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酒色酒香

酒色酒香

夏麦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6-02-05上架
  • 7548

    连载中(字)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序

酒色酒香 夏麦 2862 2016-02-05 22:04:10

    第一章  

  序  

  吃饭喝酒加睡觉的地方俗称酒店,装修好的酒店俗称高档酒店。  

  在这个高档酒店的二层贵宾室里,张晓微正如花蝴蝶般的穿梭在这那张硕大的酒桌间,桌子上整整齐齐码着菜碟,碟碟佳肴,只是吃的不多,倒是白酒瓶子空着的不少,摆满了桌子剩余空间。桌子旁歪歪扭扭码着一圈人,个个衣冠楚楚,酒光满面。  

  酒桌文化是中国的一大特色,尤其是在生意场上,这个文化显得尤为突出。  

  电视剧里面喝着咖啡把生意谈的故事情节纯属扯淡,哪笔单子不是业务员拼酒拼出来的,不管你是男是女。张晓微这样想着,心里有些烦躁,可还是不得不摆出腻人的职业笑,一杯一杯敬着酒,这些人可都是这笔单子的主要负责人,没有谁的点头都不行。张晓微巧妙的躲过了又一次伸向她屁股的肥手,紧接着一杯酒也下了肚。  

  酒间是一声声的赞美,充斥着欲望,饱含着虚假,个个都已微酣。要把他们喝趴,彻底喝趴才行,张晓微这样想着,盘算着再有多少就够量,抬头间看到一个清醒的目光,脑子就嗡的一声,怎么还有清醒的人?  

  记不大清这个男人具体是怎么进来的,发蒙中又好像有点印象,应该是他旁边的那个什么经理把他从另一个包间拉过来的.稳神瞧他,细眼薄唇,有坚毅寡情的性子,泛着青的下巴说明早已过了嫩青年华,昂贵的手表,不菲的衣饰,那个气势生生高出一旁的白面青葱小子一大截。这么一看,好像在哪里见过,可,喝的有点多,头沉呼呼的,实在想不起来。  

  但凭着阅人的经验可以肯定,这个人绝对不是个凡人。  

  张晓微眼睛有些发亮,不管对这个案子有没有用,这个人一定要拉拢拉拢。起身微晃着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想着,旁边那个经理姓鸡还是姓狗来着?嘴巴却比脑子反应快,张口叫了一声,马哥。。。。。。  

  马哥转过头,张晓微接着说,“马哥,这从一开始您就没怎么搭理妹子,是不是妹子有地方做的不好呀?”  

  马哥捏住张晓微的手,哈哈一笑,“哪呀,我这不是招待贵客嘛。”  

  张晓微没有躲,歪歪头假装疑惑,“贵客?那给妹子介绍介绍呀。”  

  马哥嘿嘿一笑,伸出双手比着那个男人给张晓微介绍,“知道世嘉集团吗?这是世嘉集团的董事长,戈董。”  

  张晓微傻了,“就是那个,去年上市的,集钢铁,房地产,电子的世嘉集团??”  

  马哥一拍手,“对嘛,戈董嘛。戈董,这个是做橡胶的,张晓微。”  

  戈董没有动身,依旧是斜坐在椅子上,一只胳膊搭在扶手上,十指交叉,只是冲张晓微职业性笑笑,点点头,“张小姐好。”  

  张晓微受宠若惊,知道这个人不简单,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大一尊佛。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她一边压住颤抖的手倒酒,一边操着变了调的嗓音说,“没想到会在这儿见到您,我去过您办公室好多次了,一直没预约上呢。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招待不周,自罚一杯,先干为敬。”  

  张晓微喝了一杯,然后斟满,说,“戈董今天来。。。。”  

  这时马哥把头凑到张晓微耳边悄声说,“有点私事。”  

  张晓微赶紧转移话题,“那个戈董,我再敬您一杯。”说完,仰头又喝了手里的酒,这是48度的酒,猛的喝下去,张晓微只觉得从嗓子眼一直烧到了胃里,本来就喝多了,又连着喝了两杯,头晕的更厉害了。  

  可是,戈董并没有动,倒是旁边那个白面书生站起身,端酒喝酒,然后坐下,一气呵成,把张晓微看了个莫名其妙,这时她才注意到,戈董桌前摆的不是酒杯,而是一瓶高级矿泉水。  

  张晓微看看马哥,有些尴尬,不知是不是酒的原因,脸有点烧的慌。  

  马哥刚要说话,只听戈董轻笑一声,“张小姐,不好意思,我对酒精过敏,从不喝酒,只能让人代劳了。”  

