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月兰独下

第七章 关门弟子

月兰独下 玖玥琁 3118 2015-08-27 16:28:45

    武月兰没有听凌微道长的话,躺在床上休息,而是披着一件单薄的衣裳下了床。  

  她走到门口,并没有走出房间,而是偷偷的看着远处的训练场,她的脸上露出淡淡的微笑,不止是因为凌微道长答应收她为徒的事情而高兴。  

  她看见了从普陀山下和她一起上来的两个人,那两个人便是尹落夜和乔陌笙。  

  武月兰很想和他们打招呼,但是由于自己大病初愈,也就只能这样偷偷的望着他们。  

  训练场上,大家都站成一排,等待着凌微道长的发话。  

  “今天,是弟子入门教授的第一天,先来给大家引荐两位新成员,尹落夜和乔陌笙,以后你们大家要和谐相处,要记住,普陀的宗旨是救死扶伤,济世于人。”  

  “师父,那武月兰呢?”一向冷漠的言鼎突然提起了她,这让所有人有些吃惊。  

  “武月兰的事情,择日再议,现在这两位新成员将会成为你们的师弟。”  

  “在下乔陌笙。”  

  “在下尹落夜。”  

  “请各位师兄多多指教!”  

  武月兰在房间里远远的望着,她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她已经猜出个八九不离十了。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落夜和陌笙二人跪在地上向凌微道长磕了头,敬了茶,算是拜了师。  

  可是武月兰的心里却充满伤感,她满脑子都在想着同一个问题:为什么凌微道长答应她的事情,却出尔反尔,为什么她的诚心诚意却无法换回人心。  

  武月兰内心难过至极,她打算收拾行李下山去了。  

  她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又想:如果她就这么走了,她的家人又该怎么办?  

  舞月剑此时脱离了树干,飞进了屋里,它就在武月兰的背后,化身为  

  人形道:“兰儿,你当真忘了你来此地的目的吗?”  

  武月兰一惊,她转身看到眼前这个与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时,便问道:“你是?”  

  “在下上官舞月,曾经和兰儿姑娘有过一面之缘……”  

  “那你一定是凌微道长的徒弟了?”上官舞月一惊,心想:“我才不是那老家伙的什么弟子,我是你的……算了算了,现在还不能告诉她我的身份……”  

  上官舞月嘴角扬起一丝弧度,笑道:“兰儿妹子,既然来到普陀山,就应该想办法让凌微,收你为徒。”  

  “可是凌微道长她根本不收女弟子……”  

  “兰儿,你可以这样做……”  

  上官舞月将嘴巴贴近武月兰的耳朵一旁。  

  “这样也行?会不会被发现!”  

  “不会的,只有这样,那老家伙才会收你,你现在闭眼睛,什么也不要做……”  

  武月兰按照上官舞月的话做了,当她睁开眼睛,她的行装和上官舞月一模一样,她却找不到上官舞月本人。  

  她那把舞月剑立在了床边,武月兰一直还担心的自问:“这样,会不会露馅啊!”  

  突然,言鼎喊了武月兰的名字:“武月兰,赶快到训练场上报道。”  

  只是武月兰迟迟没有离开房间,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说。  

  言鼎见她迟迟没有出来,便过来找她,他刚要敲门,她便打开了门。  

  言鼎道:“你是谁?”  

  “我是上官舞月,是武月兰的哥哥……”言鼎一惊道:“你……你是男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这上官舞月的装扮让武月兰自己都感觉到要流鼻血,但没办法,她只能用另一种身份去面对他们。  

  “我妹妹,她不舒服,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吧!”  

  言鼎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妖媚男人,并道:“既然武月兰她不舒服,那就算了……”  

  “别啊!是不是凌微道长要收她为徒?”  

  “不是……”  

  “既然不是,那就不要打扰她休息。”  

  武月兰不受控制的说出了,令人难以接受的话语。  

  天哪!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言鼎师兄,真的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既然月兰在休息,那我就不打扰了。”他依然冷冷的说。  

  待言鼎离开,武月兰回到屋里,她气急败坏的说:“上官舞月,赶快给我滚出来。”  

  “兰儿,别生气,你只要拿起舞月剑,便可恢复真身。”  

  当武月兰拿起剑的时候,她感觉到一股真气外流出来,所有真气都流入到舞月剑中,此时武月兰感觉全身轻松了许多,她对着镜子照了照,果然恢复了原来的样貌。  

  “嘻嘻!这还差不多。”  

  她打开了门,走出了屋子,雨过天晴之后,空气变得更加清新,药草香气扑鼻而来,让武月兰的心情倍感舒畅。  

  “是月兰,月兰她出来了!”落夜和陌笙看到了她并且异口同声的说  

  言鼎微微的向她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让她过来。  

  来到训练场后,凌微道长拿出了一根奇异药草,它的药香味儿刺鼻而来,让武月兰有些不舒服。  

  “师父,这到底是什么草,怎么这么难闻……”清槐捂着鼻子问道。  

  “你们谁能说出这到底是什么药草呢?”  

