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倾城恋

2.改变

倾城恋 木梨 4077 2014-11-18 14:28:26

  第二章 改变

从内界出来的无瞳安然的躺在床上等待着来人,并无丝毫异状。不久后,无瞳听到一阵脚步声,有些许急促,大概是急着做什么事吧。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又变回了熟睡的样子。脚步声的主人终于到了门前,而无瞳也听到了脚步声的主人的声音,是他这具身体的父亲。说起来,这个父亲极不喜欢这具身体的主人,倒是这具身体的爷爷非常喜欢,而这个父亲虽是这个家族的家主,但是,真正掌权的还是老一辈,也就是无瞳的爷爷。

记忆中的爷爷是个很冷漠,且实力极强的老人家,对自己的亲人也极其冷漠,但是却偏偏对紫无瞳另眼相看。旁人许是不知道原因,但是不代表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的无瞳不知道,大概原本这具身体的主人也是不知道,但是无瞳知道了,在那些记忆中猜到的。这具身体的主人的亲生父亲并不是现在这个,而是那位爷爷爱了一辈子的女人与另外一个男人的儿子的孩子,那位爷爷爱屋及乌的极其疼爱这个所谓的孙子,大概因为爱,大概因为愧疚。不过,这些都与他无关,在他的世界里,只有三种人,喜欢的,讨厌的,还有陌生人。他的世界简单,但是不是血腥暴力,无瞳就像一只沉睡了的狮子,无害得像一只猫咪,其实只不过是他收了他锋利的爪子,也无意露出自己的本状。

“把门打开。”无瞳听到门外的人这样说道,接着就听到推门而入的声音,然后无瞳感觉有人靠近他,他又听到刚刚门外说话的人这样子说道,“把小公子叫醒。”

他感觉到有人在摇晃他的身体,于是睁开了无神的双眼,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看清楚了面前的人,还有房内的人。房内只有三个人,很明显,有两个是跟着另外一个的。他虽然无法看到东西,但是他的感官极好,而且前世形成了在脑内成象的习惯,就跟看到一样了。再则,他能看到一些,用眼睛无法看到的东西。就像他清楚的看到,明显是主人的那个人在看到他的双眼和容颜的时候,闪过的几缕嫉妒和讽刺。无瞳似乎迷茫的歪了歪脑袋,无辜的表情配上他略带柔弱且单薄的容颜,倒是将在座的三人看得有些愣神,这位小公子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父亲就快回来了,你从今天起跟你的下属搬到主院去住。”那人这样说道。

无瞳乖巧的点头。

那人见到无瞳点头便准备离开,突然又听到身后传来声音,“记得让你的女儿儿子们离我远点,不然伤到哪里我不负责。”

无瞳的表情很无辜,说出来的话却与他的表情十分不搭,无瞳从记忆中得知,有些人喜欢利用他看不到的来欺负他,但是,这具身体的原本的主人也不是任人欺负的,就像有些话不是不会说,只是不想说罢了。那人大概也是知道那些事,为什么没有阻止?那个人为什么要阻止,反正不是他的女儿。况且,无瞳从未在那些人手上吃亏。

“我会跟他们说的。”说到底今天的无瞳跟以往的无瞳不太一样,那人深深的看了无瞳一眼,微微叹了口气,丢下这样一句话便离开了。若是过去的无瞳,大概看不懂那一眼和那一声叹的意味,但是不代表现在的无瞳不知道。那一眼是怀疑,那一声叹不过是叹他自己的多疑。

---------------------------------------------------

无瞳的下属是在那个人走了不久后回来的,身后跟着一个人,也是他出去的目的,无瞳病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无瞳的穿越,过去的无瞳就是被这场病夺去了这条命,不过,一场伤寒是不会让一个人死去的,只是有人在其中做了手脚罢。罢了罢了,既然占了这个人的身体,那么报个仇也是应该的。反正,他不讨厌这具身体本来的主人,说起来,这具身体的主人倒是跟他的性子有点像,不过,他不及自己有更多的黑暗面罢了。

“小公子,奴才找来了大夫,小公子的病很快就会好了。”

“青松,没事了,烧已经退了。”无瞳看向那个下属,又扫了一眼他身后所谓的大夫,咦,那么年轻?

