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第六章 忆起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黛玉先生 3161 2014-08-17 20:41:20

    这听风阁里的鱼又长肥了些啊,拨了拨手里的鱼食,是我喂多了么?

  “煌儿,今日可是好兴致,又在此喂鱼。”这人今日穿了一袭白衣,眉目含笑,神情慵懒,斜倚在我旁边的栏杆之上,好看得有些过分。

  “子彦公子,今日竟又是如此的巧?西煌才到此处片刻便又是巧遇到公子了?”花容节当天奚伯父便走了,倒是这人留了下来,他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暂时借宿在府中,只是这几日不见他外出,倒是在府中时时都能遇见他,我常来的听风阁更是。

  “是巧,这听风阁里的鱼怎的如你一般消瘦,可是要养肥了些才好。”风动,倏忽间他的俊颜便在眼前放大,鼻间全是他身上的男性气息,他盯着我似笑非笑。

  他这说的是鱼还是人?手上一轻,未看清他是如何夺去我手中的瓷碗,便见他早已旋身至池塘边,手一扬,瓷碗里的鱼食尽数落入池塘。

  这池塘里的鱼怕是又要肥了,“公子,这听风阁里的鱼贪食,这样喂约莫是不太好的。”照他这样喂下去,这听风阁的鱼早晚得撑死,到时候我上哪儿找乐子去?

  “哦?”他笑了笑,“不碍事的,它们欢喜得紧,咯,你看。”

  我看向池塘里的鱼,这些鱼儿都吃得圆滚滚的本该行动滞慢,但是它们一个个却游得特别欢,甚至有的还跳出水面,倒是比之前多了一分灵气。

  嗖。。。。。。一尾红色锦鲤竟跃出了水面数丈高,堪堪冲向了我旁边的子彦公子,只见那鱼快速在他的侧脸啜了一口,便又跃回了池塘里不见了踪影。

  “哈哈。。。哈哈。。。当真是欢喜你的紧”看着他瞬间石化的样子我放声大笑起来。

  等到我笑得没力气了,才抬头看他。

  “这样才像是你。。。。。。” 他的目光深邃,神色异常柔和,嘴角噙着一抹笑,身上仿佛有一股魔力,让人止不住的想要靠近。

  完了,我莫不是中了他的蛊?每次遇见他我的脸都如此的烫。

  我敛眉,“子彦公子,西煌可要回房了,这池里的鱼还是留给你慢慢欣赏吧。”再这样下去,不知道我的脸还会烧成什么样子。

  “嗯。。。。。。”像是知道我为什么要走一样,他脸上的笑意更甚。

  我赶紧转身欲走,差点忘了这人察言观色的能力非比寻常。

  还未行几步,便听到他在身后说了一句,“这几日约莫有些不太平,呆在府里不要乱跑,我要离开几日,自己多注意些。”

  我一顿,他要离开了么?那他还会回来么?鼻子有些微酸,心里有些莫名的情愫。

  “放心,我还会回来的,你在这儿,我便不会离得远。”

  天,这人简直就是妖孽,这样都能知道我在想些什么,不过心里竟有些欢喜。

  再呆在这里,保不齐他还会知道些什么,还是离他远些的好。

  遇见一个人,落荒而逃。

  子彦仙君看着容予西煌跑远后才转身对着池塘吩咐了句:“这几日可要靠你们替我护着她了。”只见池塘里金光一闪,转瞬间消失不见,要是被凡夫俗子看见怕要误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微风拂过荷塘,一池荷花摇曳生姿,那荷池里的鱼儿灵动非常,鱼头沉沉浮浮,像是在回子彦仙君的话一般。

  子彦公子走了,我想着他那天的话,心里有些奇怪,莫不是他知道些什么,府里近来是有些异常,先是多了很多的侍卫,还有人想要混入府中被拦住了,后来竟有人翻过了围墙进了府里来,要不是王总管吩咐人盯紧各个角落,发现得早,这些人早就混进来了。

  我倒是对这些不太关心,府里有的是能人异士,让我烦恼的是这听风阁的鱼近来不知怎么的,竟不爱吃平日里的鱼食了。

  “鱼儿啊鱼儿,你们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前几日吃多了?这样也好,你们也该减减肥了。”我用折来的树枝使劲儿搅了搅池水,看一池的鱼四处逃窜,好玩极了。

  不经意的,竟然看到了那天偷亲子彦公子的那尾红锦鲤,我也不知道是怎么认出它的,只是觉得它跟其他的鱼不太一样,它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像是在抗议我的行为一样,可爱极了。

  “来来来、、、小锦鲤快过来,我这里有好吃的。”我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径直向它招手。

  它盯着我几秒,扭了一下鱼头那模样像是在说:“哼,谁要吃你的鱼食。”然后掉头傲娇的游走了。

  它这样子倒是把我逗乐了,这鱼是成精了么?

