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月兰独下

第三章 武氏月兰

月兰独下 玖玥琁 3112 2015-08-26 16:39:15

    七星一线,武晔奔跑在漆黑的树林当中,她不停的跑着,但始终无法走出去。  

  “我这是在哪里?”  

  她的方向感一直不好,再加上漆黑一片,武晔跑着跑着便穿过了树干,她停下了脚步。  

  “怎么会这样?”武晔伸手想要握住树干,却始终抓不到。  

  她的耳边回荡着恐怖的声音:“魂来,魂来……”声音越来越大,她猛然回头一看,见到双面黑鬼朝着她追来。  

  “大胆狂徒,哪里逃。”  

  “哎呀,我的妈呀……”武晔已经来不及说下半句话,便拔腿就跑。  

  “魂来魂来魂来……”那双面黑鬼招魂术,武晔的阻力越来越大,她没办法往前跑,而是被双面黑鬼的招魂术吸住了。  

  “大胆狂徒,赶快和我去阴曹地府见阎君。”  

  “你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我不是……”武晔被吓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她被双面黑鬼死死的抓住,并且用铁链将她的手脚拴住,背回了阎王殿。  

  “禀报阎君,犯人已经带回,请阎君发落。”  

  “你先下去吧!”  

  阎王的声音粗犷有力,震慑武晔的耳膜,武晔呲牙咧嘴的捂着耳朵说:“阎王大人,你能不能小点儿声音,我的耳朵都快聋了。”  

  “大胆狂徒,还没有人敢和阎君这么说话。”  

  “犯人姓甚名谁?”阎王问道。  

  “我叫武晔,来自于未来。”  

  “稍等片刻,待本王查一下你的来历。”  

  阎王睁大了眼睛,他翻阅着生死簿始终找不到武晔这个人。但阎王也是个好面子的人,他怎么能轻易让别人知道他什么也没查着。  

  便对武晔说:“你已经死了,所以阳寿已尽,念你平生没犯过什么大错,我就判你轮回转世吧!”  

  “等,等一下……轮回转世?”武晔不解的问道。  

  “嗯!因为你的的阳寿已尽必须要轮回转世,双面黑鬼,带她去孟婆那里,让她喝下孟婆汤准备投胎转世。”  

  阎王正在为武晔寻找合适的人家,他看到一把泛着金光的青铜剑飞到了一家姓武的门口,剑身死死的扎进土里,仿佛在等它的主人。  

  那房间里凄惨的叫声让人不由变得紧张起来,天依然下着大雨,从屋里跑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正冒着大雨找大夫,这个村子不算大。那男人急匆匆的跑到郎中那里使劲的敲门。  

  “王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娘子吧!我娘子她快要生了,您再不去,恐怕她就要不行了!”  

  他已经是第六次来找王大夫了,可惜王大夫他不是产婆,根本管不了女人生孩子的事情。  

  “我都跟你说了,这种事情,你应该去找产婆才对,不应该找我嘛!”  

  “王大夫,您就行行好,随我去一趟吧!”  

  此时王大夫也无奈了,他打开了大门说:“好了好了,我随你去就是了,咱们可提前说好了,如果你娘子死了,可不赖我!”  

  “好好,王大夫,只要您随我去,我什么都听您的。”  

  二人加紧脚步回了家中,一推开门,便看见女人昏死过去,王大夫替她把脉,她的脉搏时隐时现,更加听不见喜脉。  

  “不好,你娘子快不行了,请节哀顺便。”  

  “不,不会的……”男人痛哭,这让王大夫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按照传统中医替他的夫人掐了掐人中。  

  女人终于有了知觉,她的腹部又开始剧烈疼痛,痛的大汗淋漓死去回来。  

  “相公,我是不是要死了……”女人含着泪水哭喊道,而作为丈夫的他始终不能帮上忙。  

  就连阎王看到这一切都有些着急。“孟婆,给她喝下孟婆汤没有。”  

  “回禀阎君,还没有,这女子的力气太大,就连小鬼儿也压制不住她。”  

  阎君大怒道:“那就封了她的穴道将孟婆汤给她灌下去……”  

  “我不要……我不要喝……”在这种情况下哪里还容的下武晔,双面黑鬼在她的背部封锁了两处穴道,武晔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任凭他们灌药,她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记忆一点一点的被抹去。  

  阎王看了看香炉上的焚香,时辰已到,将武晔送往人道,让她投胎转世吧!  

  武晔的记忆越来越模糊,突然她的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那天光沿着七星一线犹如陨石流星一样迅速降临到那女人的肚子里,红光将房子笼罩,只有那青铜剑在土中不停的颤抖。  

  “哇的一声……新的生命降临人间。”  

  “太好了,太好了,终于生了……”男人高兴极了,他不停的对王大夫说谢谢,就连王大夫自己也不好意思的说:“既然夫人生了,那我就先走了……”  

  “王大夫,请留步!”男人把平生最心爱的画卷送给了王大夫。  

  “你这是做什么?”  

