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一网情深

第三章 原来她另有所爱

一网情深 艾梵 4766 2016-03-23 19:43:43

    医院出来后,表姐和表姐夫让秦琛跟他们一起回家吃饭,秦琛应允。一路上大家都沉浸在泽川苏醒的气氛中,也聊起了很多关于泽川和秦琛年少的事,不知不觉就到了家。  

  表姐和表姐夫招呼一一和秦琛在客厅坐下,又倒了两杯酒递给他们,然后他们进屋换衣服了。终于,一一有机会和这个男人单独说会话了  

  “来的路上,你说你和泽川曾经是古惑仔,是真的吗”  

  “是的,你不相信?”  

  “不是,只是泽川一看就是阳光大男孩,怎么做得了古惑仔呢?”  

  “你好像对泽川特别关心,刚来的路上也总是在说他,到了家你什么都不问就问他的事?”秦琛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丁一一。  

  一一故作镇定,却又不敢望向秦琛,生怕被揭穿。“嗯——————没有吧,只是我和泽川学长好久没见,所以对他比较好奇。”  

  一一低头思量着,其实自己真正想问的是秦琛的事,只是因为不熟碍于面子,才拿泽川学长做幌子,既然他这么说,自己正好顺水推舟,所以做出理智气壮的样子,“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问问你的事,你有没有至今都无法忘记的人。”  

  秦琛似乎没有想到丁一一会这么问,一下子到慌了手脚。  

  “你们在聊什么”表姐夫从屋里出来问道。随后,表姐也从屋里出来了  

  “没什么,都聊些关于泽川的事情。”秦琛因为彦博的出现,松了一口气。  

  “一一,过来,我带你上楼看看你的住处”表姐拉着一一边走边上楼去了。  

  “这个房间,前几天就给你整理好了,你看喜不喜欢,还需要什么东西就跟我说,我来帮你添置”。  

  “谢谢表姐,我很喜欢。本来昨天就能过来的,可是飞机晚点,还好赶上你和姐夫的婚礼。说起来,真的抱歉,我这一过来就要打扰你和姐夫了,而且还是新婚之夜,姐夫那边还请你帮我说声sorry,过两天我找到房子就会搬了。  

  “搬什么搬,就住在这里挺好的,你姐夫不会介意这个的,他只care他的实验,你就放心的住下来,听到没有,小姨刚才还打电话过来让我好好照顾你,你要是搬走我怎么和小姨交代,不行,你必须住下来”。  

  看到表姐如此坚定的表情,一一不好多说什么,只得答应,可是心里还是想要搬出去,不想给表姐添麻烦。  

  “你在英国那边怎么样啊,对了,你以前和我说的那个暗恋的学长是不是就是泽川啊”。表姐一边帮一一整理衣物,一边问道。  

  “是的,就是那个泽川学长”。一一答道。  

  “我就知道,在医院看你呆住的表情我就猜到了,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没忘记呢?”  

  “原来,在医院你是故意把我拉过去的,还有那个玩笑话你也是故意的。”一一有点生气。  

  “是,我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看看你对泽川是不是还有感情。”  

  一一叹了一口气,“你不觉得你很无聊么,那你有看出什么吗?”  

  “就是没看出来嘛,不过我知道,就算你现在还喜欢泽川,你也一定会把这份心意一辈子藏在心底的,因为你啊,更愿意看到两情相悦的人在一起。”  

  “既然你这么了解我,这件事你就别再提了,也别告诉其他人,我不想别人误会。”  

  “知道了,我不会说的,你放心。不过,你也要为自己考虑考虑,泽川学长你最好还是忘记吧。”  

  “表姐,我什么时候说没有忘记泽川学长啦,在医院里我只是没想到还会再见到他,有点意外罢了,再说学长好不容易醒了,现在又那么幸福,我也很替学长开心,你别多想了好么?”一一有点着急,想要和表姐说清楚。  

  “好,我相信你”。虽然表姐嘴上说着相信,心里还是担心一一无法忘记泽川,到头来受苦的还是一一自己。  

  咚咚咚,表姐夫敲了敲门,“ladies,悄悄话说好了没,要下楼吃饭了。”  

  一一和表姐把剩下的东西收拾完毕,便下楼来到餐厅。  

  表姐夫已经为一一和秀旻准备好了红酒,大家举起酒杯,为表姐和表姐夫的婚礼,为泽川的苏醒举杯。之后,大家享用美食,有说有笑。  

  “姐夫,这次我住这里给你添麻烦了,实在抱歉,还有恭喜你和表姐,新婚快乐!”一一举起酒杯。  

  “谢谢,谢谢!”表姐夫满脸幸福地答道。  

  “你刚说什么添麻烦,你住在这里怎么会是麻烦呢?我倒是很希望你住这,这样我就不用被你表姐天天絮叨,能安心做我的实验了。”  

