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恶魔王子远离我

第十三章 你太自私了

恶魔王子远离我 小鬼精灵Yan 2972 2016-07-20 14:32:37

    第二天,所有人都早早的起床了,要去贝尔湖。因为昨晚冰梦言的一番话,夜梓璇好像没有了之前的兴致。  

  “你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啊?”上官子谦发现到了夜梓璇的不对劲,关心的询问道。  

  “没事。”夜梓璇的态度似乎有些冷淡,松开了上官子谦的手。说实话,夜梓璇还没找到可以解决的办法,心里还是挺着急的,对上官子谦她不知道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态度身份和他说话。  

  如果,上官子谦知道夜梓璇瞒着他这件事,会不会很生气?  

  “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上官子谦有些看不懂,过了一晚这是怎么了?  

  “没有,我很好。”夜梓璇连上官的眼睛都不敢直视,然后看到了冰梦言跑了过去。  

  虽然不理解,但上官子谦知道,夜梓璇一定是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的,既然她不说就再等等吧,也许有一天她会说出来。恩,一定会有这一天。  

  “哎!幻昕呢?”冰梦言看了看四周,好像没有看到。瞪大眼睛问天逸痕。  

  “不知道啊,是不是还没起啊!我去看看。”天逸痕一脸茫然。他又没和蓝幻昕住一间房,这哪知道。本来大家约好在这里集合的。说着往蓝幻昕房间走去。蓝幻影冰梦言也跟了去。  

  “你和我实话,是不是昨天幻昕找我你不开心了?”上官子谦见他们都走了后来到夜梓璇身边捣鼓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问道。  

  “我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夜梓璇嘟起嘴巴抬起头看着上官子谦。这件事,该怎么启齿。  

  “昨天我和幻昕都把事情说清楚了,我对她只是妹妹的喜欢,而且我和她也没做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啊!你知道我的,我不喜欢的人一点都进不了我的心。”上官子谦还想解释着什么,夜梓璇的唇就贴上了上官子谦的唇。  

  这个时候好像没有比这个吻更容易明白的。夜梓璇清清楚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这辈子最喜欢最离不开的人了,如果日后自己注定是个罪人,那现在先享受一下偷来的幸福有何不妨?也许,等到冰梦汐回来的时候,上官子谦已经忘记了她也不一定呢!  

  未完待续...  

  “幻昕?”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进来了房间。  

  打开房门的那刹那,天逸痕等人都瞳孔放大。床上没有人,撒了一地的药丸,蓝幻昕脸色发白的躺在地上,桌子上还有一杯没有喝过的满满的水,没有人知道,昨天那一晚,蓝幻昕受了多大的苦痛,忍了多久。  

  就这样,呼伦贝尔的旅游还没正式开始就在蓝幻昕那结束了。  

  回家的时候,每个人了无遽容。可是我们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很恐慌。对于蓝幻昕这样突然的病情表示的悲痛。  

  未完待续....  

  “实在抱歉,蓝少爷,幻昕小姐的肿瘤已经扩散到大脑了。病情恶化的很厉害,还请您做好心理准备。”脑海里浮现着医生的这句话,蓝幻影的心里波涛汹涌,好像有一千把刀插进自己的心脏,好痛。没能保护好妹妹是自己的失责,他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而是到了这种不可挽回的地步。他这辈子恐怕都不能原谅自己。  

  冰梦言走了过来,这个时候,她好像能看透蓝幻影一样,什么也没说,默默的站在蓝幻影的旁边。  

  未完待续...  

  “你这个大傻瓜,生了这么大的病怎么都不告诉我们。”天逸痕很难受,这一刻,他好希望生病的人是自己,化疗手术那么的疼,蓝幻昕怎么能承受这么大的苦。他好难想象这段日子,蓝幻昕有多痛苦,忍着病痛和心灵上的痛。紧紧握着的手天逸痕再也不想放开了。他要照顾她。  

  “逸痕,我让子谦带你去吃点东西,从昨晚上到现在你就一直在这,身子会吃不消的。”夜梓璇说道。  

  “不要你假惺惺,如果不是你,幻昕也不会那么难过!”天逸痕回过头朝夜梓璇吼了一句,我想每个人失望透底的人不论看到什么都会成为暴躁的原因。所以夜梓璇对这时候的气话并不在意,可上官子谦却认真了。  

  “天逸痕,你神经病啊!我们大家心情都不好,你冲梓璇发什么火!”上官子谦刚要上去,想好好教训天逸痕一番。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的女朋友,兄弟是不是不要做了?夜梓璇拉住了上官子谦的手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这个时候,蓝幻昕醒了。  

