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萧萧陌生歌

第九章 张嘴,闭嘴。

萧萧陌生歌 七如歌 1410 2015-01-31 19:18:52

  "我记得你说得的每一句话,每一个眼神。”几条长发垂落在几乎空白的纸张上,余笙将长发撩到而后。

  手执起钢笔,写下那秀丽的字。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连续写下了相同的三个字,余笙像是个一年级女孩一样,一笔一划认真的写着,突然之间字变得模糊了,打湿了纸张。

  余笙劳累的放下钢笔,抹了抹眼睛,脸色变得有些苍白无力。

  余笙突然回想起那一刻,他平静的望着她的眼睛,张开口在人群中朝她说话,努力回想着,却始终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最终留下了个背影。

  眼泪突然就猛的掉了下来,余笙蹲了下来,动作幅度太大,桌面上的钢笔随着手摆过掉在地上。

  “你是不是在怪我?对不起,对不起。”长发贴着她的脸,被眼泪浸湿,被打透。

  她一抬起头,就看到李默逸,仍是带着纵容般的微笑,再回过神来,什么都没有了。

  余笙呆愣了好几秒,大声号啕哭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声音变得有些沙沉,捡起钢笔,重新坐回凳子上,只是眼泪还是流个不停。

  坐在凳子上,望着从窗射入的光。

  “呐,我们去吃小吃吧。”

  她的第一个反应是拒绝了,无奈的是南嘉遇硬扯着她。再来一次,她会立马答应,然后硬扯着南嘉遇。

  铃声突然响起,余笙眨了眨眼,走过地板,冰凉从脚底传来。她赤着脚走过客厅。

  “喂?”

  “余笙。”

  “嗯。”

  余笙有些鼻酸,电话另一边传来南嘉遇的声音,冷淡得像是个陌生人。

  “我...我在门口。”

  余笙怔了,过了好久,盖了电话。

  打开门时,她看到了南嘉遇那消瘦的脸庞。

  “余笙。”

  余笙突然直接不想说话,与其是不想说,倒不如是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南嘉遇踩着高跟鞋,踏入门房,发出踏踏的声音。

  “你不穿鞋么?”

  余笙关门,没有说话。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南嘉遇脸上化着精致的状,她的目光在余笙身上打转。

  余笙垂着眸。“你哭了。”苦涩的笑了笑。

  “我没有。”余笙平淡的说,突然抬头看着南嘉遇。

  南嘉遇的脸色有些难看。

  “那天我走了之后,你们发生了什么?”

  李默逸傻笑了两下,带着后面两个人在街上兜了一大个圈子。

  南嘉遇气得想一脚窜过去.

  "究竟去哪啊?"

  “不知道。”说完又笑了笑。

  南嘉遇怒了,“你还笑!你只猪!!”

  余笙哭笑不得。南嘉遇随手指了一家小店,“就那吧!”

  “随你啊!”

  坐下后,南嘉遇在摊子面前指着肉丸,似乎在考虑些什么。坐在一边的李默逸掺着脑袋,小小声的说“搞什么啊,那么久。”

  “你以前认识南嘉遇?”余笙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木桌。

  李默逸点了点头,“是啊。以前她总是欺负我。”

  “看得出来....”

  南嘉遇端着三碗小丸子朝他们走去,有些不满的说“你们时不时说我坏话了?”

  李默逸保持沉默,一口咬下丸子,嚼了两口,满腔的热度。

  余笙也没有说话,那个碗,朝丸子吹了吹,咬下一小口。

  南嘉遇瞪大了双眼,“诶?还真”说我坏话了?“

  接下来的整个上午,南嘉遇都是撇着嘴,爱理不理的样子,余笙和李默逸也没有去找她说话,一下子变得很安静。

  三个人同行走着,南嘉遇感觉到裤带的手机似乎在震动,停下了脚步,抽出手机。

  余笙回头便看到南嘉遇望着手机,望了有十几秒,才划过屏幕接听。

  余笙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但表情是少有的严肃,所以没有插话,李默逸插着裤带等着。

 “我...出去一下。不用等我了,我今晚不在你家住。”说完,没等余笙回应便转头握着手机反方向跑。

  南嘉遇回想着,如果再来一次,她把手机砸了也不会接听这个该死的电话。

  这一种无法形容的感情在她嘴角,苦涩麻木,张嘴,会痛。闭嘴,会疼。

  余笙面无表情。

  南嘉遇笑了笑。再来一次,结果还不是一样。

  应了余笙的那句话,

  是的,我们是上帝最爱的那两个玩-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