  “你还嫌我烦,一一,你看见了吧,我刚都说对了吧,你姐夫就只会关心实验。”表姐假装生气的说道。  

  表姐夫咳嗽了两声,又望了一眼表姐,那个眼神的意思大概就是要表姐在外人面前给点面子吧。表姐也很快心领神会,平复了情绪。  

  “一一,这下放心了吧,你姐夫都这么说了,你就安心的住下。”  

  “好。”不过,一一还是担心,但是表姐和表姐夫都那么说了,也只有先应承下来,以后再说。  

  “你们三个人是怎么认识的,表姐和表姐夫是大学校友,然后就在一起了,那秦琛呢,你们是怎么认识他的?”一一随手就指向了正在吃饭的秦琛。  

  “我和你表姐夫他们也是校友,我们一起在校学生会工作,就认识了,之后大家经常在一起聚会,聊天,就成了好朋友。”  

  “原来你们三个是校友,那泽川和司葵呢,他们又是怎么认识的”一一好奇的问道。  

  表姐看了眼秦琛,立马转向一一,有些犹豫的说道:“泽川和司葵是事务所的同事,之后日久生情,两人就在一起了。”但是,表姐的眼神让一一觉得这其中必有蹊跷,而且这件事应该与秦琛有关,所以,晚饭过后,一一找了个机会又追问起泽川的事,表姐见一一如此追问,以为一一对泽川还没死心,这才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一一。  

  原来,两年前,秦琛和泽川合伙开了一间律师事务所,司葵也是事务所的律师。起初,由于司葵做事过于追求完美,经常挑别人的毛病,所以同事们不是很喜欢她。有一次,司葵听到了同事的议论,刚好被泽川看见了,想要安慰司葵,但是司葵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认为人是为自己活的,只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就行,没必要在乎别人的眼光。也许,是命中注定的吧,司葵说话的语气、态度深深的印进了泽川的心里。自此之后,泽川会有意无意的注意起司葵,他越来越发现司葵与众不同,也越来越能理解司葵的内心。  

  终于有一天,泽川按耐不住决定要追求司葵,又听说秦琛和司葵很早就认识,于是让秦琛帮忙追求司葵。也许真的是命运弄人,每一次,泽川精心准备的礼物都被司葵误会是秦琛送的,安排的饭局又偏偏不能前去,只好让秦琛前去。渐渐的,司葵对秦琛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虽然知道泽川在追求自己,可是心里还是会不经意的想起秦琛,而这一切司葵只得埋藏在心里,不敢表露出来。  

  纸包不住火,这一切被一起火灾暴露。那天,天气特别干燥,泽川刚巧要上庭辩护,不在事务所。司葵刚和客户谈完case,准备回事务所,刚巧有人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事务所起了火,秦琛还在楼里救火。听到这一消息,司葵挂完电话,就飞速的开车赶往律师楼,看到大火熊熊燃烧,司葵想也不想就要冲进律师楼。消防员当时已经到达,也展开了抢救,把司葵拦在楼外。随后,彦博和秀旻也到达,看到司葵就立马上来,让司葵平复情绪,告诉她消防员会尽力抢救的,让她不要激动。于是,三人站在楼外看一个一个的伤员被抢救出来,终于,秦琛从大楼里走了出来,还没等彦博和秀旻反应过来,司葵就冲出了警戒线,上前立马抱住了秦琛,“你没事,太好了!”  

  司葵双手握着秦琛的双臂,上下打量着秦琛,看见他没有受伤,又看见秦琛疑惑的表情,尴尬的放开了自己的手。“泽川,不在楼里,你不用担心。”秦琛看着司葵说道。  

  “啊,嗯,我知道,他今天要上庭。公司的人都出来了吗?还有没有人受伤?”  

  “没有人受伤,我们这层楼不太严重,是楼下着火,火势蔓延上来的,你不用担心,文件和档案都在。”  

  “没人受伤就好,我还约了客户,我先走了。”司葵想要快速的逃离这里,好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司葵和彦博他们告了别就离开了律师楼。然而,司葵的这些举动都被彦博和秀旻看在眼里,他们走上前,看见秦琛没什么事,他们也就放心了。  

  秀旻拍了拍秦琛的肩:“好像有些我们不知道的事。”  

  彦博:“感情的事,千万不能乱,有些事你似乎要和她好好解释一下了。”  

  秦琛:“我知道,我没想到她会误会,这件事我会处理。”  

  秀旻:“你知道就好,女人有的时候也会犯迷糊,不清楚什么是爱。”  

  火灾第二天,秦琛主动约司葵晚上八点去Cristina餐厅一起吃饭。晚上,秦琛早早地就来到餐厅等待司葵。八点,司葵准时出现,而且经过一番精心打扮。秦琛看见司葵,伸手向司葵示意,并主动的为司葵挪开椅子,让司葵坐下,自己做到司葵的对面。  

  “今天约你来,是有话和你说。”  

  “你说”司葵用很肯定的语气说道,其实内心心乱如麻,因为她以为秦琛是要和自己告白,所以很紧张。  

  “昨天发生火灾,我才知道你原来……,所以,我觉得我必须要把话和你说清楚。你知道泽川一直在追求你么?”  

