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第十章 浮生旧梦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黛玉先生 2004 2014-08-25 00:55:52

    待得我完全清醒过来才看清我居然在一个人的怀里,回头看去,不是子彦仙君是谁,只是他的手臂正在流血,我低头看着匕首上的血迹,我刚刺到的该不会是他吧。

  子彦仙君盯着我愁眉紧锁“不语,可有伤到?”

  “我很好,只是你的手。。。。。。”我的心里很是愧疚,我竟然伤了他。

  想起前世他对我说过的话,原来他那时也是欢喜我的,这个认知让我久久不能平静下来,那么现在呢?已经历劫成功的他是把我当做一个女子看待还是只是好友托他照顾的小丫头?我望着他,心里泛酸,我不是不想问,是不敢问,我怕得到我最不愿听到的答案。

  “没事就好。”

  我看着他十分紧张的模样,他是不是对我也是有一丝丝的情意的?

  “何方妖孽,出!”子彦仙君神色变得冷峻起来,朝着客栈大厅里凭空一抓竟然抓出一团灰褐色的东西,那东西隐隐约约看着像是个人型,此刻被子彦仙君锁住咽喉,正在半空中死死挣扎。

  “且慢,仙君手下留情。”这玉娘好功夫,等她出声我才知道原来她也在这大厅里。

  子彦仙君明显是知道玉娘在的,朝着玉娘瞪了一眼,横眉冷对,眼里有两簇愤怒的火光烧得他的眼睛变得猩红,那模样再不似九重天上那个谪仙的人物。

  他的大手一挥将那团灰褐色的东西往外一扔,玉娘飞身硬是横空给接住了。

  那团灰褐色的东西像是还没从惊吓中反映过来,缩在玉娘怀里瑟瑟发抖。

  “说吧,这是怎么回事儿?”彼时我们三人正坐在大厅里喝茶,子彦仙君说这话时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吓得我的腿有些软。

  玉娘很是沉得住气,不急不躁的道出了原委。

  原来她来到北冥城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块荒地,她看这里灵力非常有助于自己修行,南来北往的鬼又多,于是便在这里开起了客栈,起初她不知道该给客栈起个什么名字的好,因着她叫玉娘,大家都叫这里为玉娘客栈。

  只是第十年的时候,有一日清晨,客栈的外墙上显示着这样几行字:世人痴忘,前尘旧事,梦幻一场。

  来这里住过的鬼或者妖更甚至是人很多都是有很深执念的,他们看过这墙上的字后竟像是被点醒一样不再执着于从前,更有几个是经过此番点化飞升成仙的,于是后来大家就管这儿叫前尘旧事。

  当时玉娘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只是有一日夜里她竟然遇到一位和我一样的客人在大厅里濒死挣扎,而客人的周围就有一团灰褐色的东西围着他团团转,当时她以为是妖孽作乱便想要将它毁灭,不料正当她要出手毁了那团黑褐色的东西时,那团东西竟开口向她求饶。

  原来那团东西不是别的,竟然是前尘旧事客栈借着此地的灵气化成的灵,它靠采食来这里住宿的客人的记忆修行,那时玉娘才知道客栈外的那几行字原来是这个意思。

  “既如此,这东西更不能留,食人记忆者,必坏天地秩序。”纯色的仙气早已经凝聚在子彦仙君的手里。

  “仙君,姑且听我说完。”玉娘护住怀里那团灰褐色的东西身子微微一侧避过子彦仙君的手。

  “这只灵从来只吸食别人最不愿意想起的记忆,那些被吸食记忆的清醒后却还是知道自己以前发生过些什么,只不过他们再不像当事人一样有那么多的爱恨嗔痴,而是像一个陌生人一样看待这一段记忆。”

  “那它是怎么做到这些的?”我想着刚才所见,吸食记忆为什么会让我看到过去的那一幕幕?

  “不满姑娘说,这灵用客人心中最渴望的东西引客人进入幻境,让人变得和幻境中的自己一模一样,境中百日,冥界一时,被吸食记忆者看着幻境中的自己经历种种,然后慢慢忘掉那些执念,并且忘掉那些执念所带来的悲欢喜乐。”

  “那为什么他都没事就我一个人中招呢?”我指着子彦仙君颇有些生气,难道这灵也是欺软怕硬的东西?

  “姑娘说笑了,这灵只吸食别人心中不愿想起的记忆,仙君该是没有什么不愿想起的,况且仙君的修为在那儿,不是谁想动就能动的”玉娘说罢朝着子彦仙君瞧了一眼。

  我看着子彦仙君的脸色稍微和缓了一下,好家伙,合着这赞美的话他听着是受用得很。

  “那她刚才为何如此痛苦?”子彦仙君这是说的我呢,我也很好奇,按理说被吸食最不愿想起的记忆是不该那么痛苦的。

  “还有一种情形玉娘还没有说到,如果被吸食记忆者那部分最不愿想起的记忆恰恰也是他最不愿忘掉的记忆的话,幻境里重现的场景必定会波及到被吸食者,更何况被吸食者还在幻境里拼死抵抗,被吸食者就会重受当时的痛苦,只是这几百年里只出现了两个人而已。”玉娘说到这儿便叹息了一声。

  “还请仙君高抬贵手,如今这灵快要化作人型,念在他曾经帮助人飞升成仙,而且它也不曾害过任何人,就饶了他这一回?”玉娘抚了抚怀里的那团气,那团气里有个小脑袋上上下下摇摆也像是在请求原谅一样。

  子彦仙君最终还是放了那团灵气,等我们回房休息前,我问玉娘当年那个和我一样在幻境中负隅抵抗的是谁,看玉娘刚提到的时候有些神伤,我便有些好奇的问了。

  玉娘看了看我腰间的匕首道:“便是造这匕首之人。”

  鸿天?仙匠鸿天?他也曾经来过这里?他该不会是那几个受灵所助飞升为仙中的其中一个吧。

  “玉娘,你与这客栈相伴这么多年,它可曾吸食过你的记忆?”

  “谁知道呢?问它它说不知道,自己确实也没什么记忆是不掺七情六欲的。”玉娘苦笑了一声,不过她却是感觉到自己大脑里有一片是空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