“小公子,还是让大夫看看吧。”青松是那个很疼他的爷爷给他安排的人,平日里也是对紫无瞳极好的。

“哦,那就看看吧。”无瞳无意与他争这些事情,既然他觉得这样比较好,那就这样吧。

“有劳大夫了。”青松听到无瞳应了,笑得像阳光一样灿烂,他虽是被派遣到这个不太受宠的小公子身边伺候着,似乎有些委屈,但是,这个小公子他却是真的喜欢的。

“这位小公子,请问你哪里不舒服?”

无瞳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这个所谓的大夫,年轻,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岁的样子。长得还不错,就是眼中的光芒有些太明显,青松是从哪里找来这极品?

青松见无瞳看向他,于是问,“小公子,怎么了吗?”

“你从哪里找了这个极品大夫?”无瞳很淡定,只是听的人就不太淡定了,例如被称作极品的人。

“这位小公子,在下哪里……极品了?”极品大夫有些恼,怎么他进来没两分钟就被人说极品了?而且,明明极品是褒义词,他怎么听着就觉得那么贬义词呢?

“明明是个年轻人,却戴了副老人家的面具,还装大夫,你说,你哪里不极品?”无瞳有意逗弄他,而且,这人虽年轻,但是倒是个不错的人,可以收为己用,就是不知道够不够聪明。

房内两人听到无瞳的话都愣住了,特别是被点名了的极品大夫,而青松愣住的原因是,他知道无瞳的眼睛是看不见的。极品大夫很快就回过神来了,他从进门的那一刻便注意到,这位小公子的双眼无神,应该是看不到东西的。他的伪装连师傅都很难看得出来,这个小公子竟然看不来了?难不成他其实不是瞎子?极品大夫带着些小心翼翼,用自己的手在无瞳面前晃了晃,见无瞳没有反应,手还没放下,心底就已经纠结起来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不用想了,我的眼睛是看不到,但是不代表我真的看不到,所以你不用再晃悠了。”无瞳见那人皱着眉头,也没了逗弄的心思,直接开口给他解了惑。

“那你是用什么看东西的?”那人明显对这位不太受宠又看不到东西的小公子很感兴趣。

“青松,去倒些茶。哦,还有,紫程辉说要搬到主院去,爷爷要回来了,你准备一下。”无瞳因为没了逗弄此人的心思,于是就开始无视那人,反而转向了青松。

“是。小公子在这里等会。”青松是知道紫家当家家主的名讳是程辉,突然这个名字从这个向来有礼的小公子口中吐出来,总觉得有些怪异,其实从他从外面回来后的小公子就很奇怪了。只是,他不是无知的人,小公子既然要他离开,那么他便离开罢,他从小到大学得最好最多的便是服从主人的命令,他从主人身边调到小公子身边后,小公子便是他的主人,他只需要明白这点就好了。

青松从外倒了茶进来便离开了,至于是不是遵从无瞳的想法去收拾东西准备搬去主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热辣辣的茶,茶香溢满了整个房间。无瞳有个习惯,他不爱喝清水不爱喝果汁等饮料,他最爱茶。想来,虽然这院子偏僻了点,但是终究紫程辉不太敢怠慢他,所以衣食住行都没有太差,过去的无瞳也爱茶,不过不懂茶,而现在的无瞳懂,这茶倒是不错的。

“好了,人也走了,小公子是不是可以跟在下说说你到底是怎么看到我的伪装的?”