  是夜,我老是睡不着,总觉得今晚会有事情发生,绿柳进来看过我几次,晚饭的时候爹爹叮嘱我和阿姐呆在各自的房间不要出门。

  突然外面传来火光,传来吵杂的声音,还有嘶喊声。

  “绿柳,绿柳、、、、、、”不知为何我的心里一阵阵的恐慌。

  “小姐小姐,我在呢。”绿柳终于跑进屋来。

  “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小姐,外面着火了。”

  “何处着火了?”这好好地怎么就起火了?

  “这、、、这、、、”绿柳支支吾吾的。

  “到底是何处!”看绿柳的样子,我不由得更心慌了。

  “是翰轩阁”绿柳被我逼得没办法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翰轩阁是爹爹住的地方,那爹爹岂不是、、、、、、

  我赶紧披了件衣服往外跑,顾不得绿柳在后面喊:“小姐,小姐,老爷吩咐过无论如何您都不能走出房门半步的。”

  往着翰轩阁的方向一路狂奔,府里的丫鬟小厮四处逃窜,侍卫们行色匆匆,不远处传来厮杀的声音,爹爹,你千万不要出事,抹掉脸上的眼泪拼劲全力终于赶到翰轩阁。

  阿姐也赶到了,鬓发凌乱,气息不稳。

  这哪里还看得到翰轩阁的影子,全被大火给团团围住了。

  “爹爹呢?爹爹呢?王总管,爹爹呢?”

  “大小姐、二小姐,老爷他,他还在里面,火太大,我们都进不去。”王总管的声音颤抖。

  “啊!”阿姐受不住惊吓晕了过去,好在红玉接住了她。

  我拿起地上的半桶水二话不说往自己身上一泼便冲进了火海里。

  “二小姐,二小姐,回来啊。”王总管的声音已经渐渐离得远了。

  “爹爹,你在哪儿?爹爹。”浓烟弥漫呛得我快要窒息,到处都没有爹爹的影子,想要出去,哐。。。。。。房梁砸在我眼前,我的衣角已经开始燃了起来,周围熊熊的烈火像要将我吞噬,我的眼睛已经开始睁不开。

  这场景好熟悉,我的头好痛好痛,“我究竟犯了什么错!上天要这样对我!苍天不仁!”那火红的女子是谁?“不语。。。不语。。。”那锦衣华服的男子又是谁,我的头快要爆炸了,求求你们不要再喊了,不要再喊了。

  啊!!!!!!!!!!!!所有的记忆冲破了束缚,破体而出,身体的力气早已用尽,虚弱的趴在地上,呵呵,我苦笑一声,原来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容予西煌啊。

  看着周围的大火,我与火还真是有缘啊,今天怕是又要葬身火海了,这次就算小池夜去天帝那儿求了续命丸也不管用了吧,如今犹如凡人的我是会灰飞烟灭呢还是重新投胎呢?从未听说过仙身被烧成灰烬还能投胎的,我终究还是得不到他的爱么?

  在我以为就要化作这大火中的一簇火苗时,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周围的火渐渐熄了,勉强抬起头,看得那雨不是天上下的,倒是从听风阁的方向飘泼过来的。

  迷蒙中有白影远远向我走来,火熄了就好,熄了就好,爹爹有救了,我再也抬不起头来,趴在地上便不知事了。

  子彦仙君处理完了天象楼的事务便感应到她出事了,匆匆赶来看到她了无生气的趴在一片废墟中,他的心口抽疼,像是回到五年前失去她的那个时候,他心疼的抱起她,“对不起,不语。。。。。。我来晚了,再也不会有下次了”

  这次我能感觉到自己处于昏迷之中,其实我早已能够醒的,但我不愿醒,我仿佛回到了我出生的那天,我出生的那天就是我母神战死的那天,母神本来神力非凡,封神珠顾名思义便是能够封住神力和神身的灵珠,那日蛟龙再次为祸西海,但母神刚生下我,神体非常虚弱,使不出所有神力催动封神珠,最后在与蛟龙的恶斗中覆灭了神体。

  父君听闻母神战死的消息竟然一夜之间白了头,看着我总会想起母神战死的事情,最终把我托付给他的好友子彦仙君代为照顾,而他自己则四处寻找聚魂灯,想要聚齐母神的魂魄,所有的事情便从我遇见子彦仙君开始了。

  初到子彦仙君的天象楼,我还是个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但这并不代表我不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人,初见他的时候,我便咿咿呀呀的想要他抱,没有原因,只因为这个人长得比我父君还要好看,当时的天帝还是太子并没有即位,他把我从子彦仙君的手里抱过来逗弄,我立即用我还没长齐的牙齿咬了他一口。

  太子大人笑了笑:“哟,小丫头片子只喜欢子彦呀。”说罢便将我放回了子彦仙君怀里,我立即眉开眼笑,子彦仙君盯着我宠溺的笑了笑。

  有的人,一眼便是永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