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第十七章 了解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一九九一 1992 2015-05-07 20:05:42

    心中的满足感和甜蜜是我即使值夜班也异常精神的原因。

  有时候,我会感叹值夜班也是一项不错的工作,dota到天亮,没有人喊你起床,不会想那些烦心的事,不会做那些无厘头的梦,这样的夜生活,是我现在的追求。

  在值夜班的时候,短信的铃声通常不会对我有任何作用,因为在激情的时刻,思维不能出现任何偏差,这可能就会成为团灭的原因,而你也会被别人不加思索的扣上一顶“坑爹队友”的头衔。

  “你这个婆娘,怎么像我妈一样唠叨!”对于司雅这个时候打来的电话我显得很不耐烦,虽然她和我已经不再是朋友那么简单。

  “丁磊,你有病吧!发短信不回,打电话就骂我!招你惹你了!”司雅的反击也异常激烈。

  “那是我错了,我马上给你回,就这样吧!再见!”我再一次急匆匆的挂了电话,需要操作的游戏通常都不允许你把双手的功能用到别的事情上。

  “亲爱的,晚安!”打了一场团战后,我终于空闲了下来,看着司雅的短信内容,我的思维再次高速运转。

  我不得不感叹,这个社会的疯狂。曾几何时,男女间说句话都会惹得我们脸红,惹来周围鄙夷的目光。现在,似乎“亲爱的”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词汇,而这句话本身受追捧的程度也与日俱增。西方可以把这句话理解成礼貌用语,表示对人的热情和尊重。中国的这句话却意味着男女关系不再单纯,这就是社会进步的产物吗?我不知道,这种进步还要持续多久。

  “亲,晚安!爱的就免了吧!”对于这个词,我的内心依然充满了抵触。毛主席教育我们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对于这句话我一直深信不疑。我的理解中,爱,就意味着责任,所以这个字不能轻易说出口,说,就需要你去承担,当一个人具备了承担的条件,他才有资格说出这个字,显然,现在的我,司雅,都是不具备这个条件的。

  “还能不能一起开心的玩耍了?”这是司雅的回复。

  我不得不承认,短信不仅仅是一种通讯工具,它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可以让我们把说不出口的话说出来。就像司雅的那句“亲爱的”一样,当面说出来,我想,她自己都会觉得脸红。也正是因为这样,网络暴红的语言也连连不断的出现。现在司雅的这句话,我相信它完全有资格被评为13年年度暴红网络用语。

  看着这条回复,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现在只想笑。我觉得我对她的了解真的太少了,我甚至都不知道她的工作是什么。我只知道,她每天都有很充足的时间陪我玩。

  一个人的神秘是不加掩饰的,更不需要解释。司雅在我的世界里,就属于那种神秘的人。

  我不知道她每天在忙些什么,我更不知道她的背景。而她的一些行为和怪异的脾气就更不需要我再多说了。

  最后就这样不了了之,因为这样下去,我不知道要纠缠到什么时候。

  曾经,我也读过《和空姐同居的日子》这本网络风靡一时的都市小说,里面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故事不知道打动了多少人那颗蠢蠢欲动的心,不知道鼓励了多少人说出心中深藏已久的那三个字,也不知道那样的故事令多少人羡慕,更不知道为了那样的故事多少人做出让步和牺牲。我现在的故事,与其是何其的相似。

  这样的幸福曾经是我的幻想,也是我的追求,但我一直觉得那是不真实的,我也没有想过那样的幸运会降临在我的身上,现在发生了,随之出现的是更多的患得患失,因为得到的,我们总会害怕它失去,因而倍加珍惜,但大多数的结果也只是伤的更深。我害怕这样的结果出现,因而我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它。现在的我,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可能有人觉得我不够珍惜,事实上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因为我害怕失去。

  就这样一边思考,一边重新拜读《和空姐同居的日子》,时间也在慢慢过去。

  “磊哥,一宿没睡呀!苦了你了。”早上,金飞还算有良心,终于知道我的辛苦,替我上白班来了。

  “睡不着,对了,你小子还知道我的辛苦呀,那你打算怎么慰劳我呢?”我没有忘记狠狠的敲金飞一次。

  “咱兄弟能不谈钱吗?多伤感情。”金飞露出了他的不满。

  “不谈感情伤钱!”看着金飞的不满,我对这个每天都忙的人没有任何怜悯之心。

  “你这心态怎么不去傍个富婆,这身段,应该值钱!”金飞的话总是那么没正经我也懒得和他纠缠。

  “你对司雅了解吗?”我现在想通过金飞对司雅多一些了解。

  “你俩到底怎么回事?她问你,你又问她,我是你俩之间的快递员吗?从现在开始,信息收费,一条十元。”金飞的商业头脑实在让我佩服。

  “行行行,都依你。”面对金飞的无赖之举,我不得不使用欲擒故纵之计。

  “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我就知道她学的工程造价,现在在她爸的公司上班,哪个公司我也不知道,她爸的公司是在退伍后很久才注册的,也不是很大,但她爸人脉很广,所以每年都不少赚钱,汶川地震,她爸还捐了不少钱呢。司雅的事很少有人知道,她一向很低调,也很少来我这,我们也不常联系,只是因为老爷子的关系,所以我俩一直还算过得去。对了,你俩是不是那个了?”金飞做恍然大悟状。

  “你想哪去了?我俩哪个了?只是普通朋友,增加一点了解好相处嘛!”我在金飞这里说了慌,但我知道,根本瞒不了他。

  司雅的身世使我不得不重新审视我俩现在的关系和我现在的处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