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独角戏

第三章 惊艳男二

独角戏 汉有乔木 2137 2014-05-29 23:18:48

     下一场是男二杜家少爷杜忘尘与表小姐梁妙的戏。

  杜忘尘的扮演者是年仅二十三岁的段流年,SU娱乐公司对头DN娱乐公司的当红小天王。

  此君长相俊美,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嘴角时常携着弧度完美的笑。亦正亦邪,放荡不羁,正是时下最受年轻女孩和某些男人喜好的类型。

  段流年刚刚发了新专辑,这段日子一直在各地宣传,电影的开机仪式,首日拍摄,通通缺席。

  好在他还有时间观念,在需要出场前半个小时赶到现场。

  程慕刚下场,立刻有化妆师上来补妆,她今次是女二号,在剧中的戏份仅次于两位男女主。公司昨晚得到消息后,连夜指派了经纪人和一个专用化妆师。

  一前一后,待遇迥然。

  程慕感叹的同时,只能感谢安离死活替她争取了这戏。

  “程慕。”段流年整好行装,在经纪人和助理的簇拥下上前打招呼,熟稔的样子引得其他人侧目。

  目光越过段流年,程慕哂然,“段流年段天王?”

  语气介于肯定句和疑问句之间。

  顾桁停下脚步,转向说话的二人。

  “是我。”段流年左右回望,不怀好意,“你演的是哪位?路人甲还是路人乙?或者是路人丙?”

     “说什么呢?”程慕瞪他,手中的手帕甩的啪啪响,“难道我不能演女主角?”

  第一次见到偶像的化妆师早在段流年出现的那一刻手脚僵硬,听着这二人的话,嘴张的能吞下一个鸡蛋。

  这二人熟悉?

  紧随着段流年到达的安离瞅着化妆师,心说亲爱的你真相了,这两人何止认识,简直是是知根知底。

  段流年灿然一笑,自魂飞天外的化妆师手中抽出化妆笔,作出描眉的姿势,“那程小姐,你演的是女三号?”

  女一号非简安雨莫属,女二号是他同公司的师妹汪亦菡所演,他左思右想,觉得程慕只能演女三号。

  程慕不语。

  段天王得意,“我猜对了?”

  程慕微笑。

  一股寒气从背后袭来,段小天王打个喷嚏,“你带了谁来?该不会是...安...?”

  程慕加深笑容。

  “你是说我吗?”手搭到段流年的肩上,安离一字一顿,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段小天王暴跳,“你...你不是在...”

  嘘,安离摇中指,“你可以制造绯闻让我们阿慕出名,但绝不能爆我的新闻。亲,爆我老底什么代价,你应该深有体会。”

  “如果可以我早爆了。”段小天王委屈,摸摸鼻子识相地离开心目中的安魔女两米远,临走时不忘还人化妆笔,“那啥,程慕,你好自为之,跟这种人交往,折寿太多哈!”

  安魔女挥拳。

  镁光灯下面对媒体应对自如的段小天王急急忙忙逃走。

  周围看客大跌眼镜。

  其中以季南季导演和两位主角最为讶异。

  似乎从昨日开机开始,程慕一直在给他们制造话题,先是戏里戏外不一样的表现,再是和段流年看着不一般的关系。

  如果说昨日顾桁只是对程慕稍稍感兴趣,那么今日此时的他,对程慕这个人,连带着她的一切都很好奇。他很想知道,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明明有个红透半边天的好友,却一直无声无息。至少在他昨日进剧组之前,是不知公司有程慕这个人的。

  还有段流年和她的关系似乎不一般,那般熟稔的表现,不会是普通朋友所有的。

  她这个人,浑身上下是谜。

  吓走段流年,安离得意洋洋,推开杵在一旁石化的化妆师,兀自请求夸奖“怎么,姐姐的功力还好?”

  我们的程慕程二号认真思考之后翘起大拇指,“何止好,是忒好了,您老人家要加入影视圈,奥斯卡奖都非您莫属。”

  “这倒是真的。”心魂在金光闪闪舞台上飘荡的安助理顿首,深以为然。

  程慕对自家助理的认识再高一层,无力吐槽,整整衣摆,跑去拍戏。身后留下一堆等着看后续故事的观众暗自揣测。

  也许是程慕出演名导电影女二号的消息太过劲爆,和她对戏的段流年小天王出场时太过惊讶,一着不慎踏空,掉进了池塘里。

  正值三月,天气微凉,他这一掉,掉出了说不上大也说不上小的感冒。

  明星生着病拍戏在圈内随处可见,但季南是个完美主义者,容不得电影内有半点瑕疵,于是决定一日内关于杜家少爷的所有戏移到隔日拍,段流年被放假一日,美其名曰好好养病。

  剩下的是程慕和顾桁简安雨三人的对手戏。

  “梁小姐。”秦祁澜自桥上缓缓而下,手拿一管碧绿洞箫,月白色的衣袂翻飞,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梁妙一张小脸涨的通红,“秦...秦公子。”

  秦祁澜眯眼,玉白的手指骨节分明,“梁小姐可是在赏花?”

  眼睛瞟到湖畔幽幽绽放的山茶花,梁妙羞涩地点头。

  秦祁澜微笑,端的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早听婉清说梁小姐喜欢山茶花,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秦祁澜说到杜婉清的时候,梁妙身躯一震,提起的脚不稳,直直下摔。

  “小心。”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搂住身下人的手僵住,片场死一般的静。

  三秒钟后,两道惊天吼叫声震慑天地,“段流年,你给我去死。”

  浑然不觉破坏了表演气氛,浪费了胶卷的段小天王抽抽鼻子,接过助理手中的热牛奶,漫不经心说:“不是已经拍完了么?”

  季大导演扔出一卷胶卷,“段流年,去你的拍完。”

  安离随后扔出半卷卫生纸,“姓段的,你打哪来给我往哪去?”

  被两道火辣辣的目光盯着,段流年惊悚不已,拉着自家助理灰溜溜的离开。

  没了捣蛋的段某人,剩下的拍摄非常顺利,一个天王,一个天后,一个深藏不漏的新人将爱慕,痴恋演绎的风声水起。

  可怜工作人员,眼巴巴地等着吃饭。怎奈他们导演兴致勃勃,势要所有场面一条过,只好撑着饿,哭哈哈期待拍摄早点结束。

  “妙。”杜婉清执起梁妙的手,“你我自小一起长大,我待你如何?”

  余光扫了秦祁澜一眼,梁妙咬唇,“清姐姐带我如至亲姐妹。”

  杜婉清满意地揉了揉梁妙的头发,“你记得就好,下去吧!”

  梁妙走出杜婉清的闺房。

  “卡。”

  拍摄结束。所有人发出类似于哀鸣的叫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