  所有人不语,凌微把目光转移到了武月兰的身上,武月兰先是拿了一根药草,在鼻子上闻了一闻,又咬了一小口尝了尝。  

  武月兰皱了皱眉头,这药草如此神奇,它竟能够打通全身经脉,补血凝神,无论是体力还是内力都能够恢复。武月兰心想如此神奇的药草莫非是……神农草!  

  凌微用手掌在她的眼前晃了晃问:“兰儿,你怎么了?”  

  “回师父,我知道这药草,它就是普陀山的神农草,味道虽然古怪,但药效极强,有起死回生的功效。”  

  “哇塞!武月兰,你可真厉害,这你都知道。”  

  凌微捋了捋胡子,微微的点了点头道:“兰儿真是绝顶聪明,想不到小小年纪竟能对药理研究的这么透彻,即日起,老夫便收你为关门弟子,专门打理山下的药铺生意。”  

  武月兰听后,有些难过,便问道:“师父……您是要赶我下山吗?”  

  “小师妹,师父不是赶你下山,而是这山下的药铺一直无人打理,而你对药理理解这么透彻,这下师父便有了继承人。”言鼎解释道。  

  武月兰听后心想:“这样也好,下山后,可以随时回家照顾爹和娘,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武月兰跪地,向凌微道长敬了药茶。  

  凌微一边喝茶一边道:“好好好……为师现在就传授给你治疗之术----万元归心。”  

  “万元归心是普陀山弟子的必修之术,它是将体内的真气归为一点,凝神贯注,吸收万物精元,来增强自己的体魄,但这个技能有一个缺点就是需要消耗内力,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备足内消品。”  

  武月兰很快便学会了万元归心,她收拾好了行李,便下了山。  

  “小师妹,我们就此别过!”  

  “嗯!清槐师兄,言鼎师兄,还有落夜和陌笙,天色已晚,你们回去吧!”  

  “那我们,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别过后,武月兰来到了万节云梯,她站在山顶,根本看不到地面,就连脚下的云梯也看不到。  

  幽冥王通过琉璃镜,看到武月兰的处境,他又挥手,给她制造出一个通往幽冥界的路径。  

  武月兰一步一步的被带到了这里……黑暗中的幽冥界充满了幻境,她此时想起自己体内还封着幽冥结,她为了防止妖魔鬼怪纠缠她,她开始摇晃,幽冥结的铃铛想起,传到了幽冥王的耳朵里。  

  幽冥王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道:“终于想我了,小的们,备酒,准备迎接兰儿……”  

  “是!”  

  幽冥王像是刮一阵风一样的迅速赶到。  

  “兰儿,你回来了!”  

  “冥哥哥!我为什么又回到了这里!”  

  “因为你摇动了幽冥结,我说过,只要你摇动幽冥结,我就会出现!”  

  “哦!好吧!我现在确实需要帮助!”  

  “你见到凌微那老家伙了吧!”  

  “看到了,师父他也确实收我为徒,不过是关门弟子,要我下山去卖药!”  

  “哼,他就是一个老顽固,重男轻女!”  

  “算了……冥哥哥,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可以随时回家……”  

  “既然这样,你冥哥哥我可以送你一程,不过只能等到人间日落西山的时候。”  

  “好的,那就劳烦冥哥哥了!”武月兰道,她感觉自己的身上似乎少了些什么东西,她突然又道:“糟了,我的剑还落在了普陀山,怎么办?”  

  “哈哈!你看那边,它正在回来的路上!”  

  “喂,兰儿妹子……”武月兰看到的是她最不想看到的那个妖男。  

  “我的天啊!怎么又是他,真是阴魂不散啊!”  

  此时,上官舞月拿着舞月剑追了上来。  

  “兰儿妹子……你怎么跑的这么快,都快给哥哥我累死了!”  

  武月兰有些不耐烦的说:“谁是……谁是你兰儿妹子啊,上官舞月,今天你让我在师兄和师父面前出丑,我会和你算清这比帐的。”  

  “兰儿妹子可不丑,比哥哥我好看多了……”上官舞月和世间上的男人相比,自然要美上几分,这让幽冥王屡笑不止。  

  “好了,上官舞月,你还是变回剑身吧,你这样出窍,会吓坏月兰的。”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武月兰简直是一头雾水。  

  上官舞月觉得就这样被幽冥王识破了真身,觉得好没面子,一气之下便恢复了剑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