁知,几日后她真拿着一张纸,对他说:“我和关家脱离了关系,段流年,你可别帮我,我得靠自己走上娱乐圈的顶峰。”

  往事历历在目,段流年却有些想哭,他这一辈子,倒贴过来的女人不计其数,这其中,才貌双全的,活泼可爱的,身家相当的不是没有,偏偏,他心里只念着一个不听话,倔强的要死的女人。才不过二十出头,就整了一堆麻烦过来。

  他烦躁的扒啦扒啦头发,桃花眼里血丝愈发显现。

  把车开到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里面。熟门熟路在一栋楼前停下,他拉开车门,头也不回地对车内人道:“下车。”

  程慕所住的这栋楼里住的都是些工资一般的白领阶层,这个时辰,大家都在上班,楼道里空空的一片,半天也不见个人。

  等段流年按下电梯键,顾桁才后知后觉地问:“她会不会不在?”

  段流年道:“我也不知道。”

  安离那边没有,其他的地方她也不会去,唯一有可能的,就是这里。

  程慕住的是最顶层。段流年下了电梯,正要按门铃,门却自动打开,露出安离和纪皓之憔悴的脸。

  四个人相顾无言,最后,还是纪皓之先打破僵局,“你们先进来。”

  程慕卧室里的东西都有动过的痕迹,看来是已经回来过。段流年半躺在沙发上,捂住脸,说:“你再想想,程慕她可能去哪里?”

  他是真累了,找一个程慕,比他演整整一部电影还累

  纪皓之拥住安离,不太确定地说:“会不会回了老家。”

  安离眼睛一亮,“多半是。”

  话音刚落,一个身影已经跑了出去。安离指着门口,“他.....”

  “他喜欢程慕。”段流年放开手,怕她听不清似的又重复一遍,“安离,他也真的喜欢程慕。“”

    顾桁推了所有的通告,不顾车子外面言漠的哭天抢地,二话不说发动了车子。

  C市距S市上千里,要是以往,定个机票就能飞过去。但如今的形势不同,他只能开车。

  一天一夜没合眼,他累的不行,然而,心里仿佛有一股力量,告诉他要立刻找到程慕。不然,他会错过什么重要的东西。

  程慕抱着路边玩耍的小朋友帮忙在花店里买的一捧康乃馨,找到程静月的坟墓,靠着坐下。

  石碑上程静月温婉地笑着,和程慕脑海中的样子一模一样。

  “妈。”程慕抚摸那张照片,手触到的地方一片冰凉。鼻子一酸,她立刻流了泪,“对不起。”

  对不起,我连累你身败名裂。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话,好好照顾自己。对不起,我连累了不相关的人。

  程慕最后趴在墓碑上,终于失声。

  她从来不觉得为自己生活有什么错,可前天那新闻一出来,她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她不该抱着侥幸的心理进娱乐圈,不该拿着已逝至亲的名誉作赌注,不该放任自己在名利中沉浮,她是真的后悔了。

  眼前水雾一片,不久之后,天空淅淅沥沥下起了雨,冰凉的雨丝打在身上,刺骨的冷。

  程慕又说了会儿话,才站起来。她坐的久了,突然这么起身,眼前一阵阵发花。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眼前又出现了幻影。程慕发愣地瞧着那人越来越近,看着那人拥她入怀,吃吃地笑出声。

  “顾桁。”她叫他的名,说:“我喜欢你,但我不敢了。”

  顾桁敏感地觉得程慕不对劲,但是没说话,只抱住她,听她一遍一遍的重复:“我喜欢你,但我不敢了。”

