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萧萧陌生歌

第五章 死在心里

萧萧陌生歌 七如歌 1525 2015-01-02 11:43:51

    南佳遇搀着余笙在街道上走着,右手拿着晶莹剔透的冰糖葫芦,一口狠狠的将最后一个咬下,发出卡擦卡擦的声音,在她耳力似乎是这世上最美好的声音。

  “余笙啊,这个时候…”南佳遇看了看手表,表情有些凝重,皱着脸蛋说“放学了…”

  余笙耸了耸肩膀,有些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南佳遇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棍子扔掉,心痛的捂住心口,“估计又要写检讨书了…”南佳遇忧伤地说着,她动了动手指头,心里默默的数了数,估计是她这个月第五次写检讨了。

  第一次是整整迟到了两节课,差点动用到问在出差的父母孩子是不是失踪了的地步,其实她只是睡过头了。

  第二次是抄作业被主任亲自抓到,还好意志坚定的她没有将余笙的供出来,所以导致她又要写一篇检讨书。

  第三次是因为半夜失眠,在课室里睡了整整一个早上…结果比之前好不到哪里去。

  还有第四次第五次,原因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南佳遇也是无奈,如果某一天,没有了学校,没有了考试,她就什么都不是了。南佳遇从来都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差这一份。”余笙悠悠的开口。

  南佳遇嘟了嘟嘴,让她嘴角本不明显的青春痘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余笙。我怎么重来没有见过你爸爸。”南佳遇去过余笙的家,只有六十平方米的房子,干净得让她发现自己家是有多么脏乱。见过她妈妈,余笙的妈妈给她有种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她与她的母亲永远都带着距离。

  余笙原本带有笑意的表情有些僵硬,“他死了。”在她的心里,他的确是死了,到了现在,已经记不住他的面容。

  有时候母亲在房间里望着父亲的照片流泪,母亲从来不会在她面前哭诉她的痛苦,从来都不会。她的房间抽屉里有一张父亲的照片,被包装纸包裹着,余笙并不想拆开。

  前年的大概这个时候,父亲他结婚了。

  余笙有段时间都在发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想着些什么,只是好累,好累。

  南佳遇轻轻推了推余笙,小心翼翼地问“余笙,你有其他亲人么?”

  余笙的浓密的睫毛抖了抖,紧抿的双唇张了张,没有发出一个音。南佳遇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没事啦。走走走!”冲她笑了笑后拉着余笙往学校反方向走去。

  南佳遇眨了眨眼,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走了一段时间,风景不断在变,人也不断的走过。两个人穿过人潮,没有人打破她们之间的沉默。

  余笙呼了一口气,将帆布鞋的鞋带解开,换了一双拖鞋。身子靠在松软的沙发上,各种疲累瞬间疏放。早就知道和南佳遇逛街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偏偏就甘愿那样的手拉手疯一整天。

  “妈…”余笙喊了一口,等了片刻后重新喊了一次,什么回应都没有。余笙揉了揉太阳穴。

  “叮”一声响铃让余笙回神,伸长手将玻璃台面上的手机拿起。

  食指在屏幕上点了点,弹出一个窗口。余笙的眉头皱了起来,久久不知道反应,将手机有些粗鲁的仍在松软的沙发上,将齐肩的短发撩到耳后。

  在沙发上坐了一阵子,站起整理了一下衣服,缓缓的走进卧室。

  坐在书桌上,指尖划过几本书,停留在一个笔记本上,稍稍一拉拿出来,握起一支笔。

  “沙沙沙”指尖在纸张上划过发出了有些刺耳的声音。

  本子上只剩下黑色难看的划痕。已经不知道写些什么来记录自己的心情了,余笙有些困扰的盖上了日记本。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突然想要写日记。一种迷茫的感情突然弥漫涌上心头,余笙微微蹙眉,翻开笔记本的第一页,一张张纸翻过,突然停留在只有两三行字的页面上。

  2011年1月24日。

  余笙仔细的望着日期,手指拂过有些泛黄的边缘和墨水迹。

  那一天是自己的生日,没有人记得。

  那天,莫名的一条短信让自己有些惊骇。

  有人给自己打了一笔钱,不多也不少,抵得过余笙两个月有余的生活费。

  不是自己,不是母亲,那会是谁?

  接下来,不定期的会莫名的有一笔钱入到银行卡。

  余笙放下了笔,将日记本随意放在一边。

  走到床边缘坐下,是不是上帝正在捉弄她啊。

  一步一步走向沼泽,被紧紧的牢固住身体,抓住了一根树枝,却突然断掉,就好像,光在一点一滴的灭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