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月兰独下

第八章 收复小宝

月兰独下 玖玥琁 3074 2015-08-29 09:03:03

    舞月剑瞬间落在了地上,还好武月兰身手敏捷,抓住了剑柄,但剑柄的力量之大,让武月兰的胳膊差点脱臼。  

  幽冥王赶紧用自己体内的真气将舞月剑的力量制止住。武月兰已经被吓住了,她立刻松手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事说来话长,现在先和我回幽冥殿,我让手下摆设宴席,再和你细说这舞月剑之事。”  

  “好吧!经过一天的折腾,现在感觉肚子好饿啊!”  

  “这还不好办?哥哥我现在就带你回殿!”幽冥王刚说完,就使用了瞬移术,迅速回到了幽冥殿中,武月兰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已经被带到了饭桌之中。令武月兰惊恐的是,那些食物全部是软体的活物,她立刻呕吐不已。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武月兰,一刻也不敢看那餐桌上的食物。幽冥王对他的手下怒道:“谁让你们把这些恶心的东西拿上来了,敢吓坏我的兰儿。”说着便挥手,将那些小鬼打飞。  

  “冥王饶命,冥王饶命啊……”  

  武月兰摆了摆手道:“算了,冥哥哥,他们其实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况且,人鬼殊途,吃的食物本身就不一样。”  

  “我才不管什么人鬼殊途,只要兰儿喜欢,我都会满足。”幽冥王冷冷的怒斥道:“还不赶快给兰儿上鸡鸭鱼肉……”  

  “是!”小鬼吓得连滚带爬的离开了,武月兰从来没有见过幽冥王如此愤怒,她暗道:“如果,你不是鬼,我也许真的会喜欢上你,只可惜,人鬼殊途!”  

  幽冥王让武月兰坐在他的身边,他把他收藏的最好的酒拿了出来,给武月兰倒上,鲜红色的酒水如同鲜血一样,武月兰不知道这里放的到底是什么?但她已经感觉到了恶心。  

  “兰儿,这红酒是我存放很多年的珍藏品,今日拿出来与你分享。”幽冥王说着便给武月兰倒上了一杯。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扑鼻而来。  

  武月兰闭着眼睛,细细的闻着它。她已经可以猜出里面的成分。  

  “当归、鹿茸,枸杞,小人参……”  

  “哈哈哈!我的兰儿就是聪明,你一猜就中了,没错,这药酒不仅能够强身健体,而且能够使法力大增。”  

  “兰儿,你尝一下。”  

  武月兰抿了一小口,味道虽然有些苦涩,但可以感觉到力量增强了许多,和神农草相比虽然差了些,确实可以治病救人。  

  武月兰突然想回趟家,看看自己的爹娘还有王大夫。  

  武月兰突然对幽冥王说:“冥哥哥,今晚能不能先送我回家,这瓶药酒可否送给我?”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先在这里吃完饭再走。”  

  武月兰点点头,此时小鬼陆续将幽冥界的美味佳肴端了上来。  

  “哇!好香啊!”武月兰的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叫个不停,她也顾不上自己的形象大口吃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便昏倒在饭桌上。  

  幽冥王取下了她手腕上的幽冥结,将舞月剑也从她的身上摘了下去。  

  “兰儿,你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今晚你就留在我幽冥殿中,你的一切事情都交给我吧!”  

  现在幽冥王已经拥有三件神器,幽冥结,舞月剑和琉璃镜。  

  他要帮武月兰完成夙愿,在武月兰睡熟期间,他通过琉璃镜回到了武月兰的家乡,看到的景象是人们被疾病折磨的痛苦的身影,他的爹娘已经危在旦夕,他们只想看一眼月兰,却始终没能如愿。  

  幽冥王不忍看着她的父母死不瞑目,就用那剩下的红酒救助他们,结果却害死了他们,这些人是凡人,根本无法承受异界的任何灵丹妙药,只可惜,武月兰她再也见不到自己的亲人。  

  她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喃喃道:“爹……娘……孩儿已经寻到医治你们的药材了……你们的病……都会好起来……”  

  武月兰的脸上露出了幸福而的笑容。幽冥王从武月兰的家乡回来,他看到正在沉睡的武月兰,心里产生一阵伤感与内疚。  

  “兰儿,对不起,你的爹娘我没能救活……”  

  人间的天已经快亮了,幽冥王通过琉璃镜把沉睡中的武月兰送到了客栈,他不想让武月兰知道她的父母已死,所以,幽冥王便在武月兰沉睡的时候抹去了她的记忆。  

  明媚的阳光透过客栈的门缝折射进来,照在了武月兰的床上,她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喃喃道:“这是哪里呀?”当她看清整个屋子的时候,噌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糟了,我好像……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做……到底是什么呢?咦,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她打开了门,走出了客栈,她看到街上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商贩们在街上不停的吆喝着,武月兰路过一家饰品店,她被这里眼花缭乱的饰品吸引了。  

  她挑选了一个精致而高雅的发簪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老板笑道:“姑娘可真是好眼光,这个簪子只需十文钱,看姑娘是第一次来光顾本店,就赠给你一对耳环!”  

