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第八章 冥界

三万七千零九十八年 黛玉先生 2391 2014-08-22 00:16:27

    第二日,我们便拜别阿姐,这尘世里我最放不下的便是阿姐和绿柳了,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一路上,除了和子彦仙君不能避免的谈话外,我便一言不发。

  “仙君,这去鬼域的路途遥远,照我们这个走法什么时候才能到?等到时爹爹早就投胎了!”

  “哦?那不语以为当如何?”自我恢复记忆后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恍惚中我竟又像回到了天象楼的时候。

  “父君,父君,你看这只小鸡长得好肥哦,我们把它烤来吃了好不好?”小不语胖乎乎的手指死戳着地上的大鹏鸟。

  “不语,不许胡闹,大鹏鸟是来送信的。”子彦仙君话里虽然不赞同,表情却是极为宠溺的,害得大鹏鸟差点以为这子彦仙君真的会把它烤了。

  “是啊,那只大鹏鸟却是肥得紧,上次回去见到他翅膀都快挥不动了。”子彦仙君盯着天界的方向状似嘲笑了一声。

  我揉了揉眼睛,是我看错了么?子彦仙君会嘲笑别人?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正常了?

  “自你不见,我就不正常了。”

  我赶紧移开眼睛,他盯着人的样子但凡是人,小心肝都会承受不住的,不,是仙也会受不了的,等等,他刚刚说的什么鸟。。。。。。

  “仙君用仙力探知别人的意识就不怕被反噬么?”他这哪是察言观色厉害,完全是在利用仙法窥探别人内心的想法。

  “我倒是从未被反噬过,况且我也只窥探过你一人而已,等你封印解除后我想要窥探都难了。”原来他是早知道我身上有封印的,亏他还装得一脸不知情一样。

  “我哪里有装作不知情?我怎么不知道?”子彦仙君一脸疑惑。

  事实证明和他斗嘴是多么的不明智,我还是不要纠结这件事了。

  “仙君,看在我们好歹相识一场的份儿上,就请您随便捻一个诀带我去阎王殿好吗?迟了,我怕。。。。。。”我怕来不及和爹爹告别。

  彼时他看我的眼神多了些无可奈何,我还以为他不会答应,突然间眼前金光一闪,我们竟已到了冥都。

  “何方神圣,竟闯我冥界鬼都!”那冥界的鬼将倒是尽职得很,生生把我们拦在了鬼门关外。

  “烦请通报,天界的子彦仙君携同神女花不语前来拜访阎王。”子彦仙君一身仙气在这冥界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原来是仙君和神女,阎王爷交代过了你们来就带你们去见那308号新鬼,仙君和神女快些,迟了,那鬼可就要投胎了。”

  跟随着鬼将来到奈何桥边,原来子彦仙君早就和阎王爷打过招呼的,奈何桥边排着长长的队,这些全是最近才成鬼的,奈何桥尽头孟婆喊着每个鬼的编号,他们在孟婆的监督下喝过孟婆汤就可以去投胎了,我在长长的队伍中一眼就看到了爹爹的存在,奔上前去叫他:“爹爹。”

  爹爹回过头来看见我不敢相信似的试探的叫我:“煌儿。”

  “嗯。”我的脸上有湿意。

  “没想到还能在这儿看你,你这样是恢复了记忆了吧。”爹爹用粗糙的手擦掉我脸上的泪水。

  “是,不语是来见您最后一面的,我要去寻我父君了。”

  我从小离开父君,那时随着夷清太子叫他小池夜,后来叫了子彦仙君做父君,却从来只是把他当夫君看的,是以只有容予老爷真正的让我体会到了父亲的温暖,我怎么样都要来看他最后一面,待他投胎后前尘旧事都该烟消云散了,到时候我该到哪儿去找我的爹爹呢?

  “不语,不要哭,这是我命里该受的,当年我。。。。。”

  “308号,过来喝孟婆汤。。。。。。308号在哪里。。。。。。308号赶紧的,还有很多人赶着投胎呢。”爹爹还没说完,孟婆在那边早已不耐烦的催促着。

  “不语,爹爹走了,有缘还会再见的。”爹爹转身过了奈何桥,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喝了孟婆汤,我看着他入了轮回道,泪水早已决堤。

  从此这世间再没有容予西煌,我也再没有爹爹。

  子彦仙君在花不语身后看着她伤心的流泪,想要说些安慰的话却说不出口,拉过她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只是希望她哭累了有个可以依靠的地方,不要一个人逞强,他会一直都在她的身边。

  等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才发现我们早已出了鬼都,只不过我们应当还在冥界的范围,看这天上黄沙漫天,闻着空气里有一股死气儿就知道了,只是我们不出冥界要干些什么?

  “不语,你现在要去哪儿?”子彦仙君询问我。

  “我想先去找我父君,让他解了我身上的封印,再陪他一起寻聚魂灯。”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了吧

  “既然你要去找你父君,那我们便不出这冥界了,他在北冥寻找第三盏聚魂灯。”子彦仙君说。

  “仙君,我的意思是我自己去找我父君,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让我备受煎熬,我只怕从前的那些情愫再次冒出来,那种患得患失我再也不想要经历第二遍了。

  “好,你走吧。”没想到他回答得这么干脆,倒是我心里面一阵阵的失落。

  算了,心一横,还是自己走吧,长痛不如短痛,呆得久了只怕自己更舍不得了。

  只是他一直跟在我身后做甚?

  “仙君,回天界的路不是这样走吧。”我转过身差点撞到他。

  他倒是没料到我会转过身来,往后退了两步。

  “这天界呆得闷了,想要在下界散散心,你走你的,我又不挡你的路。”他一脸痞气。

  这人怎么又恢复了在容予府里玩世不恭的模样??

  懒得管他。

  “对了,仙君你可知道我爹爹以前犯了什么错才招致烈火焚身?”

  “你可还记得你母神用来击杀蛟龙的那颗封神珠?”

  “嗯。”我点点头,这我肯定是记得的,只是子彦仙君提它干嘛?

  “那神珠被修好了。”

  “什么?是谁?现在在哪里?”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想必你也知道容予老爷仰慕你母神,当年你母神灰飞烟灭,那颗封神珠被打散,容予老爷为了留个念想,便四处搜寻神珠的碎片,并命能工巧匠将它修复好,这样一来却给自己埋下隐患。”

  “放火烧府的人是冲着神珠而来?”

  “不尽然,那些侍卫伤口上有魔气,凡人破不了我的结界,当日是有魔界的人到过容予府,但鲤鱼精说放火的是一伙儿凡人,那些人行动敏捷,反应迅速,显示是受过训练的。”子彦仙君说着便开始眉头紧蹙,这魔界什么时候和凡人扯上关系了?

  “那桐梧派的天息派也是遭这神珠所累?”我实在想不出来有什么人有什么理由会血洗天息派。

  “嗯,有传言说封神珠在你身上。”

  “在我身上?是谁造的谣,这是想要我的命么?”我的脸快成苦瓜脸了。

  “我再不会让人伤了你”子彦仙君的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烙在我心上,抬头望见他眼里的自己,像是望见了他的全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