“名字。”无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出了他的问题。

“……沾墨。”极品大夫犹豫了一下,最后仍是把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

“虽眼不能视,但我有鼻子可以闻,有耳朵可以听,有手脚可以触碰,我的感官都极好,你的伪装在我面前不起效果。”看在沾墨这么配合的份上,无瞳觉得告诉他也无妨。

“小公子果然厉害。”沾墨无奈的摸摸了自己的鼻子,他过去的作为似乎在这位面前丝毫不起作用啊。

“无瞳。”

“什么?”沾墨有些跟不上。

“我的名字,也将是你的主子的名字。”无瞳这样说道。

“我的主子?”沾墨现在根本就是处于一种断线的状态了。

“你想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奉我为主。”

过去,为了要彻底覆灭那位主上,所以,他暗地里其实收了不少势力,而那次的任务人物就是他的势力之一,那个人,教会了他很多东西,只是,他终究是弃他们而去了,他们,大概会恨他吧。不过,他们依旧会过得很好的。

“我?我想要什么?”沾墨听到无瞳用这么一种淡然的语气说出了那么一句霸气的话,本来已经说出口的讽刺竟然生生变成了这么一句带着些自嘲的话,说出口后,连他自己都惊了惊,心中意味不明。

“你想要实力,你想要报仇。”无瞳依旧是那副冷漠淡然的样子,连语气都没有变过,似乎只是在说一个事实。而实际上,也的确是事实。他眼中的光芒除了明显极了的狡猾,还有眼底不能忽视的恨意,那是心底有恨有怨的人才会有的恨。

“呵呵……”沾墨听到自己隐藏了许多年的东西,就这样就这么简单的从另外一个人口中说出,还是一个眼不能视的十岁女娃口中说出。心中莫名起了些悲哀,是因为孩子天生的敏感吗?他可以在世人前伪装得极好,无人能够看出他的伪装,连日日夜夜相伴的师傅都以为他早已忘记了那段仇怨,今日,竟被面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一针见血的戳中了。

“这个,给你。看熟记熟,然后烧掉。”无瞳从玉镯中拿出一本功法递给了沾墨。

沾墨愣住了,这镯子竟然是一只储物镯?《无上功法》?这是失传了很久的《无上功法》?沾墨呆呆的看向了无瞳。

无瞳无意跟他解释什么,但是这人似乎在等他说些什么,“这就是那本失传了很久的《无上功法》,世人皆说这是一本至高的秘籍。其实,给了他们,他们也修炼不了,这本功法必须要有你这样的体质才能够学,你这种体质又是百年不遇。”

沾墨听到无瞳的话又惊了惊,他竟然知道他的体质?到底这个眼不能视的女娃,看穿了多少东西?

“拿着,不要我就丢掉了,这本功法要求太多,很讨厌。”无瞳这样说着,脸上亦是毫不掩饰的厌恶之意。无瞳是真正的讨厌这种要求多多的东西,过于复杂,无瞳喜欢简单的东西,也许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人,所以才会厌恶复杂的东西,不失为讨厌自己的另一种体现。

“要。要。”沾墨听到也看到无瞳毫不掩饰的厌恶,立刻从他手中接过功法,嘴里还念叨着要。

“这个是储物戒,滴血认主,里面有灵石,有灵药,这是我的要求,你自己看着办。一个月后,我要看到这张纸上的东西初成。”无瞳也不多说什么,从玉镯中取出一只储物戒,再让佩佩从内界中取出一些灵石和灵药,当着沾墨的面,写下了他奉他为主要做的第一件事。

“沾墨在此向灵神起誓,这辈子奉紫无瞳为主,有违誓言,必受天地法则惩罚,生生世世无法坠入轮回,灵魂打入无尽地域。”沾墨接过储物戒说道,天地法则从天而降。

“其实,你不必如此,我自有办法让你无法背叛我。”无瞳这样说道,他本无意让他立下天地誓言,要知道,天地誓言一旦起誓,若有半分违背之心,就会被天地法则湮灭。

沾墨笑了笑,将储物戒戴在了手上,向着无瞳的方向行了个礼便离开了。他知道,他看得到,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