  张晓微哦了一声,表示恍然大悟,然后堆起笑容说,“戈董,我的橡胶。。。。。。”  

  戈董打断她,“张小姐。。。。”从西装内兜夹出张名片,递给她,“拿着这个可以到公司直接找我。”  

  张晓微岂能听不出话外之音,小心收好那张通行证,笑着说,“戈董,我就不打扰您了,有什么需要,叫我就行。”  

  由于刚才一直处在兴奋状态,血液循环加速,酒精的作用也在加速,待离开那桌起,心中残留的那点理智就在告诫她,你快醉了。环眼看了看这一屋子人,想,可不能比他们先倒下,这一顿饭花不少钱,如若搞不定,就太浪费了。看来要搬救兵了。  

  这时,有人拽了她一把,她就一不小心正好碰上那人举着的酒杯,酒正好撒了她一身,湿了一片。  

  她说,不好意思,我去去就来。临走时拎上了装着手机的包。  

  在卫生间里,张晓微先是狂吐了一番,接着翻出手机拨号。  

  一边拨一边在心里默念,小酉,小酉,一定要来呀。  

  电话通了,张晓微腻腻的喊了声,“酉酉!”  

  那头沉默一下,响起一个清亮的声音,“张晓微,你一出这样的声我就知道没好事,有话快说,不说我挂了啊!”  

  第二章  

  我洗漱完毕,坐在电脑跟前整理在公司没整理完的文件,顺便看了看表,已经快十点了,同租房的张晓微还没回来。  

  这是个狭窄的一居室,在这个拥挤昂贵的城市里,有个息身之所就不错了。就这么个蜗牛之所,房租的一大半还都是张晓微在承担,我是个普通文员,还要给母亲看病,供所谓的弟弟上学,剩的真是不多。张晓微是橡胶公司的业务员,有升为经理的潜质,可见能力很大,可再大,挣得也是辛苦钱,对此,我觉得亏欠她良多。  

  这时,电话响了。我一看,是张晓微,心中的那点亏欠,瞬间化为灰烬。她这个点打电话只有两个原因,第一,没带钥匙,第二,那件事情。鉴于我没听见挠门声,所以很有可能,不,一定是后者。  

  铃声响到末尾,无奈,我接了。  

  那头是张晓微腻腻的声音,“酉酉!”  

  我顿了顿,“张晓微,有话快说,不说我挂了啊!”  

  “别呀。酉酉,酉酉,酉酉。我搞不定了。。。。”  

  我仰天长叹,“我,我明天还要上班。。。”  

  “嘿嘿,”她冷笑一声,“是谁今天早上说明天不上班,找我一起逛街来着?”声调一转,“酉酉,再帮一次,我发誓,最后一次了。这次真是个大单子,我给你提3000,好不好。。。”  

  你哪次不是大单子呀,我吞吞口水,回想了第二天的全身的刮骨疼痛,我说,“晓微,那种疼我真的不想再尝了。对不起。”  

  不等她反应,我把电话挂了,一般情况下,求生的欲望要大于对于金钱的渴望。  

  电话又响,我刚要关机,一看不是张晓微,是我妈,心情一下子变的更坏。  

  铃声一直向着,根本躲不过。  

  接了以后我沉默,那头顿了一下,小酉?  

  我“嗯”了一声。  

  我妈说,“那个,还好吗?”声音中有一贯的踌躇。  

  我又“嗯”了一声。  

  “小酉,好长时间没回来了,抽个时间回一趟,啊?”  

  我停了一下,有些不耐烦,“到底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那头轻叹了一声,顿了顿,“小酉,那个,那个,家里的电脑坏了,维修的人说彻底修不好了。那个,你弟他,你弟他不是要高考了吗,我。。。。”  

  “打算给他买电脑,是吧!那买啊。”  

  “小酉…”  

  “我高考的时候不是也用的那个吗,你怎么不说给我也买一个?我供着你看病,供着他上学,都快把我榨干了,没闲钱再买什么电脑了。”  

  说完挂了。  

  我只觉得我的头被气的嗡嗡只响,快炸了。这时,电话又响了,是张晓微,我深吸了几口气,接了,  

  “酉酉…”  

  我说,“事成了,你给多少?”  

  “3000。”  

  “5000,现款。”  

  “ok,成交,赶紧的,过来。”  

  我问她地址,她告诉我之后,又絮叨了一打通,什么打个的,什么穿的漂亮点,我没等她絮完,就挂了。  

  上辈子我做了什么出卖国家,毁灭地球的缺德事了吗,这辈子要这么倒霉!想到这,我恨不得自己抽自己俩嘴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