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第十四章 死溶海一战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黛玉先生 2262 2014-09-03 00:35:46

    玉娘说在接近北城门附近有和父君相似的人出现过,我就想来这里找找,这里各路人马齐聚,他们都朝着一个方向去。

  “这位大哥,请问大家这是去哪儿?”拉住一个青面獠牙的鬼问他。

  “有人要和北冥隐冥大人为聚魂灯在北荒漠决战呢,哎,你别拉着我,我还要去占个好的地儿,去迟了可看不到这样的场面了。”那鬼一甩手就朝着北边跑去。

  聚魂灯?那十之八九就是父君了。

  我也跟着那个鬼跑,后面有人拉住了我,他的手掌很宽厚,“等会若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就躲到我身后,你的封印还没解。”我知道子彦仙君从出了客栈后一直跟在我身后。

  嘴上不说,我心里面却还是美滋滋的,只轻轻嗯了一声。

  等我和子彦仙君赶到的时候,这北荒漠已经挤满了各种人鬼妖,连天空中也挤满了,那场面可谓万人空巷。

  子彦仙君在半空相对空旷处捻了个诀幻化了两张座椅方便我们观战。

  遥遥望去,一个男子持一把长戟屹立于下方空地中,劲风激扬,他的衣带猎猎作响,只是他岿然不动,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想必这便是那个隐冥大人了。

  他对面的真的是父君,只见他表情严肃,紧握手中的紫蓥剑,看来这影冥大人并不好对付,突然紫蓥剑寒光乍现袭向隐冥,隐冥长戟一扬堪堪挑开父君的剑反而刺向父君心口,父君侧身用紫蓥剑刃挡住了长戟,叮、、、、、、场中央传来冰刃相接的声音。

  棋逢对手,不知道他们斗了多少个回合,那隐冥我不知道是使了些什么招,但父君却是使出了流瀛十八式里的最后一式天人合一,只见他飞身立在半空中,此时紫蓥剑光华四射,幽幽紫光从剑柄开始漫至剑梢,这招式很伤仙身,需要使剑之人将自身仙气源源不断注入到剑身上,赋予剑灵魂以达到人剑合一,这是父君自己没事的时候琢磨出来的,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他教过我这招,但是叮嘱过我不到万不得已不得用这一招。

  父君是一定要夺了聚魂灯为母神聚魂的,可是我怕他这样下去自己还没等母神活过来自己就先倒下了。

  我的心里又急又恼,不知怎么办才好,手里起了一层薄薄的汗,子彦仙君握住了我,丝丝清凉传来,让我顿时安神了不少。

  天人合一威力确实大,周围突起狂风卷起漫天狂沙,北荒漠之北的死溶海水开始汹涌起来,波涛入耳,绵延不绝,一道道雷声直劈海面,海面像是一块镜子被劈裂开一样,海水沿着裂痕攀沿而上,不久便一波一波朝着荒漠瓢泼过来。

  我看着地面上那些不会法力的人和法力微小的妖被海水浸没,不一会便消失不见只留下几个泡沫,这海水居然是带有腐蚀性的,“小池夜,快停下,父君快停下。”我拼命喊着,父君这是怎么了,再想夺聚魂灯也不能伤了无辜性命。

  不一会那水不仅淹没了地面,它们竟然像长了眼睛一样向空中飘飞的活物袭来,子彦仙君立马在我们周围设了一个结界,那水把半空中的人,鬼,妖卷入海水,有幸没被拖入海中被海水溅到身上立马起了一个窟窿,露出森森白骨。

  “不语,有些不对劲儿。”子彦仙君盯着父君的方向。

  我看着父君,离得远了只看见他一副苦苦挣扎的样子,天人合一只有把目标人物伤了之后自己才会被反噬,但是那个隐冥大人却没有被伤,他正在和追着他的海水斗争。

  空气中传来一股发霉和腥臭味儿,有一阵阵哀怨的声音传来,不对,刚才那些都不是父君的天人合一导致的,是此地的什么东西引起的。

  “不语,此地有极强大的怨气,主要是从海底传来,你父君离海较近,他现在被怨气袭击自顾不暇,我去帮他。”子彦仙君将结界加厚没等我回答就朝着父君方向奔去。

  父君刚才对战已经消耗太多体力,此时不宜久战,子彦仙君双手合十,念动仙诀,在他们两周身设了结界就往我这边赶来,一时间海水退去,周边的人也没受到袭击了。

  正当我高兴之时,那些所有退去的海水正汇聚成两股巨大的水柱冲天而上直接朝着父君和子彦仙君而去“嘭”一声巨响,一道巨型水柱打在了结界之上,水花四溅,一时间竟然遮住了他们的身影,等水花全部散开才看到了他们,子彦仙君扶着父君,那结界已经有些破碎,是支撑不住第二道水柱的。

  糟糕,那第二道水柱眼看就要朝他们攻去,我大急,一口血喷了出来,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我睁着眼看着所有我喷出去的血居然自动流向同一个方向,那是我腰间的匕首,那些血竟然全部汇入了那颗红宝石中,吸入了血的宝石红的更加艳丽了,匕首开始有些躁动不安,子彦仙君之前说过,传言封神珠在我身上,若我猜得不错,这匕首上的红宝石便是了。

  “吾器,以吾之力铸你灵力,斩妖魔,长!”之前我虽陪着子彦仙君在凡界历劫但是该修习的仙术和仙知却是没有落下的,我知道这铸剑阁做的东西可是有斩妖除魔的用处的,鸿天便是在铸剑阁任职的,要不然之前在前尘旧事的时候我又怎么会那么快从幻境中走出来。

  那匕首再不似别在腰间那般小巧,受了启动见风就长,我今天便是拼了子彦仙君渡给我的五百年修为也是要搏上一搏的。

  我抱着巨型匕首,身形有些摇晃,看准了拿到水柱大喝一声:“斩”,那匕首顶端像是从天而来朝着那道剩下的巨型水柱砍去,“哗”一声巨响,水柱被拦腰折断,此时匕首上的珠子红光聚现,一时间照亮了北面的整片天空,所有的肮脏和腐败好像都无所遁形。

  那残留的的水珠以及水雾被红光压制,迅速退去,那些哀怨声也只呜呜了几下便没有了,海面上恢复了平静,荒漠也是一片寂静,像是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现过一样,匕首也缩小成了最初的模样。

  子彦仙君扶着父君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漆上前来,看我没有伤到哪儿才放心的把聚魂灯放在我手里自己去给父君疗伤了。

  我有些担心的看着父君,但是却又帮不上什么忙。

  让我奇怪的是这盏聚魂灯刚才被父君和隐冥打落在地上,当时应该是被海水淹没了的,海水退去后我没有看到它的踪影,原来是子彦仙君之前便将他收起来了?可是看他并没有被怨气所伤,难道怨气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