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和男配有个约会

我和男配有个约会

弦公子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5-08-26上架
  • 5211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张 初来

我和男配有个约会 弦公子 2524 2015-08-26 14:59:20

  林宣睁开双眼眼,下意识的眨眨眼,再眨眨眼。

嘟囔一句:做梦了。

然后翻个身,继续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宣睡到毫无睡意了,再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猛的坐起来。

见鬼了!

这梦还不醒了是吧?不就是最近卡文,合着这场景剧情都卡梦里了。

随后脖子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伸手摸了摸,疼得她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做梦梦穿越了?

怎么都是清一色的红木桌椅?

这时,门外走来一个挺适合眼前场景的一个小姑娘。

身上穿着半旧的银绿色比甲,连头饰也是一支素银簪子,斜插在脑后的云鬓上。容貌清丽,身姿苗条。唯一美中不足,便是那双眼,里面本该流动着的灵气,却像贼一样的畏手畏脚。

按常理说,第一个出场的,一定是万事知晓的。不管她是丫鬟,还是姐妹。

看她这穿着,应该就是万事通丫鬟。

这丫鬟穿着也太寒碜了吧,如果是贴身大丫鬟,带出去也忒丢面子了。

难道是”自己“不受宠?庶女?小妾?

那丫头进门看到林宣坐在床上,紧张的四下看看,忙把门关上。走到床边,一副紧张的模样欲扶着林萱躺下。

“哎呀,我的好姑娘。咱得把戏做足了,可不能让人看到您还怎么精神的样子。”

林萱心想:还好,还是个姑娘!

随后,林萱被自己的想法雷出一头黑线。

之后那丫头咋咋忽忽的话,说的林萱有点懵。

不该是“小姐你终于醒了。。”吗?怎么还盼着自己躺床上半死不活的?

林萱感叹一声:梦就是梦,总是不按常理来的。

林萱考虑着要不要来一句:“我失忆了。”配合着她把这场梦做完,就看到那小丫头一脸窃喜的附在自己耳边说:

“姑娘,我听翠儿说,大姑娘昨儿没跟姑爷回去,在太太房里哭了一宿。早上起来的时候,眼圈都是肿的。”

说完那小丫头抿唇笑着,她抬头看着自家的姑娘一副呆愣的模样,心里有些纳闷,不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做做假把戏,没把人吊死,倒是把人呆傻了?

“姑娘,你不高兴吗?”

林萱看着那丫头一脸的幸灾乐祸,如果告诉她自己不明白情况,不知道哪里值得高兴,估计那丫头会以为自己傻了。

生生扯了一个笑,说:

“高兴,怎么会不高兴。就是脖子疼的我笑不起来。”

林萱心里想着,估计皮笑肉不笑就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那丫头扶着林静躺下,安慰她说着:

“姑娘忍着些疼,如果不弄出些真章来,怕是姑爷心里膈应姑娘做戏,以后看轻了姑娘。姑娘现在这个样子,姑爷以后定会心存内疚,心生怜爱。”

说完这番话,没有看到本该出现在自家姑娘脸上的娇羞,反而看到她愈加迷茫的双眼。

姑娘这是真的傻了?那丫鬟不禁苦闷的想。

林萱心里纳闷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梦的原因,这丫头的一番话,句句能听懂,连在一起说了,自己反倒听不懂了。

这姑娘、姑爷、大姑娘的,到底谁是谁,林萱很想揪住那丫头问问,这一个姑爷,娶了几个姑娘?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林萱听到了,那丫头自然也听到了。

随后出现让林萱跌破眼镜的一幕,只见那丫头抽出怀里的手帕,马上泪眼盈盈的俯跪在床前,豆子大的泪珠马上夺眶而出。

艾玛,人才啊!

