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第十二章 同居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一九九一 2001 2015-05-07 20:02:10

    司雅没有住在家里,是在外面自己租的房子,就在离我所在的网吧不远处。非常普通的两室一厅,装修的很豪华,估计主人是个搞艺术的,整个房间布置的非常接近自然。但是并没有给我以狭窄的感觉。原因很简单,因为只有我们两个人。

  “你已经安全到家了,接下来发生任何事情都和我没关系了。”现在的我,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司雅这个女人,即使有求于我的时候都可以玩出各种各样的花样来,到了她的地盘,我不知道她是否会给我弄出一个新玩意儿来。

  “我有那么可怕吗?刚来就想着逃走。”思雅的反问,一时间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她。

  “这个,你是知道的,我网吧还要值夜班,所以得回去。”这么牵强的理由,连我都很诧异我怎么想到的。

  “你都不看看,都几点了,你还回的去吗?金飞恐怕早把咱俩忘了。”司雅的话倒是提醒了我,现在,我恐怕真的是无家可归了。

  “那我怎么也不能住这吧?”对于男女之间未婚同居,从小就灌输了传统思想的我实在无法接受。

  “就住这,怎么了?”司雅似乎丝毫不在乎。

  这样的情景,我一直觉得只有在以爱情戏为主的韩剧里才会出现,没想到现在在我的身上也发生了,只不过这场戏没有导演。

  “可是,你,......,我,......,这里只有一张床,难道是双人床?”对于这种滑稽,前所未有的艳遇,我显得很紧张。

  “想什么呢?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睡沙发,我睡床。”看着司雅诡异的笑,我知道是我想多了,故事不会像韩剧那样发展。

  “可我毕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孤男寡女,三更半夜,同处一室,拓展一下思维也是在所难免的吧!”说出这些话,我自己都觉得脸红。

  “不可以,想也不可以,所有的事情都是有了想法才做出来的,现在,我一个弱女子,还受了伤,你如果图谋不轨,我怕我一点求救的机会都没有。”我不知道司雅说这些是给我的警告还是在暗示我。

  “那你晚上可得把门关好了,我这个人还有个习惯就是睡觉喜欢梦游!”恐吓是司雅对付我的主要办法之一,现在,我终于学会并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

  “你怎么还梦游呀?要不你看光碟吧,我有好多呢,都在柜子里。”你说这个司雅,这是在收留我吗?这分明是把我当警犬来给她值夜班了。

  “你要再不回去睡觉,我就把你赶出来霸占你的床。”这样的效果还是不错的,司雅听话的回了房间。

  自从女娲造人,并赋予我们思想开始,人类就成了最特别的动物。因为他们有思想,所以才产生了现在的诸多问题。

  有过同样经历的人都知道我们换到一个新环境时,通常会睡不着。现在的我就出现了这种状况。为了明天的工作,我努力想让自己沉沉睡去,可惜周公不知道与谁约会却忘了我。从小就听说数绵羊可以帮助睡眠,我不知道这个方法有没有用。

  “一只,两只,......,三千零一,三千零二,......”我不知道我已经数了多久,最后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沉沉睡去。

  最后,在梦里,我似乎摸到了什么东西,嫩嫩滑滑的,稍微有点凉。就这样感受着它冰凉的温度,难道是蛇?

  我猛然惊醒,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苍白的脸,一双大眼睛迷惑又愤怒的看着我,电视荧屏散发出的光,照在司雅的脸上,再加上是晚上,使她看起来恐怖极了。

  “你干嘛呀?大半夜的想吓死我呀?”我赶忙拿过衣服,遮住下半身,像一条毛毛虫一样挪到了沙发的一角。

  “不干嘛,睡不着,就出来看电视!”司雅似乎看出了我的不高兴,没有和我纠缠,转过头去继续看电视。我看了一眼电视,是正在热播的《女人的抉择》。虽然对于这部电视剧,里面掺杂了太多虚假成分,可我不得不说,导演确实有他独到的眼光和思想,在情节的设计上,是一种大胆的出人意料,可又在情理之中。虽然对于这类电视剧我不太感冒,可却让我明白了女人的可怕。

  “可你是不是应该叫醒我呢?你怎么可以这样随便的就闯进了我的卧室呢?”对于司雅的诡异的行为,我显得确实很无力。

  “我看你睡得那么香,没忍心打扰你。再说,这是我的客厅,还不允许我看电视了?”司雅义正言辞,丝毫不顾及我的感受的样子。

  “那你都看到什么了没有?”我试探着司雅的反应。

  “该看到的都看到了。”这个司雅,什么叫该看到的都看到了?难道偷看了别人的隐私不需要负责吗?

  “那你会对我负责吗?”我显得很委屈。

  “负什么责?”这时,司雅才难得的转过头,带着迷惑,继续用那双大眼睛看着我。

  “你不说该看的都看了吗?这下,来了你家,吃亏的不是你,是我才对!”我装出哭腔和司雅说。

  “就为这呀?那你还摸我了,你说你要不要负责?”司雅听了我的话,就像听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一直笑个不停。可她的眼睛却再次回到了电视上。

  这时,我才注意到,司雅只穿了睡衣,下身就是很短的紧身裤,这样的着装,在深夜里,我相信对于每个男人都是一种诱惑。

  “难道我刚才摸到的是她的大腿,可怎么那么凉呀?”我不知道我的猜想是否正确,于是,我鼓足勇气,把手伸向了司雅的大腿。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完全正确,只是我这样的做法,引来了司雅的一声愤怒的咆哮和疯狂的报复。

  “丁磊,你这个流氓,我要杀了你。”司雅的抓狂是我见过的最可怕的,因为她会不顾一切的把她能拿起来并且能抛出去的东西全部向我发射过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