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医妃策,猫王不好惹

006人仅一条命

医妃策,猫王不好惹 花芯无敌 1945 2014-05-30 17:08:25

  闻言,沐风哲严重无语,难道自己刚才的长篇大论就付诸东海了吗?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每个听到这个事实的植物人都头脑不正常?以前有的植物人得知自己成为植物人后,不是直接晕死,就是假装晕死,而现在这个虽然好了一点,但也是木头一个,呆若木鸡。

  实在无语。

  可他没有意料到,凌香在听清楚这些事实后,表现得更加离谱。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再解释一次。”沐风哲神情无比无奈,“冥界考验一个植物人智慧的期限是一年,如果这一年里植物人的表现合格,则有资格回去你们的人类世界。但是,如果表现不合格,则会再考验一年,这样年复一年地考验下去,直至让冥界满意为止,才可以回去。”

  “怎么考验?”凌香心里难免对冥界有点不满,说话的语气掩饰不住其中的愤怒。

  沐风哲邪魅一笑,“那得看我们这些九命猫,有时心情好点,会让你们可以作弊,有时心情不好,对你们就会狠一点。有时,我们还可以把假的记录汇报给冥界。”他虽在说实话,可也难免没有威胁的意味,“所以,你们这些植物人要懂得看我们的眼色做人,我们一不高兴,也许你们就永远回不去。”

  闻言,凌香特别不好受,本来一个冥界就算了,现在就连猫这种畜生也可以掌握自己的去留。

  一直在人类世界受过21世纪教育的凌香无法忍受这种荒谬的事情以及无理的困制。

  而且,凌香还是疑问,自己难道在做梦?

  一时间,凌香脑子一乱,仿佛以前所表现出来的镇定自若此时都不堪一击,她走到沐风哲面前,一把掐住他,“我要掐死你。”

  沐风哲猝不及防,纵使他有异于人类的能力,但此时此刻却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女子掐住,这叫他情何以堪!

  当即沐风哲便三下五除二拉开凌香的两手,把凌香推到几米开外,可见沐风哲的力气之大。

  “你想要同归于尽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能力,你不要命并不代表我愿意和你一起死。”沐风哲的俊脸布上了很明显的愠怒之气,“真是疯子一个,亏我还看好你是个沉着冷静的人类女孩子。”

  疯了吗?凌香暗自问自己,也许吧!要不然一向能够处变不惊的人怎么失控到去掐死别人呢?可是她掐沐风哲的初衷只是想证明这完完全全是自己的一个梦。

  不对,沐风哲已经跟她说了现在她就是在做梦,只不过这个梦醒来的可能性很少,时间上却更长。而且,凌香沉睡的性质在现实世界里已经成为了植物人。

  植物人和废人没两样,不,是比废人更加没用的植物人。

  凌香一想到这里,她的心又加痛几分,心里那个怨那个不甘那个悲啊,此时都化做一行行清泪倾泄而出,为她那张绞好的脸蛋增添了不和谐的两条平行线。

  沐风哲原本想好好奚落一番凌香,可没想到她会哭出来,一时间他的那颗心就不知道怎么不受控制一样,空空落落,好不难受。

  “你们人类不是有句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吗?干嘛有事没事就用哭来面对问题,难道这样子就能解决问题吗?更何况,只是要你在这个红楼世界撑一年而已,有必要哭天抹泪么?”

  “‘一年而已’?”凌香哭笑着说道,“你说得倒轻松,你知道一年之后世界的变化吗?现在的人都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别说一年,就是一天落后了也比别人落后了大半截。”

  凌香说着说着又说到了她的医生问题上,“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成为一名医生付出了多少努力,你能体会到从云端坠入谷底的滋味吗?”

  她泪眼迷矇地看向沐风哲,“世界那么多植物人,难道你就不能大发慈悲放我一回吗?而且,你不是说每个猫都有九条命么?你们难道不能为我们这些只有一条命的可怜的人类着想着想一下?也许你们认为一条命微不足道,但是那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全部。”

  凌香情绪越来越激动,“全部,是全部而不是一部分啊!我不能像你们一样可以无视那么珍贵的生命,因为我们人类输不起,而我则是输不起也不敢输。”

  “也许你会认为我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弱之辈,可是我都还没有为我的国家我的家人献出哪怕一丁点的力,我怎么甘心就此沉睡红楼。”

  凌香泪流满面,她缓慢地无力地希冀般地跪在了沐风哲的面前,“沐猫王,我,凌香跪下来求你了,求你看在我未完成的梦想上,放我一马,让我苏醒过来,好吗?”

  沐风哲深深地叹了口气,重重地摇了摇头。

  “难道我如此低声下气地求你也不行么?”凌香还在极力隐忍着怒气,准备动之以情,“我相信你也清楚一个自尊心强的人这般做已经是极限的了,那你又何必为难和你同为自尊心强的人呢?”

  “这点我当然清楚理解,但是,”沐风哲语锋一转,由温柔摇身一变为犀利,”有一个事实你必须知道,不是我们这些九命猫把你困住,在,而是你们的生死是决定在冥界手中的。”

  沐风哲屈身近凌香面前,略带一丝威胁,“如果你想永远醒不过来,就让我把你扔出红楼世界。”

  “你没有骗我?”凌香缓慢地吐出这句话。

  “信不信由你。”沐风哲退离凌香几米远,“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不该说的我暂时也不会说给你听。”

  “我懂得了。”凌香带着无奈的哭腔无力地点了点头,她慢慢地开口说道,“不过,你可不可以答应我一个请求?”

  “说。”沐风哲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