  “好啊!多谢老板。”  

  当武月兰准备掏钱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钱袋不见了。武月兰尴尬的对老板道:“真不好意思,这个发簪我先不要了,以后再买!”  

  说完武月兰便离开了饰品店,她边走变回忆自己的钱袋到底丢到了什么地方。  

  突然从她的背后传来一个妇人的声音:“抓小偷啊!”那妇人一边气喘吁吁的喊,一边追小偷,她哪里追的上跑在前面的小偷,只好动员行人帮忙一起抓。  

  武月兰刚转过身来一看究竟,就被那小偷撞倒在地,武月兰迅速起身,用内力使自己的身体瞬移到了小偷的眼前,那小偷惊恐的把钱袋扔给了武月兰,想要逃之夭夭,就在这一刻,武月兰抓住他的左臂,小偷也不甘示弱的掏出匕首与武月兰撕打起来,武月兰左右闪躲,趁他不被,一脚将小偷手上的手踢飞,小偷也没有站稳的摔倒在地,那别致的紫色花纹钱袋便从小偷的身上跳了出来。  

  “好哇!原来是你这个小偷偷了我的钱袋,你偷一个还不行,还把这位大婶的钱袋也偷来,今天我非得带你去见衙门。”  

  “女侠……你就饶了我吧……”小偷苦苦哀求道。  

  武月兰将手中的钱袋还给了老妇,那老妇连忙道了谢。  

  但武月兰依然不依不饶,她捡起了自己的钱袋检查一番道:“今天,你必须跟我去见官。”  

  “不要,女侠……”  

  武月兰根本不听他在说什么,一直坚持着把他带到了衙门。  

  武月兰才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击了衙门的鼓。  

  县太爷正在睡觉,他被那鼓声给吵醒了,并且询问他的师爷道:“是谁击鼓鸣冤?”  

  “回大人,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  

  县太爷一听,就笑了,他说:“升堂,审案。”  

  武月兰走到衙门大厅,那小偷跪在了地上,只有武月兰,她一直笔直的站在那里。  

  “来者何人?为何不跪!”  

  “我又没犯罪,为什么要跪?大人,这小子偷了我的钱袋去,该如何治罪?”  

  “偷钱袋,应处二十大板!”  

  “不要,大人,我是冤枉的……”那小偷一听二十大板便发了慌,不过眼下武月兰也没有下跪,这县太爷有些不自在。  

  “大胆刁民,为何见了本官不下跪?本官先叛你藐视本官存在之罪,来人,上刑!”  

  武月兰根本没来及反应,就被人按到了地上。  

  武月兰暗道:“该死的狗官,看本小姐怎么整治你!”  

  武月兰闭上眼睛,将自己的身体与县太爷交换,这种交换术还是幽冥王教给她的,她想看看这种交换术到底在阳间管不管用。  

  只听见县太爷一阵阵的惨叫声歇斯底里,这让武月兰真是大快人心,武月兰假装的哎呦喂的大叫,实际上她早已乐开了花。  

  县太爷已经忍不住的喊停手,只可惜,这些手下已经被武月兰控制住了,根本停不了手。  

  直到武月兰听到县太爷的最后一声求救声,她才睁开了眼睛。  

  武月兰站起了身子,她把身边的小偷也拽了起来。  

  那小偷害怕并且颤抖的说:“女侠,饶命……”  

  武月兰道:“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吧!”  

  那小偷十分感激道:“多谢女侠!”  

  “我可不是什么女侠,我叫月兰。”  

  “月兰姐以后可以叫我小宝……”  

  “既然你叫我姐姐,那么以后我就当你是我弟弟,不过你以后只能听我一人的。”  

  “嗯!以后姐姐有什么吩咐,小宝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武月兰指着那县太爷道:“从今往后,你如果在胡乱判案子,让我知道,绝不轻饶!”  

  县太爷被吓得颤抖道:“是是……女侠,我再也不敢了!”  

  衙门外面聚集了很多人,当武月兰走出来后,那热烈的掌声竟然吓了她一大跳,人群中七嘴八舌的道:“姑娘你太厉害了,把这个万恶不赦的狗官严惩一番,下次他就不敢再做坏事了……”  

  武月兰道:“小事一桩,若他敢在做坏事,只要让我知道,定不轻饶!”武月兰边说,边带着小宝离开了衙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