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萧萧陌生歌

第十章 你恨我吗

萧萧陌生歌 七如歌 1427 2015-02-04 10:58:35

    余笙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似笑非笑地对南嘉遇说“那你呢,你走后又遇见了谁?”

  南嘉遇听后,站了起来,白色的裙子到膝盖,露出白皙的双腿,踩着高跟鞋走路发出的声音让余笙心烦。她走向梳妆台,目光射向桌面,望见桌面上纯黑色的发辫,扬起一个笑容。

  余笙坐在木板上,端起桌上的水,喝了两口,依旧口渴,贪婪的喝多了几口。手指敲打着玻璃桌。

  南嘉遇坐在余笙身后,抚起那及腰的长发,木梳顺着发丝滑落。

  余笙也任由南嘉遇,没有说话。

  南嘉遇辫着头发,开口说,“我也很希望,能够长发及腰。”

  “你亲自剪短了。”

  “是啊”

  南嘉遇轻声回答,将辫好的麻花辫末端打个结。

  与余笙并排坐到地板上,传来阵阵凉意,撩了撩裙子,脱下了双黑色红底的高跟鞋。

  余笙扭过头一眼望见南嘉遇那双细长的手,再白,再美,也掩盖不住右手上那狰狞的疤与洁白的手臂上那个烟泡。

  “你恨我吗?”南嘉遇眼望着前方,窗外的风景一片青绿,阳光投射如米白的地板上,映着树的影子。

  余笙苦涩的笑笑,这个问题,她的父亲问过她,母亲问过,徐向南问过,林至宸问过。

  那些她拼命想去挽回的人,

  那些她可以为了他们放弃生命去守护的人,都问过。

  可是伤害她时,手上握的刀却从未迟疑过,就这么刺向她,之后再跑过来抱怨自己的痛苦。

  “可你怎么也无法否认,我们曾经可以为了彼此放弃一切。”

  余笙苦笑摇了摇头。

  “是从什么时候起,我们那么陌生了?”

  南嘉遇皱着眉头,眼里早就不是以前年少时带着的苍狂。

  曾经苍狂,现已失魂。

  “你不要不说话,我好累。”南嘉遇偏过头,靠在余笙肩上,无助的开口。

  余笙张了张口,没有发出一个音。

  其实我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我们曾为了捍卫利益,爱人,都伤害过彼此,我们都输了,变得那么陌生。

  余笙感觉到南嘉遇的眼泪浸湿她的衣服。

  “你不痛吗,余笙。”南嘉遇哽咽地开口,靠着瘦小的肩,好痛,真的好痛,眼泪就像年少时的那份放肆,不停的滚落。

  痛。余笙无声的开口。她需要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静静的舔伤口。

  南嘉遇再抬头时,双眼一片通红,泪还蓄在眼底。

  “后天,参加他的葬礼。”

  余笙瞬间想嚎啕大哭,将所有的委屈告诉眼前这个她深爱的女孩,发生了那么多事,她也想找个人痛诉。

  “南嘉遇。”

  “恩…”

  “下次,不要再化妆,还有高跟鞋,别再穿了。”

  “恩”余笙望着她的背影,静静的开口,“还有…我不恨你。”

  南嘉遇走了,只剩下余笙,安静得似乎没人。

  余笙眼通红,她哭不出。李默逸已经死了,还有什么自己是无法接受的,反正自己…也快死了。

  余宁一定是等太久了,所以,很快来陪你了。

  “余笙姐...”苏榆一声惊叹,看见余笙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吓了她一跳,朝余笙快速走了过去,“姐...姐!!”苏榆推了推她,余笙一个冷颤,转过头。

  眼泪爬满了整张脸,模糊到她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又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什么时候,她变得伤感,爱哭了?

  苏榆手忙脚乱,抽了两张纸巾后,将滚落的眼泪擦去,擦完,又滚落,浸湿了整张纸巾。

  “姐你别哭啊!”苏榆哭丧着脸,慌张得差点摔倒,“别哭啊,我也要哭了

  …”

  苏榆的手静静的握住余笙冰凉的手,传递着温暖,却不想自己的手也冷了下来。

  “姐…”苏榆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第一次见余笙在她面前这么放肆的哭,毫无掩盖,就这么的...哭了。

  余笙睁大眼,什么都看不清,模糊的脸孔。

  “姐…”苏榆叫着她,余笙不敢开口,怕一开口就仍不住哭诉出来。

  苏榆望着余笙,只觉得心疼,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哭得这么的撕心裂肺,身旁几瓶变形的啤酒罐,余笙身上散发着浓烈的啤酒味。

  握住的手不由加重。

  眼泪终于听了,也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苏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