  “我知道,可是,我心里一直……”  

  “嗯,那你知道你一直很珍贵的手表是谁帮你找到的吗?”  

  “手表?不是你找到的吗?”  

  “不是,是泽川。你还记得那时你才到公司不久,有一天,你忙着找文件上庭,手表掉了下来你都不知道,刚好我和泽川路过,手表就被泽川捡到了,我们本来打算立马给你的,谁知,你一下就不见了,泽川偏偏临时有事,就把手表委托给我,让我交给你。”  

  “还有一次,你晚上加班,泽川为你披上了衣服,倒了水放在你桌案上,然后下楼去给你买吃的东西了,就是那么巧,我刚好来找你拿文件,结果……”  

  “所以,手表是泽川帮我找到的,水是泽川倒的。既然如此,你为什么都不解释清楚。”司葵的表情变得凝重,用质问的语气向秦琛问道。  

  “我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会让你产生误会,直到昨天,我才发现真相。其实,你仔细回想一下,我一直都有暗示你,只是你每次都没有放心上。”  

  “还记得,我们上次在这家餐厅吃饭吗?那次我就告诉你这是泽川特别为你安排的惊喜。后来,吃完饭,我又送你回家,本来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在你心里就变得不一样了,因为你已经先入为主了。”  

  “好,就算是我先入为主了,但是我清楚知道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难道你不觉得,这是冥冥中的安排么?为什么每次都那么巧,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你有想过这些么?”司葵的眼中带着些许期望,期望从秦琛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  

  “你为什么喜欢我,因为这块手表是你父亲留给你出嫁的,所以你认为捡到你手表的人就是你父亲为你找到的最合适的人。再加上,披衣服和倒水的事情,让你更加模糊不清了,以至于在昨天做出了一个错误的事情。”  

  “和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能冷静的想清楚,想想泽川这一年来为你做的事情,”秦琛看了眼手表,“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泽川快到了,希望今天你能有个愉快的约会。”  

  话音刚落,泽川就来到了餐厅,春风满面。秦琛站了起来,握了握泽川的手臂在他耳边轻语道:“好好把握机会。”之后,秦琛就找了借口离开了餐厅,泽川则略显尴尬地坐在了司葵对面。  

  之后,他们之间聊了许多,那天晚上泽川还为司葵受了伤,第二天他们就宣布在一起了。后来大家才知道,那天晚上,泽川在送司葵回家的路上,有个人突然拿了把刀就向司葵跑了过来,泽川想也没想就冲上前去握住了那把刀,估计那人是被泽川的举动惊住了,泽川趁机将那人撂倒,把那人打晕了,司葵紧接着就报了警。  

  看到流血的泽川,司葵慌张的从包里拿出纸巾一边帮泽川止血,一边说道“都是因为我,那个人是我的客户,可能因为官司输了,所以才来报复,对不起,连累了你。”  

  “没关系,要不因为他,我也不能握着你的手”泽川趁机握住了司葵的手。  

  “我可以这样一直握着你的手么?”泽川深情地望着司葵,等待着答案  

  司葵看着泽川的眼睛,很肯定的回答道:“不可以”  

  泽川愣了几秒,缓缓地放开自己的手,就在那时,司葵用另一只手握住泽川受伤的手,“你受伤了还怎么握着我,还是我来牵着你吧!”  

  泽川的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原来,我们严肃的司葵也会开玩笑啊。”之后,泽川收起笑脸很严肃的说道:“这一次,你握住了我的手,我不会再放开。”  

  于是,两人相拥在一起。悠长的街道上,路灯一排排整齐的站立在道路的两旁,泛黄的灯光映射在他们的脸上。这些似乎都在为他们祝福,告诉他们,在这世界上你不必感到孤独,因为你们拥有彼此。  

  没过多久,警察赶来了现场,把泽川和司葵送去医院,顺便给他们做了笔录。一路上,他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眼睛不时地望向对方。  

  英雄救美事件发生之后没过多久,他们就说要结婚了。可是就在筹备婚礼的时候,泽川遇上了车祸,司葵就一直守在泽川身边,不离不弃,直到今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