  “幻昕!你怎么样?还疼吗?”天逸痕关切的问道。  

  “你们,不要为我吵。这是我自己的命。”蓝幻昕谁都不想责怪,毕竟出了这个事谁都不好受,而没有人是导火索。蓝幻昕只好默默选择接受,只是,她现在担心的是蓝幻影知道了自己的病情。瞒不过去了。  

  “不吵不吵。”天逸痕觉得蓝幻昕醒了过来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  

  “我去叫幻影和梦言。”夜梓璇说着高兴的跑出了病房。  

  “干嘛瞒着大家。”上官子谦走了过来,问道。  

  “说不说到最后还是会死,与其你们为我难过,倒不如一个人难过。”蓝幻昕看着上官子谦眼角留了一滴泪,她的子谦哥哥,这个时候会担心自己吗?  

  “你这样太自私了,幻影知道后自责的要死,你爸妈也丢下了生意正在往回赶,逸痕更不用说了,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眼睛都没闭过。如果我们大家早点知道,也许,也许...”上官子谦再也说不出话了,蓝幻昕的眼睛也早就湿润了,她以为这样可以少一点痛苦,可是现在的自己真的好难受,她从来没有这么求生的欲望。她想活着。她好想活着。  

  “没有也许,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你们有你们的命数,我也有我的。”其实脑袋开始痛的时候蓝幻昕就去医院做了检查,医生说是有个小肿瘤在脑子里需要立即手术,可是手术风险太高,而且她害怕,害怕在手术台上下不来了就见不得哥哥和上官子谦了。所以她拒绝了,可是现在想想,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害怕,选择赌一把,是不是就可以活下来了?可是,没有如果。  

  “幻昕!”蓝幻影急匆匆的跑来了病房,从来没有哪一刻这么心疼这个妹妹。  

  “哥...”看到蓝幻影的哪一刻蓝幻昕也止不住了,大哭了起来,紧紧抱着蓝幻影。  

  冰梦言捂着嘴巴,眼眶湿润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因为化疗的原因,蓝幻昕的头发剃完了,头上戴着针织帽,面容憔悴。太多的感动和难受涌上心头,上官子谦也紧紧搂住夜梓璇。  

  好像这个病房的每个人经过这件事后都学会了珍惜。上官子谦不想放弃每一刻拥有夜梓璇的时候,冰梦言也想好好陪在蓝幻影身边,而天逸痕,只想化作骑士守护她。  

  未完待续...  

  住院的这段时间,天逸痕几乎都是不离病房的,陪她说话解闷好像成了天逸痕的首要工作,看着蓝幻昕一天天的心情好转,天逸痕也是很高兴,蓝爸爸和蓝妈妈也过来看望过,提出去美国保守治疗,被蓝幻昕拒绝了,她说,想在自己的国土度过最后的时光,蓝幻影也偶尔来看他,可是他好像刻意让天逸痕多多陪着她。  

  “我会很快就回来。”因为是暑假的原因,天逸痕不得不去美国那边的公司帮爸爸处理一点事,他答应蓝幻昕很快就会回来,让她等着他。  

  “恩。”蓝幻昕笑着,虽然胳膊上的针管在插着,每周要进行一次化疗,可是啊,蓝幻昕都不害怕,因为天逸痕都始终在身边陪着自己,给自己鼓励。她想着,也许有一天,奇迹会出现!  

  蓝幻昕发誓,如果自己好了,一定要亲口告诉天逸痕,她喜欢他。  

  遗憾的是,这句话还没能说出口,就接到了简约的电话。  

  天逸痕..出车祸了。在去机场的路上和货车相撞,车上的人,无一生还。  

  可能你们会好奇,为什么打来电话的是简约,其实,天逸痕的父亲并不是简单的生意,像上官子谦那样,像他们这样的人,是没有选择婚姻的权利的,其实,说白了,去美国就是天伯父安排的一场商业联姻,而联姻的对方就是简家大小姐,简约。出事的时候,简约坐的是后面的车...  

  简约直到天逸痕离开,都没有把这个秘密告诉天逸痕。‘简约喜欢天逸痕,喜欢了好久好久。’  

  你们是不是也会有这样的遗憾,直到你们分开了,对方也不知道你的心意,在他的心里没有你的位置。可是现在说再多我喜欢你都已经没有用了,天逸痕也听不到了,她喜欢了整个青春的人就这么离开自己了,彻底的消失了。所以,她能为天逸痕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告诉蓝幻昕。她不希望到最后蓝幻昕对他只有抱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