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萧萧陌生歌

第七章 夜晚

萧萧陌生歌 七如歌 1337 2015-01-17 17:47:04

    南佳遇吹着面条,“变-态?”目光扫向余笙全身上下,余笙被盯得有些发毛。

  “难道…”南佳遇貌似想到了什么,放大的声音,满满的惊讶。

  余笙立马打住她的话语,如果让她继续说下去,什么不好的都会让她说出来。南佳遇瞥了瞥嘴,没有再说话。

  南佳遇翘着二郎腿大口的吃着面,余光却一直停落在桌面上的手机。自从那次餐厅告别后,再也没有见到徐向南,南佳遇一直等着他的来电。只要一显示来电,便会激动地差点翩翩起舞,再靠近点一看,原来是一个骚扰电话,气得她简直要把手机给砸在地消气。

  余笙眨了眨眼,勺子翻着八宝粥。

  “我帮你请了个假。明天不用上学了。”余笙慢悠悠的开口。南佳遇张开嘴想说话,一张开嘴里的面就滑了下来,样子很滑稽。

  “什么?”

  “明天我们去做兼职。”

  南佳遇呆愣得说不出话,好几秒才反应过来,“余,余笙。你是欠债么?”

  余笙被南嘉遇的逻辑与思考方式弄得无语了,“不是。”

  “那,那为什么…”南嘉遇似乎发觉自己的问题有些白痴,说得越来越小声。

  母亲早上打了电话给她,内容便是说她这个月不会回来了。母亲从来没有离开得那么急切,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告诉余笙去哪里。再多的关心都被一句再见与无限的嘟嘟声给去灭了。

  余笙垂着眼眸,没有说话。南佳遇脑子转得有点慢,但也反应了过来,有些抱歉的说回应了一声哦。

  勺子碰到瓶底发出清脆的碰撞声音,南佳遇的面吃得只剩下汤汁,利索的跑到厕所将剩下海鲜味的汤汁倒在厕所里头,然后面桶扔到垃圾桶。

  南佳遇躺在沙发上,很粗鲁的打了一个响隔。

  余笙揉了揉眼睛,坐到南佳遇的一旁,没有电视机的房屋有点清净。

  余笙张嘴整准备说话,手机的铃声打断了她的头绪。南佳遇看了看来电人户,兴奋与期待瞬间被浇灭,有些不领情的划过接听。

  “什么事?”南嘉遇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

  “佳遇,妈妈听说了你最近的情况…”电话里头传来急切的问候。余笙在一旁紧紧的看着南嘉遇的表情,嗯,有些不耐烦。

  “所以?”

  一句冷漠的话把南嘉遇妈妈的话全都堵塞住,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是应该继续接下早已准备好说的话题还是责骂她这无所谓的语气?

  “没事了,注意身体。”

  “哦。”南嘉遇应了一声,顿了顿,对方似乎在等她,“你就这么的空闲么?”

  “啊?”南嘉遇妈妈的声音有些慌乱,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下去。

  “忙你的吧,我要睡了。”南嘉遇很快的按下了按钮,心烦的关了手机。南嘉遇绕了绕头发,眼光望向一边,深深地呼了呼气。

  “余笙。我好困”南嘉遇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余笙为南嘉遇的孩子气不经意笑了笑,指了指一个房门。

  南嘉遇揉了揉眼睛,眼底下的黑眼圈十分明显,“我们一起睡吗?”有些小激动的问道。

  余笙翻了个白眼,没有回答。穿上拖鞋后绕过玻璃桌走向二楼,发出塔塔的声音,南嘉遇静静的坐在那里,似乎思考着写什么。

  催着眼眸,望着玻璃桌上的茶杯发呆。

  母亲说的每一句她都记得。

  那些刺得她流血的话,可能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样怪异的眼神与恶劣的语气。

  她的存活,不过是为了成了她发泄的一个物品。

  嘴角苦涩的划过一个弧度,站起了身。

  闭着眼睛,感受着黑夜的寂静与孤独,薄薄的被子盖在身上,没有丝毫的困意。南嘉遇晃了晃脑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伤感了?朝自己鄙视了一番后,翻转了身,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的睡着。

  余笙喝了一杯水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莫名的睡不着。

  不知道熬到什么时间,默默的沉入了睡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