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第十八章 决定

那些不能回来的曾经 一九九一 1731 2015-05-07 20:06:30

    有人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容易成功,但巨人的稀有程度就不需要我再多说了,我们只能被迫的接受现实。

  思考着我现在的处境,我不得不重新做出选择,碌碌无为似乎永远都不是我的个性。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十月八日,通常这个时候都是网吧生意最好的时候,所以,我并没有感受到我的十月一长假的到来。

  “司雅!作为一个男人,我似乎做了一件我不该做的事,而这件事我必须和你说明白!”极不情愿的拨通了司雅的电话,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这件事是我思考了良久才做出的决定。

  “什么事情呀,这么早!”电话那边传来司雅慵懒的声音,我猜想她应该还没起床,这不禁使我再次想起了在司雅那住的那晚。我不得不佩服我自己的脑子,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想这些乱七八糟的。

  “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三年之约能不能终止?”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微不可闻。

  “你是不是改变主意想和我从现在开始了?”司雅像是突然来了精神。

  “不是,我想你不要再等了,我不值得。”我寐着良心说出了这番话。

  “你怎么了?你的笑话一点都不好笑。”司雅不知道是不太相信还是难以接受。

  “没怎么,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好男人,我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如若有缘,我们还会回到这里,从新开始。”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挂断了电话。可我此刻的心情,似乎没有人可以理解。

  司雅的电话我没有再接,我怕我会忍不住留下来。

  “金飞,是兄弟就和我一醉方休。”我大着舌头还要喝酒,我把我的事都和金飞交代了,我一向不是个喜欢把事藏在心中的人。

  “哥哥,要不要这么拼命,我都陪你吐了两回了,你俩这事虽然我不愿意看到,可你也不能拿自己开刀吧!而且我觉得你就是太死板了,不会变通。”金飞舌头也大了,但他还是有方寸的,这是我看到的他的唯一一点优点。

  “老爷子给我定了,明天去遵化,我愿意吗?我不愿意,我想留在天津,这才是我想要的,可我怎么才能留在天津,金飞,你说,我怎么才能留在天津?”我现在说的这些话,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说的出来。也许是压抑在心中的想法太久了。

  “我觉得司雅也许就是你的一个机会,你不把握就算了,现在还拉着我和你遭罪,何苦呀!你说你当初咋就来了这,咋就认识了我。”金飞不知道说的是不是真心话,如果是,我肯定会和他翻脸,太不讲义气了。

  “你是让我寄人篱下,吃软饭?你觉得我丁磊是那样一个人吗?司雅家世确实可以让我少奋斗太多年,可我就是不甘心我会走到那种地步。不说司雅的家人是否会接受我,即使接受了,我这样做成什么了?司雅成什么了?我很像个拜金主意者吗?”现在的我其实很清醒。喝醉过的人都知道,喝醉并不是真醉,他们心里比平时不知道清醒多少,只是压抑在心中的想法会借着酒劲表达出来。我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我只能说,祝你一路顺风。”金飞其实很了解我,他知道他说再多也没用,索性也就算了。

  “喝酒喝酒,你就当给我践行吧!”我不愿意这样放过金飞。

  “我都给你践了多少次行了?你放过我吧!再说,你俩那事都快俩月了,你都没告诉过我,今天啥事都来了,你也忒不厚道了。”金飞说的也是实话。

  “那这杯算我为我的不厚道向你赔罪!”一杯黄色的液体下肚,我打了一个酒嗝然后的我就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了,似乎隐隐约约听到了金飞的抱怨:“又是我替你付账,怎么你拉屎为你擦屁股的总是我。”

  金飞的表现还是令我非常满意的。毕竟还是我亏欠他的太多,我有的时候甚至会想,这些人情债,我要怎么还。

  一个人最怕的就是压力,而压力通常都是来自于自己,对于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来说,似乎根本没有压力可言。我不知道我的压力有多重,我只想如果天塌下来,有谁会和我一起顶。而生活就是问题叠着问题,似乎没有止境,这也就意味着我的压力不会结束。

  “丁磊,如果你想证明你自己,那你就做出来让我看看,你说的永远比做的好,不论你说什么,现实的你就是一事无成。”司雅似乎永远明白我的心意,可她的这句话,确实很深刻的刺激了我。

  “如果,我还是这样,我就永远不再见你。”这是我回复给司雅的最后一条信息。

  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决心还是我的闯劲儿。

  对于一个陌生的城市,我永远都怀着对它的试探,这或许就是我的戒备心理吧!

  遵化虽然离我不远,可它却是个陌生的地方,怀着一丝好奇和对未来的憧憬,我也为此正式踏上征程。

  现在的我,除了拼搏,似乎没有其他的路可走,我迫切的需要把自己壮大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