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独角戏

第九章 简单生活

独角戏 汉有乔木 2303 2014-06-06 12:38:58

    医生正式宣布无事的那一天,程慕瞒着其他的人搬进了顾桁T市的别墅。那里离片场不远,开车一个小时便能到达。

  她的东西不多,即便是成了女二号,也照旧是一只双肩背,一只装满了书的箱包和几套衣服。

  对于一个明星来说,实在太简陋了。顾桁看了不禁失笑,接过那只笨重的书箱,笑道:“你这是在搬家么?”

  程慕回头锁门,“出来拍戏,要那么多衣服有用?”

  没料到她病好了一次之后会出口堵他,顾桁故意静了静,才道:“是不用。”

  程慕笑笑。恢复之前的姿态。

  其实,她还有行李。但是,她看着那些价值不菲的衣服珠宝,总会觉得迷茫。索性,便让助理放在了她的保姆车中,眼不见为净。

  那晚的事情他们谁也没有再提起。他们继续在除了二人之外的一切人面前扮演情侣,那些猝不及防的亲密举动顾桁做的越来越自然,程慕也渐渐习以为常。

  八月过后,天气转凉,《暮色如旧》拍摄也进入到最后阶段。其中主要的拍摄现场从将从影视城转到西北地区。

  程慕和简安雨的戏份全部在影视城,不用随着剧组跑去西北的沙漠地带受风沙侵蚀之苦。顾桁和段流年两位“心怀天下”的男主角就不同了,他们有战场厮杀的戏,要穿着铠甲在沙漠里呆上至少半个月。

  今天是剧组离开影视城的最后一天,同时也是程慕的最后两场戏。

  第一场是被杜婉清推入湖中勉强得回一条命的梁妙在秦祁澜如昔的目光中心灰意冷,嫁给昏迷期间衣不解带照顾她的杜忘尘。

  第二场是梁妙在花园里被心理扭曲的杜婉清害死。

   程慕在服装设计师和助理的帮助下穿上足有六层的厚重新娘嫁衣。

  不同于传统的凤冠霞帔,这套据说做了整整几个月,花费几十万定做的衣服仿照当下年轻人最爱的古典游戏中的嫁衣样式,大红色的外裙上通通用暗色的线绣上凤凰,古朴却又不失大气。而整套头饰,也没有那么多花哨的珠子,只在最顶端嵌了一颗纯色的珍珠,简约大方。

  程慕肤色偏白,火红的嫁衣下,益发衬得娇俏可人。

  等那边姗姗来迟的新郎穿好衣服,程慕被助理扶着走到大堂外。

  段流年平时吊儿郎当,穿着嫁衣也没改变多少,随手拿着临时的扇子那么一摇,反而更加邪魅。

  “段流年。”季南扔过去一个杀气腾腾的眼神,“你给我好好拍戏,扇子扔了,还有不要想着整些幺蛾子。”

  然后,手指一偏,指向程慕……身后的助理,“你给她盖上盖头。”

  没发现现场一群男人的眼睛都看直了吗?

  心思转了一圈,季南最后瞟了一眼顾桁。拍手,开机。

  成亲的戏无非是扮演新郎新娘的人按照程序跪上三次,其他的演员好好配合配合就好。但今天这一场,是某些影视剧中常见的狗血新婚别离剧。

  若是按照旁人的想法,一般的难度来拍,季南这个最年轻名导的称号就虚了。因此,程慕和段流年两位不得不也必须被折腾。

  吊着威亚和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打斗,之后受伤包扎的折腾也就算了,偏偏最后有一场缠绵的吻戏。

  程慕活到二十一岁,男朋友没交过一个,所谓的初吻,自然还没有献出去。

  受儿时教育的影响,程慕始终认为她的初吻要给最爱的人。这不是所谓的贞操情节作祟,而是她的底线。

  可今天,她要把初吻给近似于青梅竹马的段流年。

  第二次补过妆后,吻戏开始拍摄。

   程慕惴惴不安地半靠在段流年怀中,闭上眼,手指无意识的抓紧了身下的衣服。

  段流年视线若有若无的在某处巡荡一个来回,挑眉笑了笑。而后,上半身深情款款地下移。

  二十厘米,十五厘米,十厘米,五厘米,两厘米……

  “停!”

  两人嘴唇将碰未碰之时,季大导演不识相的打断。

  “程慕,你表情太僵硬,再放松点。”

  第二次拍摄。

  五厘米,三厘米,两厘米……

  “停。程慕,你再放松一点。”

  第三次拍摄。

  三厘米,一厘米……

  “停。程慕。我说了多少次,你怎么就不会呢?”

  ……

  第二十次开始,

   “停。”季南一肚子火,苦于力气不足发不出来,反而审视着程慕可怜兮兮,“程慕…...”

  “对不起,季导,我再试试……”

  程慕急得出了一脑门的汗,脸上的妆早花了。季南看她也不容易,便摆手喊她过去,“程慕,新人拍吻戏可能不习惯,但你必须适应。”

  “季导”程慕不好意思地笑,神情局促不安:“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季南按灭吸了一半的烟,忽然突发奇想,“不如,换个场景,换个动作。”

   季大导演向来说一不二,立即指挥灯光师,摄影师把道具搬到院子里。

  原本设定的围观人员通通去掉,只留程慕和段流年二人。至于动作,热吻变成了温情的亲吻额头。

  剧本细节改变,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只有一直跟着季南拍戏的副导比较淡定,对新来的摄影师道:“习惯就好。”

   这一场果然比较顺利,两次通过。只是不知为什么,导演喊卡的那一刻,段流年的脸色不大好。

   当天晚上十一点四十分,程慕所有的戏份拍摄完毕。

  等回到顾桁的别墅,已经是凌晨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客厅,程慕换上鞋,转身走进厨房。他们两个晚上都没吃饭,饿着肚子等到明天吃早饭的话,对身体不好。

  抓一把米扔进锅里,放入适量的水,用最简单却最能保持食材原有营养的方法熬煮。等待成熟的功夫,从冰箱里找出剩余的菜,切切炒炒,不多时,几盘卖相极好的家常菜出锅。

  关上电饭煲,盛了米,那边顾桁刚好洗了澡出来。

  “我来!”

  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顾大天王这些日子学会了端盘子,每次一到程慕做完饭,必定亲自将饭菜摆上桌。

  程慕习以为常,淡笑着点点头,脱下围裙,回房间换衣服。

  配合默契的两个人完全没有发觉他们的举动好像生活了许多年的老夫妻。

  “你明天回公司?”

  咀嚼米粒的嘴唇抿了抿,“嗯,桐哥帮我接了一部电视剧,明天下午去试镜。”

  “没有电影剧本?”

  “有。但是没有太好的。”帮对方又加一勺米,程慕道:“让季导帮忙参考了一下,觉得还是先拍着电视剧。”

  毕竟,在接到下一部好的电影邀约前,她不能任由档期空着。明星拍摄的影视剧质量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因为所谓的质量任由自己的出镜率暴跌。

  顾桁嘴角微微舒展,“别墅钥匙你拿着,以后拍戏可以住在这里。”

  程慕不作推迟,欣然接受。

  第二天,两人一前一后,分道扬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