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鸳鸯泪

鸳鸯泪

夏籽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7-15上架
  • 4145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锲子+失火

鸳鸯泪 夏籽 3018 2016-07-15 16:32:13

    明国一败,乱世成殇。  

  五国琴弦响彻空中,带着一股似在心尖上来回走着的刀锋,恍若在为那白衣女子哭泣。  

  天空阴沉无比,飘着毛毛细雨,如同被泼墨的宣纸一般,笼罩着每个人的心头上,没人欢呼,没人笑着,却都带着一种似严肃而哀伤的气息望着在沙场上的女子。  

  国破一时,她惨烈一笑,身穿白衣,几缕青丝高高鬓起,檀唇缓缓动了动,眸底的决绝顿时让明帝定在原地,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檀琉啊,你….你干什么?快下来!疯了吗?”  

  明帝浑身颤抖着,原本明黄的黄袍顿时染上几丝灰,便得有些黯色。  

  檀琉轻笑一声,纤手提着白裙,乱世沙场上,唯一女子就这么决绝,决然的站在城墙上,不动声色,她悄然开口:  

  “明国一败,我身为明国公主,岂能独活?一直以来,我以百姓唯一,百姓死,我也死,百姓活,我也活,皇家血统,必有这丝信念!”  

  她一开口,明帝浑身顿时一颤,目瞪口呆的看着女儿就这么在他的眼皮子下决然而去,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明国一败,文国顿时得了势,在乱世中形成一只猛虎。  

  而明国的檀琉公主,也被文国以皇家公主的入墓厚葬,以祭她当时的刚烈与巾帼不让须眉的英气。  

  可谁人得知,这檀琉公主却并是为了明国,而是为了,那白衣翩翩,带着她一起走过青葱岁月的男子——文子岸。  

  “子岸,我如果死了,你该怎么办啊?”  

  “那我陪你一起死。”  

  现在,我死了,身为文国的太子,你还能遵守以往的诺言吗?  

  不能吧?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痴恋罢了。  

  爱上你,我不后悔。  

  檀琉在最后一丝神智殆尽时,最后,她用极其微弱的,几近消失的声音道:“我…真的不后悔。”  

  身后的男子身披盔甲,如玉的眸子轻轻瞥了一眼沙场上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的,只是那一抹白色的衣裙。他微微垂眸,用着漠不关心的声音道:“以皇家公主的葬礼好好安葬吧。”  

  “是。”  

  谁也不看见,他眼底渐渐浮现一丝水雾,一滴晶莹,透彻的泪水,悄然落在他抱着的头盔,悄无声息般的融入,往事如烟,伴随着时间的那层薄雾,还得从几十年前的往事说起。  

  当年,明国盛世。  

  明帝喜得一女,传闻这公主出来时,六天祥云鸟在世中霍般出现,在公主出生时围着她打转,足足转了七七四十九次,明帝一喜,终于老泪纵横的面对着大臣,道:“朕明国终于也出了一护国圣女啊!”  

  这公主因是在她母妃的檀木床中出世,在未睁眼的情况下,又牢牢抓住母妃那一块小小的琉璃玉,自被取为——檀琉。  

  刚生下来的她,不哭不闹,安静的如同空气一样,丝毫没有存在感。让别人误以为她天生便是那安静宁和的性子。  

  可没想到的是,这檀琉渐渐大了起来的时候,这性子突然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既活泼有调皮,从五岁开始,祸事就在这皇宫满天飞,常常弄得明帝不知所措,更是让那些太监婢女不知如何是好。  

  夏日那年,御花园的那片池子到处都是盛开的荷花,给了那闷热的天气终于带来一丝清爽。  

  檀琉不顾太监的劝阻,执意甩开那些烦人的牛皮糖,嬉笑着爬到树上,看着他们像无头苍蝇般的乱转,她发出一大串银铃般的笑声。  

  接着,她灵巧的在绿树间穿梭着,做着一些危险的动作,引发奴婢们大惊小怪的惊呼,她不禁更欢喜了。  

  “快去告诉皇上!”  

  也不知是谁叫唤了一声,顿时间,全部人都乱成一锅粥,叫人的叫人,劝导的劝导,顿时有些杂吵。  

  檀琉撇了撇嘴,有些不风雅的掏了掏耳朵,接着拖着肉嘟嘟的小手托着下巴,有些无趣的看着脚底的下的奴婢们,然后一屁股坐到粗大的树枝干上,又是引得她们惊呼叫唤。  

  檀琉嗤笑一声,接着用力的跳下大树,紧接着,又是一阵吵杂的混乱。  

  “你就是这样玩的?”  

  一声稚嫩却又装作着冷酷的声音将她的注意力拉回到了身后,她吊儿郎当的扭过头,第一次见面,她就给了他个差评。  

  年纪本来就小,装什么深沉大人,况且那一身白衣,是来丧礼的吗?  