  “对不起,王大夫,您也知道我们家这种条件,这幅画是最值钱的了,所以您一定要收下。”  

  王大夫看到他身体残疾,又老来得子,便让他收回了画卷,并且说:“等到十五年后,一定要让你的孩子到普佗山学医,因为那时候我们大家都老了,面临着生老病死,需要有一个人来承担救死扶伤的责任……一定要记住!”  

  “我知道了!王大夫,多谢指点。”  

  王大夫离开了,男人将抱着孩子一直逗她笑。  

  “相公,是男孩还是女孩啊!”  

  “女孩,你看她这白皙的小脸蛋儿多可爱啊!”  

  男人把孩子递给了女人,女人将大师赐给她的平安福戴到了孩子的脖子上,孩子不知为什么就对平安福产生了恐惧,她哇哇的大哭起来,青铜剑的金光越来越大,透过窗子,照射在孩子的脸上,孩子对金光充满了喜悦,她停止了哭泣,白皙的小脸上露出了微笑。  

  男人走出屋子,发现那把青铜剑,青铜剑柄灼热无比,只要一触碰它,便会被烫伤。  

  男人不敢碰它,只能隐约看到,剑上的字:青铜之剑,唯有月兰。  

  女人在屋里喊了男人一声:“相公,你在外面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  

  男人走进了屋子,并且满脸笑意的说:“给我们的孩子起个名字吧!”  

  “好啊!好啊!”  

  “我觉得我们的孩子应该起一个比较有涵养的名字,不如就叫月兰吧!”  

  “月兰,武月兰……这个名字不错!就叫武月兰。”  

  奇怪的是襁褓里的婴儿听到这个名字,她竟然能够发出谐音:“武月兰……武月兰,虽然吐字不是很清楚,但已经把武氏夫妇二人吓到了。”  

  “你听见她说什么了吗?”  

  “没听清!”  

  女人把孩子放在一个小床里,孩子被青铜剑的金光笼罩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但小孩始终不见长大。  

  武氏夫妇二人开始发愁了,他们认为这孩子是个怪物,便四处寻求送人,可是当他们说了孩子的情况,便没人敢收。  

  “月兰啊月兰,你为什么就长不大呢?”  

  又过一日,待红光渐渐褪去,武月兰的身体开始成长起来。  

  “娘亲!娘亲!”她第一次叫娘的时候让女人有些害怕,因为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就长成了少女,样子看上去有十五六岁。  

  从那时起,村子里开始发生了怪事,人们接二连三的生病久医无效,最终死去。所有人都将苗头对准了武月兰。  

  “她是个妖孽,只要她在这里多呆一天,早晚咱们村子的人都得死光。”  

  “我看,不如杀了她算了!她一出生天上就降临一把充满邪气的青铜剑,光芒笼罩诡异的很,武兄弟,我劝你还是把她赶走吧!”  

  武月兰一听这话,她满心的委屈,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并且说:“爹和娘真的忍心赶我离开吗?”  

  男人咬了咬牙低沉说:“你走吧……你一出生就会给村子带来灾难……”  

  武月兰后退了几步,当众人的面跪了下来,她没有说话只是磕了三个头,这三个头代表着父母的养育之恩。  

  “爹,娘,我走了,以后你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武月兰说完便进了屋子收拾了行李,她擦了一把眼泪,虽然舍不得,但离开,或许对大家都有好处,她是这么想的。树立在外面的青铜剑颤动着,它似乎要挣脱而出,所有人都无法将它拔出来,因为剑柄炙热无比,一旦触碰,便会被烫伤。  

  “魔剑,魔剑要出世了。”人们害怕的逃离开来。  

  “这孩子果然是妖孽,必须要杀了她。”  

  没等武月兰从屋里出来,人们便放了一把火烧了武家夫妇的房子。  

  “住手……你们真是太过分了!”女人阻止道,一心想要置武月兰为死地的村民根本不理会她。夫妇二人被人们强行压制。  

  “杀了她……杀了她……”  

  浓烟越来越大,武月兰在屋子里不停的咳嗽,她那白皙的脸蛋被烟薰的黑黑的,火势越来越大,房屋的柱子梁子随即倒塌,将武月兰压在了下面。  

  “爹……娘……救命!”  

  她的呼吸急促,衣裙被烈火焚烧,武月兰被浓烟呛的快要窒息。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青铜剑挣脱而出,飞进了屋里,剑光消失,犹如冰冻三尺,屋子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烈火逐渐熄灭,那青铜剑竟然把武月兰从废墟中拖了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  

  男人挣脱了村民的束缚,连忙抱着昏迷不醒的武月兰朝着王大夫的家中跑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