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何以入君怀

楔子 之青楼

何以入君怀 孟西望 1228 2016-02-07 16:12:16

    最后一句话委实把我吓了一跳,自那以后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下山,只要想想那个画面还是让我胆寒。但是现在反复看那些姑娘一个个也算是眉清目秀,而且笑语盈盈,不像是坏人。我边想边咬牙切齿吃着我手中的糖葫芦。  

  最后我决定先小心观察一会,如果真像姥姥说的那么恐怖大不了撒腿就跑,以后不来了,打定主意的我隐在人群里,因为不知道是哪个夫子曾说过:“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虽然不知道具体是谁说的,不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心中窃喜:“我如今也算是个高人了吧,只有姥姥总是说我笨得要死,煮熟的鸭子飞不了,可我就算是不煮熟也是飞不了的”。“哎”。  

  我观察了许久,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川流不息,楼上的姑娘也是迎来送往,最后我发现了一件事,虽然来往的人数众多,却都是男子,里面有乌帽猩袍的高官也有俊秀文雅的书生,个个都是锦衣华服,未见一名女子或是穿着朴素的苦力马夫之类的。而且那两个守卫刚才看我的眼神也奇怪得很。  

  其实守卫的内心独白是(穿得这么华丽,怎么身边连一个仆从也没有,寻常的大户小姐见到这里早远远地躲过去了,她却好像不认识这儿似的。)而我心想:“该不会他们这里只准男子进出吧,可看上面那群姑娘,好像也不是,还是进去看看吧”打定主意的我咬掉最后一口糖葫芦大踏步的往前走,刚要进去,却遭到了两名守卫的阻拦,奇怪的是他们的语气很是和蔼,与他们五大三粗的身板格格不入,但他们脸上的表情还是将他们出卖了,就好像屠户欢欢喜喜的等着过年,在过年前几天的磨好了刀,然后笑容满面得看着自家圈里养的猪一样,透出一股别样的森寒。  

  说:“这位小姐,不知道是哪位大人的亲眷啊?”我听到这句话心想:“感情他们是把我当成高官的女儿了,就算是高官,可我总还是一只妖啊,目中无妖!”我当即反驳道:“我不是什么高官的女儿,我就是想进去看看”两个守卫听到我这句话语气立马就变了(因为平时这种地方老婆孩子打上门的也不少,所以领头的严格限制人数进出)说:“那你还想往里进,快滚滚滚蛋”。说着就使劲推了我一把,然后我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我心里气得要死,刚想使法术给他们两个一点教训,又想到姥姥在我出门前叮嘱我的话,只得作罢。  

  而后我灰溜溜的站在街角心里把那两个守卫骂了千百遍。我十分怨念的看着聚仙楼,心里却冒出一个想法,我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蓝衣高冠的男子,手心一翻多出了一把纸扇,这次我进去非但没有被阻拦,那两个守卫反而满脸赔笑着说:“大爷,里边请,”我心里乐开了花而面上却一点没有露出来,满脸横肉的老鸨马上就颠儿了过来,:“大爷,以前没见过你啊,喜欢什么样的姑娘?”  

  她见我不回话自顾自的说道:“那我帮大爷挑几个吧,红玉~胭脂~快下来招呼客人哪,。”而后就见一众莺莺燕燕从楼上迎了下来。老鸨却攥着手满脸期待的看着我,我把手伸到身后变出了一锭金子递给老鸨,这些莺莺燕燕们便把我迎到了一处客房内,一个给我倒酒,一个给我剥葡萄,一个给我唱曲,我心想:'也没姥姥说的那么吓人嘛。”我几杯酒下肚眼前就开始发晕,只好找了个理由出去,跌跌撞撞间,

孟西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