  况且那星辰如玉的眉骨,雪白无比的肌肤,有着比女人还漂亮的唇形,小小年纪就有着美好线条的下颚,整一个娘娘腔似的,看着就让人反胃!绝对不是嫉妒!不是!  

  檀琉顿时狠狠瞪了他一眼,扯高气扬道:“本公主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关你什么事!”  

  小小的文子岸第一次看见檀琉的时候,对她的感觉更是可以说得上是厌恶,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如此不遵守女训与皇家规矩。这样一个毛头毛脚的臭丫头,还说是什么明国的护国圣女?好笑,不是剩女就不错了!  

  “呵。”文子岸似嘲似讽,一双眸子全是稚嫩的不屑,“公主?不好意思,本王还以为是在街边随处捡来的野丫头。”  

  檀琉一噎,俏丽的脸上憋得有些通红,一口气霎时也没有喘上,“你...你还本王?长得一副女人的模样,说不定还是个女扮男装的丑丫头!”  

  文子岸上上下下看了她一眼,清冷的声音也染上一丝耻笑:“就算是女扮男装,也比你这个只会瞎叫的丫头好看。”  

  檀琉被气得说不出话,只得跺了跺脚,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扬起小粉拳,道:“我再看见你一次,小心我打你!”  

  文子岸轻哼一声,稚嫩的俊脸勾起一丝不屑,决定不再与眼前的弱智女孩斗嘴,拍了拍身上的白袍,仿佛沾上了什么晦气的东西,接着,扬长而去。  

  “人妖!你给我等着!”  

  檀琉的怒气再次被他的动作勾起,一阵无名的怒火从心底而发,顿时大吼一声。  

  夜色如水,被微风拂动的池水翻过一丝涟漪,明月的光辉静静映在湖面上,明明如此清凉的夜晚,檀琉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她将薄被捻起,有些失神的望着皎洁的明月,蓦地,她有些烦躁。  

  正当她想外出逛逛时,突然听到一声尖叫,接着带着恐惧的声音道:“救...救命啊!琉璃宫失水了!琉璃宫失水了!救命啊!”  

  檀琉一怔,随后有些恐慌,琉璃宫,不就是自己的寝殿吗?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丝火苗,也闻不到半分烟味,何来失水之说?  

  她正当想着下人在说谎的时候,霍地,殿前竟真的着火了,熊熊大火,那火焰,如同魔鬼一样,见到什么就吃什么,猖狂无比,不知为何,檀琉竟闻不到半分烟味儿。  

  她真的慌了,本想将窗户打开逃生,却发现,自己如何都推不动了,也不知是谁如此歹毒,竟想让她死于非命!  

  她急的团团转,该试的地方都试过了,就是推不动,她咳了几声,正当她放弃之时,一个黑影破窗而入,看见檀琉的时候,那深邃的眸底微微一愣,随后也顾不得其它,不发一言的上前搂住她的腰,双脚一点,从窗户出来。  

  “公主!”  

  “公主,您没事吧?”  

  “公主...”  

  “.....”  

  众奴才看见檀琉出来,也顾不上提水灭火,连连把她围住,有些吵杂。  

  檀琉顿住心神,原想抬眸去看那黑衣人,却被那些牛皮糖团团围住,连条缝隙也被挡住。她不由一恼,小脸更是通红,“你们这些蠢货!围着我干嘛!琉璃宫你们是不打算救了是吧?”  

  众奴才一听,顿时去提水的提水,去找皇上的找皇上,场面更是比今日中午的更是壮观。  

  檀琉趴在地上,连声咳了几声后,头更是晕眩无比。  

  不知为何,一双白鞋霍地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本想抬头去看看那人是谁,谁知头昏昏沉沉的,还没抬起,便已昏死在地上。  

  “天啊!叫太医!公主晕过去了!”  

  “皇上呢!小凳子不是去叫皇上了吗?怎么那么长时间!”  

  “公主....”  

  檀琉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中,那黑色的漩涡仿佛要把她吸进去,她无论怎样逃离,结果还是看着那黑色的浓雾一点一滴的将她吞噬。  

  “野丫头,喂,野丫头!”檀琉迷迷糊糊中好似听见文子岸的声音,她不由的微微一蹙眉,接着嘟囔道:“死...死人妖...”  

  人妖?文子岸又是好气又好笑,那野丫头还在记恨他呢?他轻哼一声,摆了摆手,“下去吧,有我就行了。”  

  黑衣侍卫抬眸瞧了他一眼后,白色的袍子在黑暗中尤其显眼,小小的身子却有着一种不可违抗的威严,他不由的放轻脚步,隐藏于夜色之中。  

  天圣一百一十七年七月十九,史记记载,明国公主檀琉因一场大火与明国王爷结识,一场孽缘由此而来,即使过了千年,那令人心碎而又无比心酸的故事依旧让人敬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