这要是进了演艺圈,还不逼得各路女星没饭吃。

这脸跟翻书似得。

随后,门被推开,林萱看着门口,门外射进来的眼光有些刺眼,一个女子,就在这阳光中走了进来。

林静心里琢磨着,这大概就是女主气场。

自己做个梦,这么有气场的活儿都让别人揽了,自己还要半死不活的躺这里装死,摊上的这叫什么事。

随着那女子走近,林萱觉得刚才的惊叹跟这会的惊叹,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了。

这模样,啧啧,女人也得流口水。

面似芙蓉,眸似繁星。如玉娇姿,袅袅婷婷。

这就是林萱梦寐以求的模样身段,气质高华,亭亭玉立如青莲。原来这一场梦是来饱眼福了,回去得继续自卑。

这样的美人,搁演艺圈,演技再好都得靠边站。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美人眼圈肿肿的,纵然脸上敷着粉也掩盖不住她神色憔悴。林萱心里可惜,这是谁这么狠心,舍得欺负这么个大美人呢?

在林萱还没有回过神儿的时候,床边趴着的丫头,一个转身抱住了美人的腿。一番痛哭流涕的说着:

“大姑娘,您劝劝我们姑娘,就算不为自个儿着想,也得想想我们老爷夫人的在天之灵,就留我们姑娘一个人在世上,如果我们姑娘再有什么好歹,奴婢也就不活了。”

那美人似乎没听到她的这番“肺腑之言”,目不转睛的看着床上的林萱,林萱自她进来眼里就没有装第二个活物,看到那美人这么“深情款款”的看着自己,林萱脑子里考虑着要不要来点什么表示,那丫头都把自己说的那么惨了,怎么着也得挤吧点眼泪吧。

这想归想,真到做的时候就不那么容易了,不由得她不信,自己真不是那靠演技吃饭的主。

那头,那丫头看这两个正主都没啥反应,自己琢磨了一下自己的一番话,觉得大约力度不够,跟着又说:

“奴婢知道大姑娘心里苦,昨个儿是大姑娘三日回门,竟发生那样的事情,搁谁身上也受不了。”她说着拿起手帕擦了擦眼角,继续说:“可是,大姑娘,我们姑娘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给男子看了身子,这男子还是自己的表姐夫,这让我们姑娘情何以堪,也难怪她想不开,悬了三尺白绫。”

林萱听了她的一番话,浑身顿如雷击。

忍不住闭上眼,心里大声呐喊:你还敢不敢再狗血一点,这么惨不忍睹的桥段都敢往梦里钻,林萱,你是卡文卡傻了吧?

等等!

有点熟悉,这么狗血的桥段很像是自己笔下傻不啦叽的风格。

没等林萱理清头绪,那头美人就发话了。

“兰香,你下去吧,我有话跟你们姑娘说。”

兰香止住哭声,抬头看看那美人,回头看看林萱,正欲说什么,那美人一个眼风扫来,她便乖乖的闭上了嘴,起身告退了,临走前还不忘对着床上浑噩出神的林萱使眼色。

待兰香出去,那美人坐在了床侧。

“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

嗓子还是不舒服,所以听着声音极其虚弱。

不知道美人要问什么,林萱有些紧张,随后想着是一个梦,劝慰着:这是一个梦,慢慢的就不紧张了。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会劝夫君,以贵妾之礼纳你进门。”

林萱听完她的话,睁大了眼睛。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在美人眼里,她的这一番表情就成了另一种解释。

美人幽幽的叹息一声:

“念瑾,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很早之前就喜欢楚睿了?”

听完这句话,林萱如五雷轰顶!

念瑾、楚睿,这不是自己现在正在写的那本小说的脑残女配跟深情男主么?

合着眼前的美人就是自己笔下那纯洁无辜的白莲花乔月蓉。

这是闹哪样?

不就是睡个觉,怎么就睡成这个样子。

你妹的,知道自己会处在这么纠结的情节,当初就该大笔一挥,上吊吊死你个丫的!

没你的戏,看你还怎么出来蹦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