  程慕最后被顾桁抱回了家。

  地址是安离给的,钥匙是他从她包包里找到的。

  她淋了太多雨,加上太久没合眼,被他抱着上车前已经神志不清。他没办法,只得这么做。

  屋子比着S市的那套小了十几平米,但是很干净。顾桁找到卧室,将程慕放上去,摸到她湿透的衣服,皱了皱眉。

  “对不起。”他凑到程慕耳边说,然后从衣柜里找出干净的衣服给她换上。

  饶是如此,一个小时候,程慕身上还是起了热。

  好在屋内有备用的医药箱,里面有几种常见的退烧药,生产日期最早是在一年前,倒是能用。

  顾桁抠下两粒能混在一起吃的,碾碎,和热水搅拌在一起,用小勺盛着,一口一口吹凉了喂程慕喝下。

  程慕梦到顾桁因为自己被粉丝骂的体无完肤,无论她怎么澄清,怎么道歉都是无济于事。

  她吓得惊出一身冷汗,猛地弹跳起来,愣了足足五六分钟,才感觉到有一道门口有一道实现定在她身上。

  “你醒了。”顾桁端着一碗粥,淡定自若的坐到床边,温柔地说:“你先把粥喝了。”

  “嗯?”

  她迷糊的样子极是可爱,顾桁忙了一夜,此刻终于感觉到心中某个东西尘埃落定。

  他想,如果一辈子这样倒也不错,他每天起来,笨手笨脚地做了饭,给程慕吃,哪怕只是一碗普普通通且味道不好的小米粥。

  程慕觉得自己在做一场梦。可顾桁的声音,骨节修长的手传递在她手心里的温度是那么的真实,由不得她不信。

  “你不想喝?是不是还不舒服?”顾桁见程慕迟迟不动作,以为她还没好,便放下碗,自顾自挑开她散落的刘海凑上去,额头对着额头,十分亲密的姿势。

  程慕松开紧握的手,掐胳膊。

  生过病的身子,感官还不怎么灵敏,她再加了点劲,感受到丝丝缕缕的疼漫上心头,才相信昨天原来是真的是他。

  随即,她的视线定格在宽大的睡衣上,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顾哥......”程慕艰难地发出微弱的声音,“谢谢你。不过......你可以走了。”

  顾桁没有动,他拿开她的手说:“程慕你看着我。”

  程慕震惊的抬起头,“我会毁了你的事业,你快些走。”她还没忘记,那些新闻对她的报道。而且,她相信,没一段时间,她的身世风波根本静不了。

  顾桁的事业如日中天,她不能任性自私地毁了他的一切。

  即使她进娱乐圈是为了有朝一日和他同台飙戏,是为了他有一天注意到自己。

  是的,她承认,两年前放弃前途无量的学业与SU签约是因为顾桁,她喜欢他。不是因为一个粉丝简简单单的盲目崇拜。

  顾桁从床头抽出一张纸巾,吸去程慕脸颊上的泪,“你说你喜欢我,是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程慕用尽全身的力气甩开顾桁,红着眼,像是个受了伤的小兔子,脸上是少见的咄咄逼人,“我从来没有喜欢你,你快些走。我们家不欢迎你。”

  顾桁哦了一声,说:“可我喜欢你,程慕。”

  说完,他摊开手,“你不要问我为什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你就占据了这里。”他指着胸口,第二粒纽扣所在的位置,“我总是不由自主的关注你,看你受伤会着急,得知你不高兴了会难过,并且我每次吃你做的饭会觉得幸福。程慕,你告诉我这是不是喜欢。”

  程慕没法回答他。顾桁是她平生喜欢的第一个异性,她从来都在背后默默的喜欢,没敢奢想他也会喜欢自己。

  “程慕。”顾桁搂住她,“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

  他的表哥苏子修——SU娱乐的总裁已经在半个小时前打电话过来,说公关部已经启动了公关策略,为程慕澄清,而且DN娱乐那边,段流年那个二当家也在发动自己的势力帮助程慕。

  生母是歌女怎么样,是豪门的私生女又怎么样?

  没有人能决定她的出身,同时,也没有人有权力因为一个人的出身对其进行攻击。

  不可否认,娱乐圈内有黑暗,潜规则,它能打击得一个人恨不得死过去。

  但同时也有光明。

  如果程慕的未来一片黑暗,那他顾桁,愿意做一盏永不熄灭的灯,陪伴她走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